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的右手:谁在伯克希尔买苹果

1
2

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 92 岁高龄的巴菲特不在了,伯克希尔会驶向何方?整个美股市场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到这里,是否感受到了脊背发麻,其实不必慌张,巴菲特早已预留了底牌。

伯克希尔这艘超级战舰正在逐渐脱离巴菲特自动驾驶,它先是在 2021 年斩获了 30% 收益,年后又在中概股的黄昏中穿越了俄乌的战火,股价创下新高。当华尔街的剧本书写着各式股神的潮起潮落,最后发现没有退下牌桌仍是奥马哈小镇的那两位老者,以及,他俩背后的男人 —— 托德・库姆斯(Todd Combs)和泰德・韦斯勒(Ted Weschler)。

换一个振聋发聩名词,他们就是下一代 “巴芒组合”。

2022 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巴菲特提到了 2016 年是在两位投资副将的影响下购买了苹果,并且间接促成了通用汽车、特许通信等重仓股的买入,弥补了伯克希尔帝国对汽车、科技投资的版图缺失,他们目前直接支配着巴菲特手下 340 亿美元的投资组合,规模相当于两个张坤。

据 WSJ 报道,当巴菲特退休时,两位副手将接管所有的选股职责 [7]。而巴菲特自己也说过:“雇佣这两个人,是我做过最对的选择。” 其中,喜欢皱眉的 “小伙子” 韦斯勒,则是巴菲特近 10 年最伟大的投资。

3

沃伦・巴菲特(左)、托德・库姆斯(右)和泰德・韦斯勒(C 位)

当人们开始怀疑巴菲特失去了商业模式嗅觉,奥马哈神谕将要不再显灵,这位股神的右手,帮助巴菲特摘下了苹果。

01
苹果的「可口可乐时刻」

巴菲特最大的盲区就是科技股,当年 IBM 的亏损让老巴买科技一度成为华尔街远近闻名的笑话,又有谁希望伤疤被揭开呢?

当年,韦斯勒加入伯克希尔的前一年 2011 年,伯克希尔以美股 170 美元的平均价格购入 6400 万股 IBM,巴菲特第一次公开承认打破 “不买科技” 的原则(注:08 年买比亚迪是李录推荐芒格的缘故),买入逻辑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味道 ——“帮助 IT 部门更好地完成工作的公司是有持续性的。”

而事实上这也成为了巴菲特的一项重大失误:当最终伯克希尔卖光之时,IBM 遭遇了近六年的收入下降,股价跌至 140 美元左右。

4

巴菲特持有 IBM 的五年间,IBM 被 S&P 500 干碎,The Motley Fool

做科技不顺,外加年事已高,巴菲特不得不开始思考文章开头提到的问题:伯克希尔若是没有了自己,那该怎么办呀?

距离买入 IBM 五年之后,在购入苹果股票的那一天,巴菲特的邮件里,公开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库姆斯和韦斯勒都可以在没有先咨询我的情况下,做出投资决定 [4]。”

但这并没有成为媒体的焦点,直到现在中文网络也找不到一篇对韦斯勒的详细记载。

他们的关注点显然是 “靠!巴菲特居然又买了科技股!”,明知卢德主义者巴菲特不情愿接受采访,必然更加不会放过这个拷问股神的机会。只是没想到,巴菲特把韦斯勒从幕后推上前台。

韦斯勒无疑是合适的人选,他在公司买入之前就已经跟踪苹果很久了,苹果公司有 10 亿台活跃的设备,“用户粘性” 和 “订阅性质” 让他印象深刻。只是,2016 年 iPhone6s 没有引起果粉的热情,销量下滑,苹果发生了自 2003 年以来第一次季度收入下滑。

可韦斯勒觉得苹果的订阅模式反倒可以保护它免受太多竞争,并可以长期保持较高的利润率。这和已经拍死在沙滩上的诺基亚、黑莓和摩托罗拉并不一样。

同样,韦斯勒认为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APP 创建了一个更具粘性的生态系统,拥有苹果产品的人也会不断购买下一代产品。韦斯勒说:“一旦适应这套生态系统,并将数千照片上传云端,你很可能就摆脱不了苹果了 [5]。”

