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下饭剧江湖

1

文 / 邹帅

来源 / 深燃(ID:shenrancaijing)

“我看了 10 次小郭包饺子,5 次小郭和无双比赛,7 次臭豆腐蛋,8 次挖地道。” 付竹在网上发帖,讲述自己在直播间里看《武林外传》时经常遇到的剧情。

不过,从今年年初开始,付竹和经常聊剧情的同好们发现,B 站上的《武林外传》直播间渐渐消失,大家推测是版权问题导致的停播。

据深燃观察,《武林外传》的直播消失之后,还是有许多老剧、老电影仍被博主搬到直播间里 24 小时轮播,或者在固定时间段直播。平台也不止是 B 站,还有虎牙等直播平台也是剧迷的根据地。《武林外传》《大宋提刑官》《蜡笔小新》《炊事班的故事》《龙门镖局》等等最常出现在直播间里,也就是剧迷口中的 “下饭剧”。

这些直播间大多是个人主播在运营。他们直播的方式大致相同,都是打开来自视频网站或者网盘保存的剧集内容,通过同时开启的直播软件抓取,只要一台电脑,就能 24 小时不眠不休地直播,持续播放时长高达 2000 多小时的主播比比皆是。据一名主播介绍,好的时候同时有上千人在直播间观看。

下饭剧,对于剧迷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吃饭的时候想看点轻松的、不用动脑的东西,但也不能太无聊,这样饭也变得不好吃了。” 一位剧迷说。所以,能成为下饭剧的剧集,不仅情节好看,以单元剧、情景喜剧为主,而且还要经历过时间的洗礼,过了质量关,才有资格上餐桌。

根据地又为什么是直播间?据几位剧迷讲述,在直播间看剧,就好像是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剧,随机性和偶然性更强,“像抽盲盒一样,不一定就看到哪集了。” 直播间又比电视多了一个实时讨论的功能,锦上添花。

虽然这类直播间受到一部分人欢迎,但从法律上来说,以直播的形式播放受版权保护的影视剧、动漫、综艺作品,属于侵权行为,例如,此前直播《武林外传》的 UP 主们采用的视频来源多为爱奇艺。在这种情况下,主播需承担责任,平台纵容的话也要被追责。不过,直播人气剧集能高效地积累流量,因此主播们冒着被停播的风险,还是通过只播放声音、改名换号等方式继续直播。

表面上是同福客栈的嬉笑怒骂,炊事班的日常琐碎,野原新之助一家的奇思妙想,但更往深了说,直播间里下饭剧的江湖纷争,要复杂许多。

在直播间看下饭剧,上千人陪我吃饭

付竹从 2020 年年末开始追 B 站上的《武林外传》直播间,一直追到 2022 年年初。

即使看了很多遍《武林外传》,对剧里的台词、画面、角色特征等等都已经了然于胸,付竹仍然希望有个能和同好们共同讨论的空间。文字讨论、详尽的剧情剖析,可以在豆瓣小组完成,而单纯调侃剧情、玩梗,直播间是一片沃土。

付竹很喜欢直播间的弹幕,“B 站直播的弹幕是实时的,同样一个剧情,每次都有完全不同的弹幕可以看,每次还都有人可以造出新梗,光是读弹幕都觉得很有意思。”

《武林外传》的 “梗文化” 也是一道 “奇观”。在直播间里,弹幕被分为台词派、穿帮派、主题派、原著派、子 why 派。

付竹解释,台词派就是剧里说一句,弹幕马上接下一句;穿帮派是专门调侃《武林外传》剧情中的现代元素,比如唱了王菲的歌,就故意说是穿帮;原著派和穿帮派一样属于 “揣着明白装糊涂” 的一派,经常发 “其实原著里老白和小郭结婚了” 之类无中生有的弹幕。主题派和子 why 派都有固定的句式:“我们这个剧的主题就是撒谎 / 暴力。”“如果打工这么好,那么子(指吕秀才经常挂在嘴边的孔子)为什么不去呢?” 付竹说,就连 “某某派” 也是衍生于莫小贝建立八大派的剧情。

来源 / 《武林外传》剧照

付竹回忆,之前这些直播《武林外传》的 UP 主还会在春节等特定的节点播放对应的剧情,“有一年除夕,有个直播间特意放了郭芙蓉包饺子那一集,卡着点祝大家新年快乐。” 她表示,大家离不开的就是直播间的良好氛围。

据付竹说,由于《武林外传》的剧迷比较多,各大直播间播得最火热的那段时间,“最高的时候人气能有 200 多万。” 尤其是 12 月底学生开始陆陆续续放假,直播间的人数飙升,就连付竹自己,2020 年都有一两百个小时泡在直播间里。

拿 B 站来说,深燃于 2 月初观察到,同一时间内,能有三四十个直播间在轮播《蜡笔小新》,多个 UP 主的直播持续时间都在 500 小时以上,甚至还有上千小时,假设 24 小时轮播不间断,也就是播了至少有一个月。

目前来看,直播上述老剧的账号大多是个人运营的,其 ID 也都取为和剧集相关的梗,或者直接带上剧名。主播郑新从 2020 年年底开始在 B 站直播《蜡笔小新》,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的运营经验了。他向深燃介绍自己的直播流程:一台性能良好的台式机,稳定供电,不用盯着,24 小时轮播。

可见,直播的成本很低。那么主播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直播?能不能变现?

