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裁员,最后裁掉的是桌子和椅子

1

员工的办公桌椅档次是门面,是可以被拿来比较的 “隐形福利”,是财力和实力的象征。在社交平台上,大厂人热衷于比较的,除了公司的年包和股票,还有办公环境。其中,办公椅用的什么牌子也在比较之列。

但很显然,一家公司,甚至是一个行业的命运,并不因为你用了多么讲究和昂贵的办公桌椅而变得好转。

文 | 易方兴
编辑 | 周维
运营 | 田宝

家具是财富

去年秋天,90 后媒体人杨睿看了何同学那期升降桌的视频之后,想拥有一套高品质的办公桌椅。

她将自己形容为是一个 “精致的穷人”。意思是虽然穷,但要活得精致,比如用上好的办公桌椅。

她专门跑到宜家,去看何同学视频中乐歌的全新升降桌,要 3000 多元,贵死了。

当时,正赶上在线教育受双减影响开始裁员,一个在一家 K12 教育公司的好友告诉她,公司内部开始甩卖闲置办公用品,升降桌、人体工学椅、咖啡机…… 应有尽有。

她意识到,这是她通向精致生活的好机会。

很快,机会来了。这家教育公司内部是一批一批放货,每次列一个 Word 清单,像人体工学椅这样的货,得靠抢。表面上,公司经营遇到了困难,背地里,员工们薅起羊毛来却是毫不手软,有人一下子买了几十把,然后挂到闲鱼上去卖。

因为价格 “实在太香了”,托朋友的福,杨睿也以 500 元的价格,抢到了一把二手人体工学椅。很快,消息在几个朋友间传开,他们还建了一个小群,目的是瓜分这家教育公司更多的 “残躯”。

▲ 杨睿买的二手人体工学椅。图 / 受访者提供

他们等待的下一个目标,是升降桌。

ofo 的升降桌,据说在二手市场很抢手。

在鼎盛时期,ofo 两年融资 200 亿元,员工一度多达 6000 名,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中关村拥有 3000 平方米的办公空间。很多人会忽略的是,这也意味着有数千套中高端办公桌椅。

张远是杭州一家创业公司的行政,他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还能跟远在北京的 ofo 扯上交集。

当时,他们公司需要采购一批升降桌,厂家说全新的要一个月,他等不了这么久,就想到去网上买二手的先用着。

二手商家的库房在上海郊区,张远提出要看看货。库房占地几千平米,库门打开的那个瞬间,他震惊了:“简直就是办公桌的坟场。” 在昏暗的光线中,他看到数以万计的桌椅们在死寂中等待着下一任。

当桌子运回来后,张远看到,有几张桌子的侧边,还残留着 ofo 的痕迹。ofo 的标志,统一贴在桌子的右侧,是黑色的浮雕质感贴纸。但有的 o 掉了,只剩下一个黑色的 f。

除了张远所在的公司,还有不少创业公司、中小微公司,都是二手办公家具的去处。对于这些公司来说,选择二手家具,有两个显著的好处。第一是价格便宜,可以省钱。第二是更加环保,因为二手家具都是使用过一段时间的,甲醛等危害人体健康的东西基本已经释放了。

每日人物了解到,一家互联网出行公司,从 2019 年至今,已经采购了 400 多万元的二手家具。

二手家具除了再出售之外,也会进行出租。一家头部教育公司,在前两年人员快速增长的时候,一口气租了三千多套家具。

大量二手家具流向市场,也催生了大大小小的二手商家。第二树是一家专门回收二手办公桌椅的公司,据董事长吴海卡介绍,像北上广深这些城市,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二手从业者,但绝大多数都是旧货市场的小店,或者路边的小档口。也有一些规模做得比较大的公司,这种公司除了出售出租二手家具之外,还会提供一些售后服务。

当然,也有一些公司的二手桌椅,不会进入二手渠道,而是直接送人。2 月 1 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表示,经历了 2021 年的困难和曲折,新东方退了 1000 多个教学点,多余的课桌椅、教学设备,则捐献出去了,迄今为止已经捐献了 15 万套左右。

