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史密斯这一巴掌,打在所有 “你怎么开不起玩笑” 的人脸上

今天 2022 奥斯卡颁奖。

克里斯・洛克挨了威尔・史密斯一巴掌。

前者嘲讽了后者的太太贾达脱发的样子,于是威尔抡完巴掌,还补了句:

嘴里少他妈提我老婆的名字。

洛克不是第一次说欠扁的话:他嘲讽过亚裔不止一次,林书豪和李安都抗议过他。

威尔也不是第一次被洛克折腾了:2016 年,贾达抵制过奥斯卡,于是洛克嘲讽说贾达抵制奥斯卡,“就像我抵制蕾哈娜的内裤 —— 因为我没被邀请!”

所以这一巴掌,可以追溯到六年前。

当然可以说打得粗暴,但打得挺爽。

尤其对那些身历过强制性 “我开玩笑呢,你怎么开不起玩笑” 的诸位,大概觉得,尤其爽。

1

以前讨论过:拙劣的笑话和相应的假笑,本身是一种权力的映照。

《老友记》里,钱德勒有位上司,是地道的霸道美国人,喜欢讲点没意思的笑话。

钱德勒每次总是夸张尖锐地假笑,来迎合上司。某一次他决定不笑了,老板脸色立时不快:

“怎么了?我刚说了个笑话…… 你没听懂?”

当上司决定说个笑话时,顺从的人连不笑的余裕都没有。

2

我个人认为:糟糕的、拙劣的、明知冒犯依然为之的笑话,本质上是种 PUA。

说得很过火,但大家得配合,这样才能显得大度,显得 “我们是文明人,我们能容忍偶尔的冒犯,哈哈哈!”

这玩意和逼酒差不多,本质是个服从性测试。

你还想在这圈里混?那我们怎么拿你开涮,你都不能动弹。

又常说刻薄笑话的人,自有其保护色。只要用 “我就是这么个毒舌又怎么了”,便可规避许多麻烦。

毕竟说起来,“这人一向嘴贱,别跟他一般见识”,于是大家都只好这么过去了。

那些无底线毒舌,本质上是靠着被他冒犯的人,必须屈从隐形规范 —— 隐忍,大度,温和,不一般见识 —— 才为所欲为。

但这玩意,也不是没得治。

特洛伊传说中,希腊联军有个货叫忒耳西忒斯,毒舌撒泼到处骂。

阿喀琉斯把他杀了。

—— 毕竟是阿喀琉斯,阿加门农都得求着他的阿喀琉斯。

另一个中国人都熟悉的例子。

《红楼梦》里,王善保家的仗着自己是邢夫人的陪房,横惯了,抄检大观园。人人都恨,但打狗看主人,不敢对她怎么,也就由她。

妙在王善保家的有点飘了,看不清形势,搜检探春时,以为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便过去掀探春的衣服还笑嘻嘻;被探春抓住机会,立时打了王善保家的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干脆利落,响亮之极,无可置疑:王善保家的手贱,是过错;探春自己是三小姐,地位搁在这。于情于理,都是探春的完胜。

漂亮。

3

我觉着,威尔今天,有点探春的意思了:

他那句 “嘴里少他妈提我老婆的名字”,将自己打克里斯那一下的正义性补足了。

但也因为他是威尔・史密斯,江湖地位在那儿 —— 也得是到了阿喀琉斯那江湖地位,才能把忒耳西忒斯给干了;得是三小姐探春,才能名正言顺一个巴掌过去。

他打完,不怕被业界怎么样,倒是满互联网当了新闻,做梗图,还夸他护妻正当。

当然咯,今天领奖会上最敦厚的,还是丹泽尔・华盛顿,但不能指望每个人都那么德高望重。

能快意恩仇朝克里斯这路嘴欠货来一下,也挺不错。

我当然不太鼓励大家打人,只是,借我一个朋友的说法:

他好好干活不乱消费好好积存,就是为了某天,老板逼他喝酒或者拿他开玩笑时,他可以说一句老子不干了 —— 当然,到了那个地步,恐怕别人也不敢随便开他玩笑了。

所以啊,诸位,为了有一天被人在局中嘲讽时,可以不用附和着假笑,而有底气站起身来,把自己的愤怒甩对面脸上;为了有一天遇到不合理的要求,可以不用迁就自己,可以站起来说 “老子不干了”,加油吧。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微信号:zhangjiawei_1983

赞(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威尔・史密斯这一巴掌,打在所有 “你怎么开不起玩笑” 的人脸上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