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 80 后的困境:进入不惑之年后生活越发艰难

查尔斯・布莱恩特将于下个月迎来 40 岁的生日,但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的职业道路感觉就像是回到了高中毕业伊始。他当前的处境与其心目中这个年龄段的生活状态可谓是相距甚远。

布莱恩特是纽约人,如今住在特拉华州,曾经担任一家酒店的经理,但酒店却因为新冠疫情而关停。他不得不暂时解雇了酒店 40 名员工中的 36 名,而酒店在新冠疫情期间也成为了无家可归人群的临时避难所。在承受了一段时间的减薪之后,他选择了离职。布莱恩特对《财富》杂志说:“受新冠疫情影响,我此前 10 年在职业方面创造的所有良好态势戛然而止。”

与父母同住、靠积蓄和政府经济刺激津贴度日的布莱恩特仍然在寻找就业机会。他甚至拿到了地产经纪人牌照,但销售线索转化为业绩十分缓慢。最终,2021 年 10 月,布莱恩特被一家大型零售商聘请为运营经理。

1

布莱恩特是一位退伍军人,这些年来曾经供职于多个行业,如今,他再次踏上了一段崭新的职业旅程。布莱恩特在谈论获得这份工作时说:“我还没有摆脱困境,但我看到了一丝希望。”

然而,过去二十年为打拼事业所遭遇的艰辛也并非没有代价。布莱恩特表示:“我是那种会制定五年计划、十年计划的人。我希望能够实现既定目标。” 他说,所有人都梦想着长大,然后买房,生几个孩子,养一条狗。然而,离婚以及与父母同居的现实让他感到十分烦恼。

他还说:“我养过几条很酷的狗。我也曾经有过几套不错的住房,但我没有保住它们,而且如今我变得一贫如洗。我不得不变卖、牺牲或丢弃曾经的一切,而且只能随波逐流地走到了今天这个境地。”

布莱恩特称:“我遵从了社会所制定的规则,参与了这场游戏,并上了学,而且成绩非常好。对于我所从事的每一份工作,我都非常卖力,但我的所得并不成正比,让我感到非常不公。”

连绵不断的挫折

新冠疫情给千禧一代的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而且这种影响和恢复对于布莱恩特这样的美国黑人来说异常困难。问题在于,这并非是这类人群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更年长一点的千禧一代,也就是 1981 年至 1989 年出生的那群人,曾经经历过一系列让其事业和财务遭到严重冲击的重大事件,包括 9・11、2008 年的金融危机、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以及如今的新冠疫情。

布莱恩特说:“过去数年中长期存在的这种不确定性让这一局面雪上加霜。一直以来过的十分艰难。”2000 年高中毕业之后,布莱恩特被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Greensboro)录取,但在毕业之前就离开了学校。他加入了军队,2006 年至 2012 年期间曾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过役。

布莱恩特表示:“我一直憧憬自己可以成为家里的顶梁柱,就像我的父亲一样,而且我有这个机会来实现这一愿望。” 然而,布莱恩特却生不逢时。他说:“我离开了战场,回到家后便出现了房市泡沫。为了谋生,我从一名军队士兵变成了 7-11 便利店和塔可贝尔(Taco Bell)的工作人员。”

不幸的是,布莱恩特并不是个例。2010 年,在大衰退最严重的时期,20 岁至 24 岁的年龄段人群中有 17.2% 处于失业状态。这样的失业率影响长远。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估计,这些较为年轻的工人在未来 10 年中损失了 214 亿美元的收入,相当于每人近 2.2 万美元的损失。

千禧一代的薪资已经数年未见增长,即便就业率恢复之后亦是如此。无党派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在 2019 年的报告显示,事实上在同一年龄时,千禧一代相比婴儿潮一代的薪资要低 20%,不过前者的整体受教育程度却高于后者。

布莱恩特说:“似乎每隔 5 年至 6 年,当我们刚刚摆脱困境,或至少看到了一丝希望时,就会发生一些事情,把我们打回原形。”

