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大厂,流水的高管

1

文 / 郭朝飞

来源: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

铁打的老板,流水的高管,没有谁离不开谁。

哪怕是与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继而创业的兄弟,也在接二连三的离开。最近的一位,是小米 12 号员工李伟星。

离职前,他担任小米技术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是小米最早的创始团队成员之一。甚至,他曾经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秀过恩爱,“我就是嫁给了小米。”

在李伟星之前,2022 年 1 月底,雷军刚送走了公司副总裁、小米手机产品部总经理常程。常程来自联想,是雷军 “复仇者联盟” 成员之一。

常程之前,雷军惜别了小米国际部总裁周受资,周曾为小米的投资和上市立下过汗马功劳。离开小米,周受资转投张一鸣麾下,先任字节跳动 CFO,后成为 TikTok CEO。

接连目送兄弟们离开的,还有刘强东。

几个月前,京东技术委员会主席、京东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周伯文,有着京东 “白条之父” 之称的集团战略部负责人许凌,京东集团副总裁、X 事业部总裁肖军等先后离职。

对于刘强东来说,这或许已经司空见惯,这些年从京东进进出出的高管已经太多,京东为零售和生鲜行业输送过不少管理人才。早在几年前,雷军也说过,“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

公司高管离职,当然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平常背后却未必简单。一般来说,要么是因个人或家庭原因离开,要么有了更好的去处,亦或是无法令老板满意,被迫离开。但这也是观察一家公司的窗口,借此可以窥得其发展状态、战略变化、未来方向等。

人,即公司的反面。

 小米转轨

小米向媒体证实,李伟星确已离职,要回广州老家。

李伟星生长都在广州,曾就读于中山大学计算机专业,2005 年研究生后,先进入微软负责 Windows Phone 摄像软件的相关研发工作。2009 年,身在谷歌的林斌,准备与雷军一同创业,遂将小校友李伟星介绍给雷军。

据李伟星回忆,雷军和他聊了几个小时,讲了自己做过和在做的一些事情,聊手机行业的现状、对智能手机的看法、做小米手机的目标等。“算是相互了解吧。”

雷军也透露过,那时候他三个月见了一百多个人。开场白总是,我是谁、做了什么事、想找什么人,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见面谈谈。

一定程度上,李伟星看雷军还是有光环的,几天后就决定加入。

左一:小米12号员工李伟星

早期,李伟星在小米负责 MIUI 的开发。甚至,他对小米和雷军也没有太大的期许。据火星试验室报道,雷军最初给小米画的大饼,李伟星只相信十分之一。“当时期望没那么高,但能达到大饼的效果也很满足了”。

2018 年小米上市之后,雷军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李伟星作为少壮派崭露头角。

雷军新设立 4 个互联网业务部,李伟星成为互联网一部的总经理,直接向雷军汇报。互联网一部由 MIUI 部分部门与小米互娱部的部分部门组成,负责 MIUI 核心体验、技术中台、商业产品研发及广告销售、游戏发行、商务合作和 MIUI 国际业务等。

雷军解释,“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这样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仅仅半年之后,李伟星被调至互联网四部任总经理。2020 年小米互联网业务部再次整合,李伟星被调入小米技术委员会,直至离开。

其实,小米上市之后,雷军就意识到,过去的打法有点像游击队,或者特战队,创造了很多奇迹,锻炼了一批优秀的干部。但接下来再靠打游击肯定不行,要能打运动战、能打相持战,更要能打大兵团作战。

因此,除了李伟星这些小米内部成长起来的少壮派,更需要从外部引进大量人才。

带着做高端、战苹果的想法,2020 年前后,雷军引入多名曾在其他手机品牌任职的高管,比如来自联想的常程、金立的卢伟冰、努比亚的苗雷、小辣椒的王晓雁、华为的杨柘、中兴的曾学忠等。

外界调侃,这些 “失败者” 在雷军的感召下,在小米组成了 “复仇者联盟”。

颇为有趣的是,常程在江湖上有 “万磁王” 的名号。加入小米之前,他曾担任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手机业务负责人,他甚至经常拿联想手机与小米手机等做对比,在微博放话 “不服来战”。

但谁也没料到,2019 年最后一天,常程官宣从联想离职,第二天就去了小米,与雷军 “仇人” 握手变 “兄弟”,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

常程的 “反水”,甚至引发了联想的竞业协议。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杨元庆曾表态,对于企业来说,人才的进进出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希望这些进进出出都是符合规则的。“不管是引进还是输出,都要尊重市场竞业规则,不要因此涉及法律上的问题。”