家具是面子

除了公司之外,二手办公桌椅也会流向杨睿这样的个人消费者。只花了一个星期,一把人体工学椅,就从北京,来到了她的家中。

她的上一把椅子是淘宝买的,200 块钱,坐久了屁股疼。这把 “保友金豪 b” 的椅子明显刚采购回来没多久,几乎全新。她迫不及待坐了上去,立刻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包裹和支撑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头等舱待遇”。

“坐在这样舒服的椅子上,我有一种想当作家的冲动。” 杨睿说。

当天,她的旧椅子就送给楼下收废品的大爷了。

互联网大厂和人一样,也分为 “面子” 和 “里子”。尤其对于像一线互联网这类明星公司来说,更是这样。员工的办公桌椅档次是门面,是可以被拿来比较的 “隐形福利”,是财力和实力的象征。

在社交平台上,大厂人热衷于比较的,除了公司的年包和股票,还有办公环境。其中,办公椅用的什么牌子也在比较之列。

可以看到,这些大厂所使用的人体学办公椅,大部分都价格不菲。当然,这并非企业的采购价,有些椅子市场价 3000 多元,实际采购价可能只要 1000 多元。

而当年创业做锤子的罗永浩,则把办公椅的内卷推动到了极致。2012 年 10 月,罗永浩发了条微博:“等了足足三个半月,首批十把赫曼米勒的 embody 椅子终于到货了,技术部门的同事们臀试后纷纷表示,坐上去感觉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 感觉每天可以工作 24 个小时了。”

赫曼米勒被称为 “椅子届的爱马仕”,价位在万元水准。据赫曼米勒的员工在知乎上透露,facebook、微软、花旗银行、希尔顿、雅诗兰黛等公司,都是赫曼米勒的用户。“这些公司概括起来有两个特点:有钱,愿意为员工花钱。”

▲ 图 / 淘宝

但也有不那么注重办公桌椅的公司。

第二树董事长吴海卡表示,他们倾向于收购一些有品质的桌椅,如果质量太次,他们公司就不愿意收。

“在互联网大厂里,有些公司采购的家具品质相对比较偏低。在我们这里,他们的家具是不收的。像他们用的低端产品,椅子应该是三四百块钱,桌子也三四百,柜子两百多,(加起来)可能一千块钱。” 吴海卡说。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在线教育公司,使用的办公家具更为廉价。“这些公司就是追求最低成本,越低越好。他们买的椅子,有 150 元,也有 200 元的。”

家具是效率

也许会有人不解,为什么互联网大厂会乐此不疲地购买高价办公桌椅?

答案也不仅仅是为了攀比和面子。对于互联网公司们来说,一切有可能妨碍效率的,都是潜在的敌人。

张远经历过一个很典型的故事。他们公司经历过一次扩张,本来在五层,又租下了六层。结果老板发现,很多员工经常在等电梯,而消防楼梯又距离很远。

老板想了个主意,不如在六层地板打个洞,自建楼梯。张远受到谷歌总部的启发,说楼梯旁边还能建个滑梯。最后,楼梯和滑梯建好了,花了十几万。

他至今觉得这是个相当划算的工程,“我们公司每天等电梯的有 1000 人次,每次按两分钟算,那就是节省了 2000 分钟,等于员工能多出 2000 分钟花在工位上”。

提供优质的办公桌椅,也是同样的道理。

在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写代码的王晨,有过一次离奇的体验。他所在的公司号称福利只有开水,所以他也没指望公司给他配备升降桌。

但他觉得自己很需要一个升降桌。之前每次改 bug,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腰椎酸痛不说,加上椅子不舒服,进公司之后还得了痔疮。

最后,王晨自己花钱买了个升降支架摆在桌子上。他发现,自己以前坐一个小时,就要出去活动十分钟,结果现在坐一会儿,站一会儿,能一直待在工位上,等于自己变相给自己增加了工作时间。