债务负担令局面雪上加霜

千禧一代不仅面临着严峻的劳动力市场和停滞不前的薪资,很多人还背负着学生债,而且是比以前几代人更为沉重的学生债。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称,在 1998 年至 2016 年期间,美国背负不同程度学生债的家庭数量翻了一番。2016 年,20 岁至 35 岁人群的学生债金额中值为 1.9 万美元。作为上代人,在相同年龄时,X 一代的学生债中值为 1.28 万美元。

布莱恩特于 2015 年重返学校学习市场营销,并于 2019 年完成了学业。他说:“此举最终带来了更多的债务。” 尽管他享受了美国军人的福利,但依然欠下了近 4.2 万美元的学生债,而且还有 2700 美元的信用卡债务没有还。

益博睿(Experian)的 2021 年信用状况报告(2021 State of Credit)显示,总的来说,不计房贷,千禧一代的平均负债额约为 28317 美元。该报告将千禧一代定义为在 1982 年至 1995 年之间出生的人群。如果算上房贷,千禧一代的负债均值就会达到 255527 美元 / 人。

然而很多像布莱恩特的千禧一代并未购买房产。布莱恩特当前依然与父母同住,但也在考虑购置自有房产。事实上,房价一直在飙升,而创下历史新低的房产供应更是火上浇油。

布莱恩特还表示:“周边的经济适用房资源可谓是少得可怜”,即便以我现在的薪资来说亦是如此。尽管他的年薪达到了 7 万美元,但布莱恩特称:“从方方面面来考虑,这点薪资只够日常开销。”

当然,并非所有的千禧一代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一代人数量庞大,而且很多人都已经改善了其境遇。益博睿的研究显示,X 一代所背负的个人债务要高于千禧一代的平均水平。

2

益博睿的消费者教育与认知高级总监罗德・格里芬称:“我们最近的研究显示,千禧一代已经减少了其信贷资金利用率,而且其信贷拖欠率也在逐年下降,这是一件好事。”

飘忽不定的未来

这种定期出现的暗潮让布莱恩特难以规划未来,并为之攒钱。尽管当前的雇主为其提供 401 (K) 计划,而且他自己也为此缴纳费用,但他如今并没有一个稳固的退休福利计划。尽管退役军人的身份会给他带来一些福利,但他服役时间较短,还拿不到养老金。

布莱恩特表示,到目前为止,他的退休计划就是最大化利用自己的工作或其家人的副业,然后干到干不动为止。他说:“当你 20 多岁的时候,你刚刚步入社会,生活才刚刚开始。我并没有这种感觉,但我会努力追赶。”

然而,布莱恩特确实担心,如果没有房子和一大笔遗产,自己到底能够给两个女儿留点什么。他说:“我只是尽我所能朝着好的方面去想,我真的希望我的孩子可以理解,我无法给予她们很多,但我会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给她们。”

布莱恩特并非是个例。尽管众多千禧一代已经开始为未来攒钱,但 38% 的千禧一代感觉自己还没有为退休做好准备,这一比例在 NAFA 调查的数代人中居于首位。约 13% 的人认为,自己永远不会退休,而另有 18% 的千禧一代也没有制定退休计划。

到了 40 岁,富达公司(Fidelity)建议自己手头现有的退休存款应该是其年薪的三倍。美国人口调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 年,年龄 35 岁至 44 岁人群的收入中值为 85694 美元,三倍便是略多于 25.7 万美元。然而,2021 年 8 月发布的《21 世纪年度泛美退休调查》(21st Annual Transamerica Retirement Survey)称,千禧一代为其退休攒下的费用平均约为 6.8 万美元。

不过,尽管面临着各种负担,但布莱恩特称自己会找到解决办法。要说他从这些挫折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如何生存。布莱恩特在谈及其未来计划时表示:“年龄会带来智慧,而且我的视野更加宽广。我可以反思自己曾经遇到的诸多挑战,以及自己已经走过的那些坎坷道路,我觉得自己更有毅力了。”

来源:财富中文网

赞(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一位美国 80 后的困境:进入不惑之年后生活越发艰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