FLSFLS.NET
分享福利吧

烂尾 24 年,把史玉柱搞破产的大厦要被卖了

1989 年,27 岁的青年史玉柱,登上飞往深圳的飞机。这个原本不太有野心、早早就结婚了的年轻人,因为太喜欢计算机技术,于是辞掉铁饭碗下海。

6 年后,凭借巨人集团(全称 “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中文电脑软件业务,史玉柱跻身《福布斯》大陆富豪榜第 8 位。

在随后的时间里,史玉柱经历过大起大落。但无论是后来的保健品,抑或是如今的网络游戏,他似乎都能逢凶化吉,否极泰来。脑白金的洗脑广告词,估计少有中国人没听过。

唯有那栋矗立在珠海市的巨人大厦,成为史玉柱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这栋大楼,曾承载着史玉柱 “第一高楼” 的野心、巨人网络初萌芽的地产梦。

5 月 24 日,是巨人大厦在珠海交易中心挂牌转让的最后一天。挂牌期满,巨人大厦挂牌转让的通道已经关闭。转让结果,要一周后才会出炉。但是,似乎很少人对转让成功保持乐观。

烂尾重生?

从珠海市香洲区银桦路经过,看到的是高楼林立,听到的是人声鼎沸,但坐落于南侧的巨人大厦,却像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

自 1997 年 2 月停工至今,巨人大厦已烂尾到第 24 个年头了。这栋大楼仅完成桩基、承载平台、地下三层和地上二层的土建工程。

历经多年的风吹雨打,巨人大厦曾被粉刷一新的墙体,如今又变得破败不堪。断壁颓垣下,锈迹斑斑的钢筋、破败的水泥墙,与周边的繁华形成强烈对比。

这栋大厦虽然烂尾多年,但大楼边上的空地,被三家驾校和一家废品站给租用了。张青就在其中一家驾校里工作。

每每接到学员担心场地被退的咨询,张青都这么回答:“没那么容易被转让出去。” 巨人大厦要转让的故事,张青看过很多集,但从未成功过。

2018 年 11 月 28 日,作为巨人大厦权益人之一,平安银行 (24.63 通过阿里拍卖平台,以 1372.8 万元的起拍价,转让巨人大厦在建工程,以及相应土地使用权中权益价值的 6.8958% 份额。

那次拍卖,有超 2000 人围观,但最终因无人报价而流拍。

在驾校的五年时间里,张青听腻了 “巨人大厦要被盘活” 的传言,她很清楚这栋大楼的情况,“产权不清晰、债务纠纷多,难有人接盘”。

珠海产权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在不经意间,还透露出一个不利好巨人大厦的信息:“起拍价是 4 亿元多,但税费有好几个亿,保证金得交 1 亿多。”

市界了解到,该项目挂牌转让结果,预计在下周公布。但就现有条件来看,即便转让成功,巨人大厦重生之路仍艰难坎坷。

除了税费过高外,由于长期闲置及养护不足,地基基础及承载构建受损,巨人大厦还有较大的安全隐患。“建议受让方按珠海市关于处置烂尾楼政策拆除重建”,珠海市产权交易中心上的报告显示。

“巨人大厦是有点倾斜,据说是基础打通地下河,才会倾斜的。” 一名了解当年施工情况的网友告诉市界。

所剩无几的土地使用年限,也是巨人大厦重生路上的障碍。巨人大厦共 50 年的土地使用年限,在岁月蹉跎中,只剩下 20 多年。

这样的基本面,在黄立冲眼里,不仅一点不诱人,反而似烫手山芋。黄立冲是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从事着不良资产的收购工作。

在他看来,企业挽救最讲究的是速度,最怕进入沼泽地,欲罢不能。法律纠纷少、股东很快达成一致、有没有赚头,是黄立冲收购不良资产的前提条件。烂尾长达 24 年的巨人大厦,显然不符合黄立冲的收购标准。

巨人大厦的权益人们,也很清楚这个项目的短板。19 个权益人所持有的权益比例,从 0.088% 到 30% 不等。

第一大权益方,是一家叫做塞纳置业的珠海本土公司。这家公司在 2017 年到 2019 年,陆续收购了新加坡 IPCCOR.LTD,以及平安银行广州分行所持有的巨人大厦项目权益。