▲ 升降台。图 / 淘宝

但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并未意识到这一点。相反,它们还不断在办公环境上缩水。

第二树公司的回收人员这些年发现,很多公司的办公桌,变得越来越小。早期,比如波音公司这样的外企,办公桌很大,宽度能达到 1.8 米。后来,互联网公司的人员越来越多,把办公桌做小,就能容纳更多的人。如今的办公桌,一般都变成了 120*60cm 的规格。

另一个会影响到员工的因素,是很多低价家具板材中的甲醛。“板材是把木头的碎屑用胶粘好,再用机器压缩成型,这种板子里胶的挥发就含有甲醛。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会造成脱发、白细胞减少、女性怀孕受影响等问题。” 吴海卡说。

家具是兴衰

很显然,一家公司,甚至是一个行业的命运,并不因为你用了多么讲究和昂贵的办公桌椅而变得好转。

比如罗永浩的锤子,比如戴威的 ofo。家具的命运,某种程度上见证了企业的兴衰。

张强 2018 年曾经前往 ofo 北京中关村总部,洽谈办公桌椅的回收。2018 年是 ofo 的 “死亡之年”,当时的 ofo 缺钱到了什么程度?它甚至把 1500 多万辆单车作为动产抵押给阿里巴巴,从而获得 17.7 亿元借款。

张强去 ofo 总部回收办公桌椅时,一切都在暗中进行,因为欠下巨额债务的 ofo 希望保密。至于这笔变卖办公桌椅的钱流向了何处,不得而知。

2018 年 11 月,ofo 总部搬出了北京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象征着一个大公司的谢幕。到了 12 月,ofo 排队退押金人数突破了一千万人。

ofo 何以至此?5000 块一套的电动升降桌,可能是一个缩影。

据财新、新浪科技等媒体援引 ofo 内部人士说法,ofo 内部贪腐问题严重,用超过 30 亿元的单车押金去支付供应商欠款。且 “90 后” 管理层奢侈消费成风,当年几乎 “一人一辆特斯拉”。

最终,资金的黑洞,将 ofo 拉向了无底深渊。

悲剧的故事,也发生在共享办公巨头 WeWork 身上。WeWork 是共享办公行业的始祖,以为企业们提供精致的办公环境而闻名。所以,它所使用的家具常常很上档次。

张远眼馋 WeWork 里的铁椅子很久了。这款铁椅子是 HAY 牌的,他专门去银泰百货看过,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同款铁椅子要 2000 元。

“谁买谁傻子。”

谁料到,2019 年,WeWork 的 IPO 计划失败,公司濒临破产,开始关店、裁员 2000 人。张远发现之前合作过的二手办公家具卖家那里,有他心仪已久的 HAY 铁椅子出售,才 500 元一把。而且这批椅子是全新包装,对方买来还没来得及坐,公司就大裁员了。

“傻子才不买。” 张远就这样淘到了心心念念的椅子。

某种意义上,这些能够被回收、变卖的家具是幸运的,他们经过二手回收公司的清洗、整置,还能再流转,发挥其原有价值。很多时候,行业的巨大震动,让处理办公家具都变得措手不及。

对很多公司来说,人体工程学办公椅是相对比较好卖的,但还有大量的一般办公用品,处理起来很慢,比如二手咖啡机、低价的折叠餐桌、餐椅之类。

望京 SOHO 的开发商潘石屹,曾在微博上感叹过世事变迁莫测:“2021 年上半年,几家巨大的互联网公司抢着租。下半年,一家租了几万平米的公司,办公室装修完成了,家具采购到位了,但是形势突然变化,这家公司只能退租。临走时,他们把全新的家具移交给我们,他们要高贵地离开……”

而对于创业公司的张远来说,ofo 虽然已经没了,但 ofo 的桌子他们用得很开心。他一度跟领导商量过,要不要把 ofo 的标签撕掉。

领导回复他:“别撕了吧。可以当成前车之鉴,多好。”

▲ 张远公司买到的 ofo 升降桌。图 / 受访者提供

来源:每日人物

赞(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大厂裁员,最后裁掉的是桌子和椅子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