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图软件成为必备,美图却被抛弃了?

image

撰文 / 黎炫岐

编辑 / 李觐麟

大年已过,春节总算落下帷幕。从年夜饭到收红包,每个环节似乎都少不了一张照片。

而在这个逢图必 P 的时代,美图秀秀也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 据相关数据,其春节期间与王老吉、和平精英、星巴克等品牌推出的美图配方总使用量超过 5700 万。

不过,属于美图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其最近一次重回舆论的中心,还是因为一场 “炒币亏钱” 的风波。看一看小红书等靠修图频频出圈的社交平台就能发现,美图的地位正被一些新兴的、小众的修图软件分割,甚至不乏 “还在用美图秀秀?你和网红就差一个修图软件” 的论调。

APP 月活人数逐年下降,公司市值一路下跌,都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而回顾美图的多次转型之路,从做手机到发展社群,再到拓展游戏业务和 “炒币”,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饱受争议。

美图秀秀的未来,失去 “她们” 之后,似乎很难再 “美”。

年轻人手机里至少有五个修图软件

“网红都不想告诉你的好用修图 APP 有哪些?”

“别再只用美图秀秀了,不高级、没质感!”

“朋友圈美学必备软件,让你的照片炸翻朋友圈”

……

当修图成为一件人们习以为常之事、发朋友圈前必经的一个过程,甚至是一项 “美学” 学问,修图软件也成为了流量密码。然而,称得上手机修图软件鼻祖的美图,却似乎正面临淘汰。

从不少社交平台的推荐来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修图软件正在出现,要么着重滤镜、特效、文字和贴纸这样的细分领域,要么则拥有更海量和更独特的功能,它们既抢夺用户,也稀释流量,让美图秀秀不再成为唯一的选择。

“现在你打开手机,没有五个以上的修图软件,你都算不上会修图。”00 后悦然喜欢拍照,也爱在各种社交平台分享照片,而她的手机内存,有超过一半是给修图软件和照片的,“每一个修图软件都有其长项,比如 Snapseed 专门用来修容,黄油相机的贴纸最好看复古滤镜最丰富,原宿风就要选择蒸汽波相机,Vsco 的滤镜最多,Glaze 主打油画感,quickshot 的天空滤镜最强大也最方便,还有拼图酱专门用来拼图。”

image

至于拍不同的东西,悦然使用的软件也有差异,“自拍多半用轻颜,穿搭常用 picsart,美食要选 foodie……” 在悦然看来,如果只用美图秀秀,“看上去就容易显得很没质感,滤镜虽然也挺多的,但是没有太独特的,属于万精油般的软件,看起来功能样样都有,但是样样都不太精。”

用 “手” 投票的” 悦然” 并非少数,美图秀秀月活数据的跌落轨迹就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2016 年 11 月递交招股书时,美图月活 4.56 亿,随后开始递减,到了 2020 年 12 月底,美图的月活已经降至 2.61 亿。而到了 2021 年上半年报,这个数字已缩减至 2.45 亿。

据大数据监测平台 Trustdata 发布的《2020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美图领域玩家众多,美图秀秀尽管仍然暂居龙头,但紧跟其后的还有抖音系的激萌 Faceu 以及快手开发的一甜相机且增速迅猛,其中一甜相机增速超美图应用平均增速近 20 倍。

“看得出美图秀秀还是很想紧跟年轻人的喜好,滤镜和贴纸,包括新出的美图配方都在保持更新,但是现在年轻人的选择空间太大了,仅仅有某个滤镜或者贴纸是很难吸引到他们且保证黏性的,要么得有掀起现象级反应的滤镜特效,要么得有难以取代的长项,大而全不再是年轻人的需求,相反小而美才是。” 有业内人士如此指出。

而 90 后淼淼则认为,美图秀秀总是慢一步,“无论是五官重塑这些新兴的功能,还是火极一时的胶片感滤镜,其实都不是美图秀秀最先做出来的,反而是当这些功能和滤镜引发了现象级的反映之后,美图秀秀才忙着推出类似的。”

从美图手机到短视频,从声势大涨到销声匿迹

美图秀秀月活数的走低,当然与修图软件自身定位有一定关系,正如易观智库曾分析指出,美图缺乏不可替代性,大量用户对工具类应用的随机性需求导致用户黏性偏低。

转型成为必然,但美图秀秀的转型之路其实也大多无疾而终。

美图的第一次积极尝试是跨界做硬件,早在 2013 年,美图发布旗下第一款手机 Meitu Kiss,主打高级别的拍照功能。据中关村数据,这款 3G 手机分为贝壳白、樱花粉两类颜色,前后摄像头均达到 800 万像素,定价 2199 元,很快掀起了一阵消费热潮 —— 其销量在 2014 年大涨 1000%。

但这一销售高峰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一款手机的销量增速之后一度处于停滞状态。据招股书数据显示,美图公司 2015 年、2014 年和 2013 年的净亏损分别为 22 亿元、18 亿元和 2580 万元。