为尽快盘活这个项目,在过去将近两年时间里,塞纳置业的执行董事陈力四处奔走。直到今年 2 月,权益人们达成共识,将巨人大厦挂牌转让。

“大家盘活的意愿比较强烈。虽然从有意愿到最终成功盘活项目,需要解决的障碍还有很多。” 陈力曾向媒体透露。

陈力口中的 “大家”,大概还包括巨人网络的董事长史玉柱。尽管从表面看来,早在 2001 年,巨人集团所拥有的巨人大厦在建工程及相应土地使用权,被法院裁定给了 19 个权益人,似乎与史玉柱没有什么关系。

但实际上,巨人大厦排在前三的权益人里,有一家珠海市士安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王化民,也是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

巨人大厦所在地土地使用证的证载权属人,也仍是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史玉柱为珠海巨人高科技的股东。

事到如今,这座史玉柱不忍割舍的大楼,仿佛永远是上世纪 90 年代初,史玉柱刚刚画好的海市蜃楼。

伤心 1997

许飞一路打拼到珠海后,特意去了一趟巨人大厦。有朋友问许飞:这个烂尾楼,有什么好看的?许飞沉默不语。在许飞看来,世人大都爱追风口,爱看别人的成功,但其实失败的经验,才是创业者更需要学习的。

被创业者当作朝圣地、被史玉柱当成人生警灯,巨人大厦的诞生,始于巨人集团如日中天时。

1992 年,凭借中文电脑软件业务,史玉柱实现利润 3500 万元。这一年,巨人集团发展势头凶猛,总部也从深圳迁至珠海。

春风得意之时,史玉柱决定在总部珠海,盖一座属于自己的大厦。最初的计划,仅仅是建造 18 层的集团总部,满足员工的办公需求而已。

但后来,各种诱因下,楼层不断加码,从 18 层到 34 层,再到 64 层。1994 年,巨人大厦开工典礼上,史玉柱放出豪言:将建成 78 层高的 “中国第一高楼”。

按照原计划,巨人大厦 3 年完工。然而,要建 “第一高楼” 后,巨人集团需要投入的不是 2 亿元,而是翻了 6 倍,变成 12 亿元。

在超出预算太多的情况下,史玉柱却只靠集资和卖楼花来融资。所谓卖楼花,就是开发商出售正在建设而未完成的楼盘。面对巨人大厦的持续损耗,这些钱只是杯水车薪。

巨人大厦正巧建在三条断裂带上,为解决断裂带的积水问题,大厦多投入了 300 万。在此期间,珠海还发过两次水灾,大厦地基两次被泡,整个工期耽误 10 个月。

屋漏偏逢连夜雨。1995 年,国家卫生部对 200 多种口服液进行抽查,宣布不合格率为 70%,史玉柱主打的三大战役之保健品市场,从顶峰跌落谷底。巨人集团资金全面告急。

1996 年 8 月 16 日,第一批巨人大厦的楼花到期。楼花购买者要求兑现曾经的承诺 ——100% 的回报。

9 月 11 日,巨人大厦终于完成了地下室工程。同年 11 月,三层楼高的首层大堂完成。此后,大厦以每五天一层的速度,进入建设的快速增长期。

然而,这时的史玉柱却没钱了。

1997 年,巨人大厦未能按期完工,多方筹资未果,购楼花者又要求退款,巨人集团的财务危机爆发,超过 3 亿元的应收款无法收回。

巨人集团在这一年轰然倒塌,总部大楼被抵押给了银行,银行里已没有流动资金。史玉柱穷得只剩下几张桌椅板凳和一部手机。

两年后,试图东山再起的史玉柱,向媒体袒露心声:“那时候头脑发昏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史玉柱还表示:“老百姓的钱,我一定要还。” 他没有食言。

2001 年,史玉柱通过珠海士安有限公司,在当地媒体上打出收购珠海巨人大厦楼花的公告,称以现金方式收购巨人集团在内地发售的巨人大厦楼花。

十年后的今天,5 月 21 日,该公司的一名十年老员工告诉市界,巨人大厦的楼花仍在收购中,可提前预约好时间,拿着当年的楼花券和协议,到交通银行 (4.93 办理相关手续。

除了珠海士安这家公司外,史玉柱曾经的发家公司 —— 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是收购巨人大厦楼花的另一渠道。珠海巨人高科技的一名员工也告诉市界,可拿相关证件赎回本金,但没有 100% 的回报。

尽管史玉柱仍在兑现 “还老百姓钱” 的诺言,但这栋让史玉柱郁结在心的烂尾楼,却前途未卜。

对巨人大厦能否转让成功,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持谨慎态度。他告诉市界,不论是直接整体打包,进行权利义务的概况转让,还是通过融资或股权转让的方式,引来新的投资方,哪一种都很难,而且往往需要地方政府的协调和帮助。