毕竟当时沉醉于刷 INS 的美国落后于我们直播时代一个身位,美股市场中的大多数人无法像韦斯勒一样共情也可以理解。

事后看,巴菲特也对这位接班人充满了信任。2021 年 8 月,伯克希尔的苹果持仓超过 1200 亿美元,使公司对科技股的敞口已增至其投资组合的 44.5%,超过其他所有投资领域 [6]。后来,这笔投资为伯克希尔赚了超过千亿美元。

5

持仓并加仓苹果股票显然比 IBM 是更合适的选择 ,CMBC

其实韦斯勒的投资决策影响的不单单是苹果公司,还可以解释许多伯克希尔看上去很不 “巴菲特” 的操作。

比如花费 2.5 亿美元打新云软件 Snowflake、对数字银行 Nubank 的母公司进行了 5 亿美元的一级投资,再比如对通用汽车的不断加仓。这 VC 式投资、四个轮子的生意,用巴菲特的话来说:“这无疑是在买彩票”。

更匪夷所思的是在微软收购前,伯克希尔精准入股《魔兽世界》的开发商动视暴雪,依照巴菲特和盖茨的关系,被外界当成 “内幕交易” 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但在随后纽约时报的采访中,巴菲特直言动视暴雪的投资与自己无关,是两位投资副手中的一位买入的。这样的投资风格,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6

疫情之后一路腾飞的伯克希尔股价, CNBC

这么一位会炒科技的 “Baby 巴菲特”,从来不在股东大会上抛头露面,不过这笔投资无法令他继续低调。因为他让许多人回过神来,有的消费电子就是电子时代的「可口可乐」,也并非所有的科技股都 Dot-Com 泡沫风暴那样不可持续。

因为韦斯勒,巴菲特在苹果公司身上迎来了「可口可乐时刻」。

02
会面

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分成了两个极端:一类是段永平和赵丹阳这样的大师,另一类是孙宇晨和朱晔这样的大忽悠。

同样是吃饭,有的放了股神的鸽子逃之夭夭,有的却被股神挑选为接班人。而韦斯勒就是后者,他与巴菲特的邂逅就源于价值 525 万美元的两顿天价午餐。

7

韦斯勒拍下了 2010、2011 年两次午餐,侠客岛

韦斯勒生于 1962 年,在 2010 年高价竞拍到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时已经奔五,可见他对巴菲特的执着可能并非一朝一夕。早在 1979 年时,韦斯勒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期间,就已经开始为哥大毕业的巴菲特的投资理念着迷。

“从那时起我留意任何与巴菲特有关的事情,并暗暗下了决心,我要见这个人。” 韦斯勒在 CNBC 的采访中回忆道。

韦斯勒明白,追星可是一项穷三代的生意。在赢得午餐拍卖之前,他势必要做好财富自由准备。1999 年,韦斯勒创办 Peninsula Capital(半岛资本),并在接下来的 11 年间,为客户创造了 1236% 的回报率,费后复合年回报超过 22%[2]。

有了底气的韦斯勒与巴菲特会面于曼哈顿 49 街和第 3 大道交界处的 Smith & Wollensky 牛排馆。两人一见如故,酣畅淋漓地聊了四个小时,韦斯勒向巴菲特阐释自己的投资心得:我的成功,无外乎是对您老投资理念的研习和应用 [1]。

8

Smith & Wollensky 牛排馆

第二次午餐地点转移到了奥马哈一家名为 Picolo’s 的牛排馆,为了显示这次交谈比第一次更有价值,韦斯勒多花了 100 美元。二人又聊了四个小时,老巴小心翼翼地问韦斯勒:“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来伯克希尔和我一起工作 [3]?” 老巴很希望韦斯勒能来,但知道半岛基金也很赚钱,所以依靠工资肯定是打动不了的。

韦斯勒和往常一样皱着眉头,内心实则狂喜。他很快放弃了自己十年的基业,和家人商量后注销了他的公司,火速在伯克希尔总部附近买了一套公寓,并定期自费乘坐伯克希尔子公司 NetJets 的航班飞往奥马哈 [5]。

韦斯勒投奔老巴单纯是为了情怀买单,他放弃了巨额的税收减免大幅降薪。大多数对冲基金只需要交 15% 的资本利得税,而在伯克希尔将会按 35% 的顶格水平征收,中间的差额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与此同时,他再也享受不到 “2% 的管理费 “以及 “20% 业绩分成” 这样躺着把钱赚的好事,而是依据标普 500 指数为基准的超额收益来计算绩效。打个比方,韦斯勒获得 10% 的收益,标普只涨了 5%,那么他收获的绩效只有 1%(注:5% 的超额收益 X20% 的业绩提成)。

