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运动热,但钱包很疼

在冬奥会的气氛烘托之下,国人对冰雪运动的热情被进一步激发。这个冬天,各大热门滑雪场、滑冰场,在节假日往往一票难求,地铁口、公交站随处可见推广冰雪运动的广告。冬奥会结束了,人们的热情还未冷却,冰雪运动在未来会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日常选择吗?

随着各大体育赛事的举办,人们被科普的不仅仅是各项运动的知识,还有掌握它们所需要花费的成本。例如,在国际大赛中使用的冰壶,每支价格在 12000 元左右,一套冰壶需要 16 支。如果说冰壶尚属小众运动,那么滑雪、滑冰这样的大众运动门槛也不算低。一双入门级的冰鞋和冰刀在 1600 元以上,稍专业一些的要两三千元;在滑雪圈,上万元一套的装备都属常见。

当运动成本居高不下,它该如何打入普通人的生活?

#01

职业运动员的背后

2021 年 11 月 16 日,中国小将周冠宇被任命为 2022 年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正式车手。他也成为 F1 历史上的第一个中国车手。

作为世界上最烧钱的运动之一,F1 吸引了不少豪车品牌真金白银的赞助,其车手的培养成本也相当高昂。为了帮助周冠宇练习卡丁车,其父在山东潍坊打造了冠宇汽车公园。在冠宇汽车公园内,父亲特意为周冠宇修建了一条专属卡丁车道。这是当地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最完善的卡丁车场,花费 1200 万人民币。

image

而从卡丁车进阶到 F1,需要的不止是 1200 万。据赛车媒体 EngineBuilder 的测算,一名赛车手在进入 F1 之前需要花费 800-1000 万美元,包含训练、装备购买、交通费用等。

跟 F1 这样自带烧钱属性的运动相比,逐渐大热的滑雪、花滑、冰球等运动要亲民许多。但对普通人来说,要想接触体验这些运动,不管是装备、训练、交通还是场地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2022 年冬奥会是中国男子冰球队在奥运会赛场的首次亮相。这支冰球国家队里,就有导演英达的儿子英如镝。为了培养英如镝走上职业道路,2006 年,英达联合了一群热爱冰球的父母,在北京自发组建了北京虎仔冰球俱乐部,其中就有后来被北美职业冰球联盟(NHL)选中的中国第一人宋安东。

image

一年后,英达将英如镝送到美国冰球名校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读书和训练。出国是国内很多想培养子女走上冰球职业道路的父母的不二选择。原因很简单,北美拥有全世界最健全的冰球培养体系,也是职业体育最为发达的地区。

英达曾这样描述他所熟知的冰球父母们,“全都是妻离子散啊!老公在国内干活挣钱,一趟一趟往那边飞,那边的妈,英语全都是连说带比划的水平。” 跟语言障碍相比,要想培养出一名冰球运动员,钱或许是最现实的问题。

2013 年,英达在采访中表示,“练球 12 年,花多少钱没法计算,你说除了基本的装备,球场费用,教练费用,还有去美国练球的费用,包括我们家现在住在波士顿,每次孩子要去其他城市打球,我们开车送他,油钱这都没法计算。” 最后他总结道:在中国练习冰球的孩子的家庭,可以说都是先富起来的吧。

先富起来的,还包括培养花滑运动员的家庭。安香怡曾被不少冰迷称为陈露的继承人、中国女子单人滑 “希望之星” 和花样滑冰 “天才少女”,因为年纪不足而无缘本届冬奥会。

image

图 | 安香怡在比赛

2018/2019 赛季全国花样滑冰冠军赛上,她跟金博洋分别获得女单跟男单冠军。赛后采访上,安香怡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每个方面都需要加强,到世界上我基本也就是给俄罗斯女单打洗脚水的水平,打洗脚水前面还排二十多位呢。”

