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 “水逆”,张磊究竟行不行?

1

文 / 陈邓新

来源 / 锌刻度(ID:znkedu)

美国证监会作祟、国际关系紧张、全球通胀肆虐…… 多重利空叠加之下,近段时间全球资本市场剧烈震荡。

中概股蹦极,A 股探底。

此背景下,诸多私募巨头走下神坛,淡水泉、高瓴资本、景林资产、东方港湾、林园投资等昔日的 “明星” 遭受非议。

这意味着,葛兰、张坤等公募顶流坠落之外,张磊、但斌等私募 “网红” 也蒙尘。

这其中,外界针对张磊的声量最大。

耗时十七年,高瓴资本从一株幼苗成长为参天大树,在全球资本市场叱咤风云,创始人张磊借此与巴菲特、索罗斯等大师齐名。

没有人敢不给张磊面子,成为业界的共识。

如今,泥沙俱下,高瓴资本也未例外,重新审视张磊的呼声颇高:是时代的张磊,还是张磊的时代?

从 “守夜人” 到 “守墓人”

眼下,高瓴资本遭遇 “水逆” 时刻。

据价值大师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2 月 14 日,张磊近一年的收益为 – 51.71%,而同期巴菲特收益为 23.55%。

一负一正之间,似乎姜还是老的辣。

更为关键的是,这之后全球资本市场更为动荡。

以纳斯达克中国金龙指数为例,2022 年 2 月 15 日开盘为 8534.17 点,到 3 月 14 日收盘为 5181.30 点,跌幅高达 39.29%,之后开启反弹模式,但依然没有收复失地。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据高瓴资本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 年第四季度重仓的百济神州、爱奇艺、理想汽车等一干知名中概股,纷纷折戟无一幸免。

譬如,百济神州 2021 年第四季下跌了 25.36%,2022 年截至 3 月 24 日的跌幅为 25.29%,连续两个季度重挫。

作为唯一一家在三地上市的生物医药公司,百济神州一直是被人津津乐道,而美国证监会日前依据《外国公司问责法》敲定预摘牌名单,百济神州赫然在列。

不妙的是,百济神州贵为高瓴资本第一大重仓股,持仓占比高达 23.08%,这意味着张磊不幸 “踩雷”。

高瓴资本美股持仓

高瓴资本美股持仓

于是乎,一则 “高瓴资本因亏损超 300 亿美元被清算” 的传闻不胫而走。

对此,高瓴资本相关人士回应称:“谣言,按照 SEC 最新公布的 13F 报表,我们美元基金在美股上的持仓一共 60 亿美元左右,不可能亏损达到 300 亿美元。”

美股之外,张磊在 A 股也 “踩雷” 了。

锌刻度调查发现,高瓴资本在格力电器、恒瑞医药、药明康德、华大基因、安图生物、上海机电、广电计量、用友网络、三环集团等上亏损 10%~50% 不等。

这其中,重仓格力电器最令人唏嘘。

2019 年,高瓴资本耗资 418 亿元入股格力电器,这是其投资 A 股最大的一笔投资,为此向银行贷款从而动用了杠杆。

于是,张磊成为格力电器的 “守夜人”。

截至 3 月 24 日,格力电器收盘价为 32.07 元,与高瓴资本 46.17 元的持股成本相去甚远,浮亏高达 30.54%。

换而言之,高瓴资本仅在格力电器一家公司上就浮亏了 130 亿元左右,张磊从 “守夜人” 变为了 “守墓人”。

私募圈头部企业都混成这样,底部就更不用说了。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3 月 11 日,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家数高达 1531 家。

从默默无闻到 “带头大哥”

眼下,张磊的失意与昔日的高光,形成了鲜明对比。

耶鲁大学毕业之后,在国外证券行业打拼数年,积攒了丰富的投资经验,张磊 2005 年毅然选择回国创业,成立了高瓴资本。

彼时,熊晓鸽风头最盛,沈南鹏刚刚崭露头角。

作为一名行业新兵,寂寂无名的张磊自然难以打动国内的投资人,为此将破局的目光瞄向了美国,于是 “中国正在崛起,高度列车正在离站,请立即上车” 成为张磊拉新的口号,最终获得耶鲁基金 2000 万美元的投资。