随后的几年里,美图手机的确曾靠着 T 系列吸引了诸多女性用户,不少女性用户将美图手机作为拍照的备用机,樱桃小丸子限量、魔卡少女樱等限量联名款更是瞄准了女性用户,赚足了眼球。

正如美图手机官方微博此前发布的告别信中如此写道,“故事开始于 2012 年的秋天,一直专注于影像 APP 的我们,萌生了打造一款自拍手机的想法,因为我们觉得,有那么多女生喜欢自拍,克缺没有厂商在意手机的前置效果。” 但这条路显然很难长久,在诸多国产手机品牌崛起翻盘的时候,美图手机却并没有显示出独特的竞争力,而是被困于 “自拍手机” 的定位。伴随着各大手机品牌的拍照功能完善,女性用户们似乎也失去了专门购买一款自拍手机的理由。

美图不得不关闭手机业务,于 2019 年将手机品牌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据 IT 时报此前报道,其智能硬件业务卖出 18.43 亿,毛利率为 – 3.4%,不赚反赔的形势加上营业成本、各项开支,导致美图迎来上市以来年度最大亏损 8.79 亿元。

2021 年,美图终止与小米集团的合作,并宣布正式退出手机市场。

眼下,美图手机已然成为一个历史符号。如今在小红书、微博等平台搜索美图手机,最新的内容大多也是感叹 “以前四千多买的美图手机,现在当备用机都嫌弃。” 而在各大二手平台,曾经售价 2000 元 – 4000 元的美图手机,如今大多售价 200 元 – 1000 元。

一边是美图手机的落魄离场,另一边,短视频平台的迅速发展,则又让美图旗下的短视频及直播平台 “美拍” 早早失去竞争力。

根据爱企查的信息,美拍这一项目于 2014 年推出。

image

2014 年 5 月上线后,美拍曾迅速登上 App Store 免费总榜,成为当月全球非游戏类应用下载量第一。

然而,据 IT 时报,随着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的火热,美拍也逐渐显露颓势,2016 年至 2019 年,美拍月活跃用户数持续下跌,比例逐渐增大:9.9%、13.8%、60.3%、45.8%,其中 2018 年美拍因内容低俗问题被责令整改,应用全平台下架 30 天,导致大量用户、网红流失。2019 年末尾,昔日破亿月活的美拍只剩下约 700 万用户。

回首美图的两大转型之路,都曾在行业赛道上溅起水花,甚至也称得上捷足先登,却均因为种种问题和瓶颈铩羽而归。水花虽大,却转瞬即逝。

社群能救美图吗?

尽管美图除了手机和短视频,也曾做过包括游戏业务、美妆业务甚至炒币在内的诸多尝试,但社群,似乎才是美图试图抓住的救命稻草。

2018 年 9 月,美图秀秀全新改版,向着社区化的方向前进,试图打造另一个小红书,打造出一个 “从发现美到创造美 “的社区环境。

然而,效果却似乎并不尽人意。目前,打开美图秀秀,除了首推其配方功能的首页,还分为 plog、颜究榜和消息等分栏,而 plog 的分页中又包括热门、斗图圈、咔嚓、画一画、汉服圈、ootd 等细分栏目,分别对应穿搭、斗图和日常照片分享等社交内容,但是,由于定位模糊,功能混乱,整体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小红书与微博或者 QQ 空间的 “大杂烩”。锌刻度发现,即便是 “热门” 区域,点赞量也鲜少超过 2000,收藏量和评论量也远远不及更垂直的社交平台。

image

“说实话,我基本没点开过美图秀秀的社交区,它对于我而言的意义仍然停留在修图,这些繁琐复杂的版面反而让我觉得不太方便。” 在淼淼看来,美图秀秀的社群没能顺利出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其没有独特的竞争优势,“给人一种很乱的感觉”。

而这也并非个体感受,不少用户也在社交平台吐槽称:“美图秀秀为什么不能单独做好修图,现在弄得太花哨了。”

事实上,由于美图秀秀基础用户量较大,社群服务一开始也容易出现短时期的虚假繁荣,但是要争夺市场,没那么容易。数据也验证了这一点,从 2020 年年报来看,其 57% 的营收依然来自在线广告,而互联网增值服务带来的价值只有 3.8% 且同比呈下降趋势。而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止的中期财报则显示,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 3534 万元,价值占比 4.4%,增速仍然缓慢。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美图秀秀的高级订阅服务及应用内购买收入正不断增长,上述中期财报的数据为 21.1 亿元,同比增长 150.7%。这或许是一个好的信号,但和转型前相比,美图用户规模减少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从工具产品到售卖手机再到社交平台,美图似乎一直都在转型的路上,却难寻一个尽头。

来源:锌刻度 微信号:znkedu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修图软件成为必备,美图却被抛弃了?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