安香怡对自己的不满,或许源自妈妈张爱君的期盼:“从陈露之后,中国花滑女单已经 20 年没有拿到过 A 级赛事的奖牌了,更没有突破过冬奥会前十,我们希望能为中国花滑培养出能突破这一瓶颈的女单运动员。”

为了实现女单冠军梦,安香怡从两个月起就开始做一些婴儿的练习,两岁半开始正式训练,每天在冰场练习五个小时,去舞蹈房练习古典舞两小时。八岁半前,整个家庭每一年的花销在 30 万左右。八岁半之后,家庭一年的开销增加到了 40 至 60 万。

据张爱君介绍,“这已经是在精心控制支出的情况下所必须的支出了。” 而 1984 年奥运会花样滑冰金牌得主斯科特・汉密尔顿曾告诉赫芬顿邮报,“我听说每年几乎要花费 25000 美元到 8 万美元不等。这些花费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

不管是冰球还是花滑,每一名职业运动员背后,往往需要强大的、持续的财力支持,即使还没登上国际赛事的舞台。

#02

中产家庭的标配

冬奥会的举办带动了不少冰雪运动实现破圈,比如滑雪。
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春节,雪场周边民宿预订量增幅明显。松花湖滑雪度假区在 2022 年春节期间预订量是 2021 年春节的 4 倍,北大壶度假区预订量增长了 3 倍,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预订量也增长了 3 倍。小红书上关于滑雪的笔记更是多达 45 万篇。

滑雪热度暴涨,但对普通人来说,这项运动的门槛实在不算低。

Even 在 2020 年 12 月开始接触滑雪,在雪场 30 天,总花费接近十万元。她算了一笔账:“主要花费是装备,我是单板、雪板、雪鞋和固定器全套。滑雪板一共 12000,衣服加裤子 3200,还有套备用的,暖和的时候穿,要 1400,羽绒马甲 1000,手套 800,速干衣 1000,雪袜 600,雪镜 1500,护臀 1200,护膝 800,一共两万多。”

image

图 | even 的滑雪摄影
这仅仅是她作为新手的第一套装备,随着运动水平提升,再进阶可能需要更换板子、固定器以及护甲,又是一笔额外的支出。
对初学者来说,更划算的选择是租用雪场的装备。以北京南山滑雪场为例,如果租用全套滑雪装备,再算上门票费跟拼团的教练费,三小时的滑雪体验也要花费 800 块。

除了装备支出外,Even 在滑雪上的其他花费也不少:加拿大 CASI 二级教练学费 1200 三小时;雪票一天 400 到 600;往返路费加住宿平均一天一千多。比 Even 更早接触滑雪的 Wiko 是一名滑雪教练,学生基本分布在 20 至 40 岁,“大部分学生的经济情况都至少小康以上吧”。

有人说,要鉴别一个北京中产,看看他们朋友圈的定位,夏天在不在阿那亚、冬天在不在崇礼。而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顺义妈妈们,则把运动当成了鸡娃的最新选择。

顺义妈妈,专指在北京顺义后沙峪别墅区一带活动的妈妈。后沙峪距离北京城区 20 多公里,号称是中国财富浓度最高的地区。就像薇妮斯蒂・马丁在《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里描述的纽约上东区妈妈一样 —— 每个人一定都会让自己才三岁的孩子接受 ERB 幼儿园标准考试的补习。托儿所放学后,除了法文课、中文课、小小学习家课、烹饪课,另外还有高尔夫球课、网球课、声乐课。

“她们这么做的动机,同时包括对孩子的爱、对未来的恐惧,以及不屈不挠的野心。” 在这点上,顺义妈妈们也毫不逊色。顺义妈妈的代表,同时也是畅销书作家的刘星曾在演讲中表示:“顺义放学后最满的班是什么?不是语数外,兴趣班也要往后排一排,最忙的是体育。国际游泳、滑雪、跆拳道、马术、高尔夫…… 哪怕是在刚刚过去的清明三天小长假里,所有马术课的场地都是满的。因为越来越多家长认识到体育的重要性。”