2020 年 10 月,北京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曾裁决,常程将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并将因违反竞业限制支付违约金 525.2821 万元,并返还联想此前支付的竞业限制补偿金。

此后,各方再未就此发声。常程的小米之旅似乎也并不顺畅。

小米 10 青春版是常程加入小米后负责的首款产品。产品发布前,常程在微博发布的宣传文案引发巨大争议,被网友斥责低俗。小米集团和常程本人先后致歉,常程还向青少年教育机构捐款 10 万元。

常程加入小米半年,腾讯《深网》报道称,由于常程在微博发布的宣传文案引发了争议,小米 10 青春版发布首秀也表现欠佳,雷军对常程并不算满意。

或许,这早已为常程的离开埋下伏笔。从李伟星到常程,小米在跌跌撞撞中,进入下一个十年。

  字节扩张

2021 年,周受资离开雷军,投入张一鸣的怀抱。

对于周受资的离开,雷军称 “有各种不舍”。2015 年,他把当时只有 32 岁的周受资挖来做小米 CFO 时,很多人颇有微词。当时,小米遭遇困境,正在补课,雷军需要一个真正懂财务、懂投资的人。

此前,周受资在 DST 做投资。作为一个新加坡人,他只身来到北京,先后完成了对京东、小米、阿里、滴滴、今日头条等项目的投资。

在雷军看来,周受资年轻、聪明,而且有一种对世界复仇一般的勤奋。他知道,周受资在 DST 期间,为研究创业项目并观察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每年会约见 350 个创业者。从 2010 年开始,他每天都在思考一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什么地方。

雷军并没有看错,《一往无前》这本书中记录了小米 IPO 期间,周受资的工作状态。周受资说:“招股书里的每一个字,我都想过好几遍。” 那份港交所 H 股版本的招股说明书,足足有 600 页。

2019 年 11 月,周受资出任小米国际部总裁,第二年 8 月成为小米新合伙人之一。雷军希望周受资能带领小米加速国际化,但周受资却选择了字节跳动,借此得以重回家乡新加坡工作,并从手机转向短视频领域。

周受资与张一鸣算是老相识,当年正是周受资代表 DST 投资了今日头条。《字节跳动:从 0 到 1 的秘密》一书中记录了两人相见的场景。

周受资见完张一鸣后,十分乐观,他注意到了该应用的增长轨迹,认为创始人张一鸣很有能力,对字节跳动的发展方向有信心。尤里・米尔纳同意领投 B 轮融资,投资后获得了字节跳动 7.2% 的股份,据称价值 6000 万美元。如今,即使经过稀释,这些股份仍价值数十亿美元。

周受资

周受资进入字节,先担任 CFO,后成为 TikTok CEO。

“周受资对我们的业务、团队和文化非常熟悉,他在 DST 工作期间就认识了我们,并推动 DST 在很早期投资了字节跳动”。张一鸣说。作为 TikTok CEO,周受资将主要负责公司治理和长期业务规划等工作。

周受资接手前,TikTok 经历了一段艰难时刻,一度在美国遭禁,请来迪士尼前高级副总裁凯文・梅耶尔任字节 COO 兼 TikTok 全球 CEO,不料梅耶尔两个月即离职。后来,随着美国新任领导人的上台,形势得以缓解。

目前,TikTok 月活用户超过 10 亿。Meta(原 Facebook)创始人兼 CEO 马克・扎克伯格说,“TikTok 是一个规模非常大的竞争对手,而且还在以很快的速度在增长,虽然我们有非常快的发展,竞争对手同样增长迅速。”

未来,如果 TikTok 上市,周受资可谓 “专业对口”。

现在的 TikTok 是 2018 年由 Musical.ly 与原 TikTok 合并而来,此前一年字节斥资 10 亿美元收购了 Musical.ly,据说当时 Facebook 也有意竞购。

说到此,有必要提及彼时负责字节国际化的高级副总裁柳甄。柳甄曾在硅谷从事律师职业近十年,她为外界所知,源于其与堂姐滴滴总裁柳青展开 “打车大战”。

2015 年 8 月,柳甄成为 Uber 中国战略负责人。当时的数据显示,她上任一年,Uber 中国在 60 个城市开展业务,全国员工增加到 500 余人,市场份额从 2015 年年初的约 2% 提升至 30% 左右。

然而到了 2016 年 8 月 1 日,滴滴出行和 Uber 中国宣布合并。《人物》的报道中描述,合并后极度伤心的人也包括柳甄,她的表情僵硬,嗓子喑哑,能看出,“哭了很多次”。