“即便将巨人大厦变更为住宅用地,也需相应的法定程序,以及在区域的控规上先发生变化。” 王玉臣说。

针对以上问题,市界联系珠海市香洲区住建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新动向看公告。”

巨人不归

在巨人大厦危机后,史玉柱似乎没有真正回归过珠海。

1997 年,欠债 2.5 亿元的史玉柱,开着公司剩下的一辆奔驰车,悄悄地离开珠海。他将车开到江苏后,却没钱为车加油,只好将车就地卖掉。

这个伤疤,在此后的很多年里,被史玉柱一次次揭开。珠海成为史玉柱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变得怕盖高楼的史玉柱,并没 “在哪里摔倒在哪里爬起”,珠海的巨人集团 “失宠” 了。

2000 年,在上海进行二次创业的史玉柱,在选择脑白金的试点城市时,选择了长江三角洲的江阴。他首先就排除了珠海这个 “故地”。

但珠海在史玉柱离开后,一直希望他在合适的时候回归。史玉柱却犹豫不决,“毕竟曾经在珠海失败过”。

2004 年,史玉柱涉足网游领域,成立了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人网络)。

2007 年,巨人网络在美国上市成功时,珠海邀请史玉柱回归。2008 年,珠海又发起 “巨人回巢” 的邀请,史玉柱欣然应允。

2009 年 4 月,一幅仿佛为巨人网络量身定做的地块,被巨人网络的子公司以 8510 多万元的巨资竞得。

史玉柱想在这个地块上,打造巨人网络的南方研发总部基地,这个基地要 “媲美 Google 总部”。

同年 12 月,在巨人网络南方研发总部基地奠基仪式上,史玉柱甚至笑言,“奠基之后,口号可以由‘巨人归来’,改成‘巨人做大’。”

然而,这场备受瞩目的回归,在三年后却悄然流产。巨人网络最终放弃了这块地。

出于整体战略考虑,巨人网络将研发中心,放在了上海松江巨人总部。据珠海高新区管委会表示,“主要原因在于巨人的规划调整,双方未达成一致”。

随着上海巨人大厦第二期的落成,珠海巨人大厦的难以盘活,史玉柱似乎离珠海越来越远了。

继去年 6 月,史玉柱卸任珠海巨人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今年 3 月,史玉柱又退出珠海市绅士新技术有限公司监事一职。

史玉柱另外两家关联公司珠海士安和珠海巨人高科技,在珠海似乎并没有实质性业务。“专门收购巨人大厦楼花,其他的事不清楚。” 面对市界的询问,珠海巨人高科技、珠海士安工作人员的回答大同小异。

史玉柱为何不回珠海?何时真正意义上回归珠海?面对这个问题,市界联系巨人网络,对方表示 “目前不评论”。

巨人大厦危机之后,史玉柱曾立誓绝不做房地产。在随后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史玉柱也的确再也没有碰过房地产。

不过,2019 年,史玉柱旗下的巨人网络游戏公司,新成立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名叫巨松置业(上海)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甫一成立,外界便议论纷纷:史玉柱要进军房地产业务了。当年,巨人网络回应称,“为扩建园区的研发中心,与房产无关,巨人也没有进军房地产的计划。”

自成立至今的三年时间里,除了在今年 4 月份发布了一则拟从集团关联方巨人友缘手里,购买了两个地产项目的公告外,巨松置业其他动向的报道,仍停留在 2019 年。

其实,如今的巨人网络,早已经不是那个 “巨人” 了,它的重点不是巨人大厦,也不是房地产,而是网络游戏。但令人遗憾的是,巨人网络的网游业务每况愈下。

今年 4 月 30 日,巨人网络发布了 2020 年年报,这是一份不太好看的答卷。这一年,巨人网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 21.8%,但其 22.17 亿元的营收,较 2019 年同期下降了 13.77%。

出现下降的,还有游戏收入。Wind 显示,2020 年,巨人网络移动端网络游戏收入为 11.48 亿元,同比下降 21.3%;电脑端网络游戏收入为 9.5 亿元,同比下降 4%。

巨人网络的研发人员总数,也从 2017 年的 1661 人,下降到 2020 年末的 1191 人,几年间下降了近 30%。

烂尾难重生,巨人无归期,似乎也不难以理解了。

来源:市界

赞(1)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烂尾 24 年,把史玉柱搞破产的大厦要被卖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