体育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要申请国外顶级名校,往往离不开小众体育项目的加分。当体育和常春藤大学要求紧紧挂钩,培养孩子的某项体育特长就成了 “爬藤刚需” ,甚至发展出了一套运动项目鄙视链:马术>高尔夫>冰球 > 击剑>棒球 / 美式橄榄球>花滑 > 网球>足球>跆拳道>羽毛球乒乓球>游泳>跑步。

image

图 | 马术是人们心中的贵族运动

运动项目越冷门就越容易进藤校,当然也就越贵。以马术为例,一节课 500-1000 块钱只能算尝鲜,要想把马术当正经爱好培养,得入会,马术俱乐部的会员费一般从几千到两三万不等。接下来买马、养马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据估算,如果长期稳定地送孩子去学习马术(3 年以上),花费会在 40-100 万之间。

电视剧《三十而已》中,顾佳为了给儿子报名马术班而变卖首饰,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03
如何破解供需矛盾

如果说滑雪、冰球、花滑等运动是中产的游戏,那么排球、羽毛球等运动就相对平民化了。一是不需要昂贵的装备支出,二是场地费用相对便宜。然而对大众来说,健身场地缺乏、设施不足却是个实打实的问题。

跟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人均体育场地面积方面还有比较大的差距。美国的人均场地面积超过 10 平方米。而根据《“十四五” 时期全民健身设施补短板工程实施方案》,到 2025 年,中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将超 2.6 平方米。也就是说,我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至今仍不足 2.6 平方米。热播剧《大妈的世界》中,大妈们为了跳广场舞跟年轻人争夺篮球场,可以说是人均体育面积不足的真实写照了。

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对许多老城区而言,由于在早先的规划建设中对体育设施用地考虑不够,公共体育设施建设目前无地可用。对于新建住宅区(居民区)而言,《城市社区体育设施建设用地指标》等规定也未得到切实落实。

上述《城市社区体育设施建设用地指标》规定,1000 人到 3000 人的社区,要求配备 2 个乒乓球台、1 个室外综合健身场地、1 个儿童游戏场等。10000 人到 15000 人的社区,要求配备 1 个篮球场、1 个 5 人制足球场地、1 个门球场、6 个乒乓球台、2 个羽毛球场地等。

image

但在执行中,规定中的配备标准往往打了折扣。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健身设施处处长赵爱国在采访中表示:“以前有关规定是将健身设施纳入文体(文化、体育)设施的范畴,没有对体育设施单独界定。在小区建设规划审核的时候,体育部门无法介入和参与。即使解决了规划审核这个环节,还有一个验收和监管的问题。”

此外,占全国现有体育设施存量 53% 左右的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工作进展缓慢,也影响了现有体育设施的利用率。而日本 98.8% 的学校体育设施都对外开放。这就需要体育、教育等部门联手推动学校体育设施在一定时段内向社会开放、实现资源共享,以缓解当前社区公共空间不足的问题。

除了开放学校体育设施,有效利用大型体育场馆,也是解决全民健身场地设施不足的办法之一。

我国从 2014 年开始对向全民健身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的体育场馆给予财政补贴,“但这个补贴更多是针对大型体育场馆,从体育场、体育馆到游泳馆,根据座位数享受不同数量补贴,小型的、民间的体育场馆则基本享受不到这个补贴。”

不管是 “三亿人上冰雪” 还是 “全民健身”,都需要破解体育项目的供需矛盾,提高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就像世界冰壶联合会秘书长汤普森所说的那样,

“冰壶来源于游戏,普通人不用那样强求专业性,他们可以在普通的冰面,拿普通的石头玩,毕竟乐趣才是最重要的。” 从这个角度上讲,每个热爱运动的普通人,都需要一块冰面。

来源:真故研究室 微信号:zhengulab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冰雪运动热,但钱包很疼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