当然这些肉眼可见的损失都无关紧要,换了新工作的韦斯勒为爱发电说道:“当你有足够的钱过上你想要的生活时,金钱和税收远没有‘你想和谁工作’一样重要 [10]。”

伯克希尔的股票如今 50 万美元一股,仍然不拆股。早在 1995 年,巴菲特就解释过 ——“我们希望尽可能吸引那些以投资为导向而且有长远眼光的股东。如果伯克希尔拆分股票并降低价格,我们将不再拥有目标一致的股东。”

而在选接班人的时候,巴菲特显然是更进一步地把这种「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东方哲学运用到了极致。

03
复刻

韦斯勒的办公室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这是一座拥有 43000 人的小城,和奥马哈一样远离华尔街的喧嚣。走出办公室便是古色古香的街区,开满了艺术品商店和小餐馆。韦斯勒中午通常会在乡村商店点一份沙拉,这简单的生活就如巴菲特开着老款凯迪拉克在得来速等候麦当劳一样低调平常。

9

韦斯勒皱着眉头站在夏洛特维尔办公室前.WSJ

韦斯勒和巴菲特秉性的相同,渗透到了生活的一点一滴。

和自己的老板一样,韦斯勒的一天也是从阅读五份报纸开始。他会将自己 95% 的时间用于阅读,每天早上助手都会为他打印 500 到 700 页的阅读材料 [14]。床单堆在他的桌子上,下面是旧酒箱,里面存放着更多的文件。也可以这么理解,韦斯勒就是一本两条腿的书。

“伯克希尔公司订阅了很多报纸,我们的组合里也有很多报纸,我一直对他们的在线业务很着迷,因为他们都在想方设法以更好的形式呈现内容。” 韦斯勒如是说。

和巴菲特一样,相比消费快乐的短暂流逝,韦斯勒更享受 “滚雪球” 带来的延时快感。

韦斯勒有一个神秘的个人 IRA 账户,在 29 年时间里,他将退休金从 7 万美元做到了 2.64 亿美元,增长超过 3000 倍。只是,这个人理财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1990 年时他眼睁睁看着持有的 Continental Health Affiliates 股票和 Intelogic Trace 债券下跌了 67% 和 55%,账户资产直接蒸发 52%。回想起那段往事,韦斯勒还是历历在目:

“没人会知道你自己的账户有多少,但数字摆在那里,那会是让你去用存款投资的动力。我个人的投资信条之一就是,不要损失本金 [5]。”

10

韦斯勒的 IRA 账户吊打标普 500 , Propublica/ Washington Post

这和巴菲特那两条投资原则如出一辙:第一条,不要赔钱;第二条,请永远记住第一条 [9]。

韦斯勒和巴菲特的生活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早上从五份报纸开始,晚上把钱存起来安心入睡。既没有华尔街的纸醉金迷、也没有拉斯维加斯的香车美女。他们只是找到了一份你不需要钱,也愿意去做的工作。

04
尾声:穿越时间的边界

伯克希尔从 1965 年位于罗丹的一家濒临破产的纺织厂,如今成长为市值 7600 亿美元的金融帝国,期间市值累计回报高达 3.6 万倍。人们很难相信,位于总部的员工只有包含韦斯勒的 25 人,且大多数都是女性。

人们同样也无法相信,巴菲特能不断突破管理规模的天花板,业绩一年比一年好。很多投资人到古稀之年就停滞不前了,而沃伦一直在进步。年初全球股市覆巢,世界前九大富豪财富快速缩水,随着伯克希尔股价不断新高,只有巴菲特实现了正增长。

没有什么能阻挡巴菲特,除了生命余下的时间。巴菲特无法像马斯克搞脑机接口传承记忆那么科幻,只能找到一个和自己几乎一样的人,只能找到一个足够信赖到能当作女婿的人,来帮助伯克希尔突破规模的边界后,再突破时间的边界。

没有人敢想象没有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是什么样子,包括查理芒格。“天啊,让我和沃伦・巴菲特相处 40 年之后,怎么能给我一个比他差的混蛋呢?[8]”

很显然,韦斯勒不是混蛋。

来源:远川研究所 微信号:caijingyanjiu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股神的右手:谁在伯克希尔买苹果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