两个月后,柳甄加入今日头条,随即后者国际化加速,先后收购 Flipagram 与 Musical.ly。彼时谈起收购,柳甄称是相互信任的过程,“我们能看到产品和人才的潜力,我们并不是单纯的投资,而是真正了解行业技术帮助它们的发展。”

柳甄说,张一鸣的野心令她印象深刻,并且他能够包容多种文化背景的人才,这是她加入的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柳甄在字节的权限越来越小,据说在凯文・梅耶尔加入以后,她仅负责国内法务。

2020 年 5 月,柳甄离开字节,后加入元气森林,负责海外业务。

扩张的字节,在不停寻找更合适的人。

  京东余震

2021 年 11 月,几乎在一个星期之内,京东先后被曝出许凌、周伯文与肖军离职的消息。

一定程度上,这是京东 “三驾马车” 解体后的余震。最近几年,刘强东退居幕后,原京东零售、京东数科、京东物流的三位一把手徐雷、陈生强、王振辉形成 “三驾马车”,活跃于台前。

但在 2020 年年底,“三驾马车” 突然被拆散。

先是陈生强被任命为京东数科副董事长及京东集团幕僚长,京东集团首席合规官李娅云出任京东数科 CEO;一周多以后,王振辉辞职,京东首席人力资源官余睿被任命为京东物流新的 CEO;2021 年 9 月,徐雷成为京东集团总裁,京东健康前 CEO 辛利军接手京东零售。

从公司架构上,徐雷负责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向刘强东汇报,后者将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年轻 CEO 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中。

2021 年 5 月,余睿带领京东物流在香港上市。京东数科则上市搁浅,与京东云和 AI 业务合并,更名为京东科技,有消息称欲再次 IPO。

许凌来自京东数科,肖军是京东物流的人,周伯文此前统领着云与 AI 业务,“三驾马车” 解体之后,三人在业务层面或多或少均受到影响。

许凌曾在多家银行总部工作,2013 年加入京东,后与陈生强等一同参与创办京东金融。许凌带领团队推出京东 “白条”、“京农贷” 等金融产品。京东金融变身京东数科后,整合原个人服务、企业服务,设立数字金融群组,许凌出任负责人。

陈生强去职后三个月,许凌被调至京东集团 CSO 体系,任战略规划部负责人,向京东集团 CSO(首席战略官)廖建文汇报,后者负责战略与投资。7 月,廖建文因身体原因退休,CSO 体系战略部更名为京东集团战略部,由许凌负责,向刘强东汇报。CSO 体系其他部门亦进行调整。

离职后,许凌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说,“从来都把好奇和勇气视作自己人生信条,但从这段时间这些经历想来,才发现有很大缺失。好奇和勇气这两点都是在做多、会失衡,应该给自己再加一项,我选择了和解,和解是更多理性、思考和放下。”

2017 年 2 月,刘强东在京东集团 2017 年年会上表示,第二个 12 年,希望把京东第一个 12 年建立的所有商业模式全部用技术来进行改造,变成纯粹的技术公司。

刘强东

刘强东开始多方延揽技术人才。当年 9 月,周伯文入职京东,出任京东集团副总裁,负责京东 AI 研究与平台部相关业务,向刘强东汇报。

此前,周伯文就职于 IBM 纽约总部,担任 IBM Research 人工智能基础研究院院长、IBM Watson 集团首席科学家、IBM 杰出工程师,负责 IBM 全球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基础研究的战略和执行。

2019 年 12 月,京东设立云与 AI 事业部,整合京东云、人工智能、IoT 三大事业部,由周伯文负责,向刘强东汇报。同时,成立技术委员会,周伯文任主席。

随着京东科技的组建,周伯文的权限范围缩小。据 36 氪报道,周伯文是想做一番大事的,比如将自己的业务做到上市。合并后其职位虽然挂靠在京东科技 CEO 之下,但已无实职。从京东离职后,周伯文将于 AI 方向创业。

三人中,肖军在京东的时间最长,2007 年加入,参与了京东早期前端网站、供应链系统的设计,后负责的 X 事业部,试图打造一套智慧仓储物流系统,包括无人仓、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超市等。

比如对于无人机,肖军曾告诉我,“刘总(刘强东)的要求是成本中心要转向利润中心,也就是可以不限制你花钱,未来要赚钱。”

相比许凌、周伯文,京东内部一些人也感觉肖军离开的很突然,没什么征兆。

“三驾马车” 解体之后,有的人走了,有的人上来了,京东正形成新的管理结构和治理体系,而真正的操盘手依然是刘强东。

公司就是如此,铁打的老板,流水的高管。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铁打的大厂,流水的高管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