上路之后,张磊成功开启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2004 年上市的腾讯控股处于起飞的前夜,张磊毫不犹豫地下了重注,这笔投资截至 2020 年 2 月赚了 250 倍。

“你说有没有赌的成分,有可能是有的。但我不认为是赌,这个实际上就是你做了调研以后,你有一种信念。” 张磊回忆道。

高瓴资本一战成名,张磊也被价值投资者顶礼膜拜。

尽管张磊闯出点名堂,但高瓴资本并未进入国内资本圈的核心,更不用说与熊晓鸽、沈南鹏相提并论,那时沈南鹏已初显 “投资教父” 的峥嵘。

直到押中京东,张磊才被赋予神秘色彩。

2010 年京东欲向高瓴资本融资 7500 万美元,张磊的反应出人意料,“我要么一分钱不投,要么就投 3 亿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高瓴资本的主战场是二级市场(股票交易市场),VC 并非其底色,正式切入 VC 行业要等到 2020 年的 2 月 24 日。

高瓴资本的主战场是股票交易市场

高瓴资本的主战场是股票交易市场

可十年之前,张磊就展示了 “快准狠” 的做派,成功拿到了跻身顶级资本圈的入场券。

至此之后,高瓴资本驶入了快车道,张磊也一步一步走上神坛。

参与基石投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IPO 前突击入股、控股收购…… 一系列资本运作令人叹为观止,成效也有目共睹。

微创、贝壳、隆基股份、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良品铺子、名创优品等耳熟能详的上市公司背后都有高瓴资本的身影,从而在资本市场一度气势如虹。

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高瓴资金体量大、话语权强,成为各路投资者追捧的对象,‘抄作业’之风盛行,张磊吃肉、小散喝汤这一幕屡屡上演,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高瓴背书≈看涨信号’惯性认知。”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瓴资本在 2018 年募资 106 亿美元、2020 年募资 130 亿美元之后,一跃成为私募圈中的 “带头大哥”。

论江湖地位,张磊已不输熊晓鸽、沈南鹏。

知行不一是本能?

对张磊而言,过去的辉煌不再重要,当下更为关键。

一种声音认为,张磊的初心变了,拿不稳刀了。

近年来,张磊愈发高调,出书、演讲不在话下,频频站在聚光灯下,一改老派私募追求低调的传统,一时间可谓风头无两。

事实上,在当当第七届作家评选中,张磊凭借《价值》一书,在财经作家榜单中名列第二,可谓火出了圈。

张磊成为 “网红” 作家

更为重要的是,张磊在《价值》中创造的 “长期主义” 概念,获得创业者、企业家等的广泛认可,也成为媒体圈的热词。

然而,复盘来看,张磊似乎并未完全做到知行不一。

譬如,高瓴资本为蔚来第三大股东,在蔚来 2019 年遭遇至暗时刻选择清仓离开,完美错过之后超 50 倍的涨幅。

再譬如,高瓴资本在 2019 年第四季度清仓特斯拉,又在 2020 年第一季度买回,秀了一把低卖高买的短线操作。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张磊强调‘守正出奇’,底层逻辑应该是守正,但实际上盼着出奇,顺风时好说,逆风时则原形毕露。”

另外一种声音认为,困难是暂时的,张磊还是最能打的那批人。

一名风投人士告诉锌刻度:“不能一阳改三观、一阴毁三观,衡量张磊能不能打的标准,应该是高瓴资本调动的资源是否减少,对各路投资者的号召力是否减弱,项目入局后是否引发其他机构跟进推高价格,现在张磊依然是资本圈的金字招牌。”

换而言之,张磊的基本盘并未被动摇。

毕竟,资本市场以业绩论英雄,而据德克萨斯大学捐赠基金的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6 月的十年间,扣除费用后高瓴资本的年化收益约为 20%,处于行业第一档的位置。

总而言之,中概股何去何从、A 股是否挺起脊梁,牵动着资本市场的敏感神经,在这场博弈中高瓴资本的抉择将决定未来的兴衰荣辱,这考验着张磊的智慧。

或许,张磊的 2022 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赞(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高瓴资本 “水逆”,张磊究竟行不行?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