有主播纯粹是因为喜欢某个老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始做。“我以前经常在别的直播间看《蜡笔小新》当睡前背景音,后来觉得声音太大了,就干脆自己开播,做了个低音量版本。” 郑新说道。

郑新是 “为爱发电”,主播刘龙表示,自己开播的初衷是 “蹭个热度”,因为当时正好 B 站也有《龙门镖局》的版权,可以直接播放。

还有一些主播没那么 “佛系”。他们本来就在经营自己的账号,定期发布投稿视频,直播更像是一种引流方式。对于一部分博主来说,产出视频,苦心经营账号,也不一定能迅速积累流量,俗话说就是 “把号做起来”。但直播下饭剧,却可以借助老剧自带的大量粉丝获得人气。只要有人气,号就有价值。

据深燃观察,排名靠前的几位 UP 主,粉丝量都在万人以上,其中更知名的、运营时间更长的 UP 主,粉丝量在 15 万左右。刘龙也积累了 2.6 万粉丝,他坦言,看到自己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粉丝,就想着继续把这个号做好,除了直播,也会发布投稿视频。“因为投稿视频发得好、发得多,等级才会涨。” 对于他来说,直播和投稿是互相助益的。

深燃发现,多位主播都会在直播间的公告栏,或在直播画面的下方打上一行字幕:添加 QQ 群,不过此类群聊也大多是闲聊群,算是主播维护的私域流量。

至于变现情况,刘龙翻翻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收益,“很少。” 他告诉深燃,直播下饭剧的现金流收益微乎其微,他的收益主要来自打赏,以及 B 站偶尔举办的官方活动。“30 天内打赏大概 100 块钱左右,其他活动收益也就几十块,够我交个电费。” 郑新的变现来源也是一样,此外偶尔接一下其他 UP 主的互动合作,赚个几百块。即使最多的时候直播间里有一两千人观看,他也比较淡然:“没指望通过这个赚钱。”

不管怎样,具备了一定的粉丝基础,经典下饭剧的直播间就这样火热地开播了。

主播与平台 “打游击”

今年年初开始,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

“已经快两个月没有直播了。” 付竹和豆瓣小组的同好们讨论,发现从 1 月初开始,直播间慢慢不再播《武林外传》,“有的改播《琅琊榜》《潜伏》《炊事班的故事》,后来有的直播间干脆什么都不播了。” 她记得,以前也经常停播,但是 UP 主都会写公告说明再播时间,但这次,付竹了解到停播是版权问题,可能没办法重新开播了。

上述几家 UP 主没有给出明确的停播原因,但直播间的版权争议确实存在。郑新告诉深燃,就在几天前,他刚刚还被管理员提示存在版权问题,请尽快更换直播内容,他的直播也被掐断。

付竹介绍,此前虎牙平台有一位很知名的主播直播《武林外传》,后来那个账号不播了,停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换了新号重新开播。深燃在虎牙平台上搜索前账号的 ID,显示用户不存在,来到剧迷们指路的新号 ID,深燃看到《武林外传》的直播还在继续。不过,直播标题没有《武林外传》的相关字眼,而是在原 ID 的基础上改动了个别字。付竹表示,一般这种情况就是既能让大家找到直播间,又能躲避平台的审核。

换号,是主播们最基础的对策。郑新透露,2018 年左右,版权问题还没被查得这么紧的时期,有一位 UP 主同时拥有多个账号,直播不同的影视剧、动漫内容,“现在只剩一个号了,直播《蜡笔小新》。”

来源 / 《蜡笔小新》剧照

深燃观察到,UP 主们还有一种 “自保” 的方式是只播放声音。以《武林外传》为例,目前 B 站已经看不到直播《武林外传》的 UP 主,不过仔细检索可以发现,有直播间会放一个静止的画面,背景音是《武林外传》。画面上还标注一行小字:不要提及相关剧名、角色名。

付竹向深燃透露,最近一位剧迷开了一个腾讯会议室直播《武林外传》。即便弹幕和评论没有直播平台方便,但参会人数也基本保持在 170 人左右。

郑新介绍,《蜡笔小新》的前 6 季是 B 站的大会员专享内容,不能用来直播,于是他目前在播 7-9 季,相对安全。他还总结了规律,“《蜡笔小新》1-4 季的画风和 5-9 季的画风不一样,1-6 季不能直播,但是因为 5、6 季的画风和 7-9 季的画风一样,所以有时候播一下 5、6 季,会被错认成 7-9 季,查得比较慢。” 不过,郑新笑言,最近一次直播被掐断,就是因为直播 5、6 季被发现了。

主播们游走在平台之间,游走在声音和画面之间,可见版权问题确实是此类直播的 “定时炸弹”。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律师向深燃解释,视频网站的会员,对视频内容的使用权需以购买会员时签订的《视频 VIP 会员服务协议》为准。根据《著作权法》规定,视听作品中的电影作品、电视剧作品的著作权由制作者享有。所以,不管是会员还是非会员,对于视频网站的视频均没有所有权,仅仅拥有观看权。

李圣同时强调,直播渠道和是否通过直播获利,并不是判断是否侵权的标准。“通常情况下,未经许可便把版权内容用于直播,本身就属于侵权行为,不论渠道来源。” 此类行为属于侵犯版权所有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如果平台明知这种侵权仍听任发生,平台应该和主播承担连带责任。承担的民事法律责任主要是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

北京金诚同达事务所米新磊律师告诉深燃,判定直播影视剧是否侵权,要看直播的是何内容,以及具体的侵权行为,和资源的出处关系不大。

也就是说,假如主播在网络上找到一个非爱奇艺来源的《武林外传》用于直播,但它还是《武林外传》,该剧的版权属于谁,谁就可以维权。

不管从直播形式还是直播内容来看,侵权是事实,被停播也是常有的事,但对主播来说,流量红利诱人,即便版权风险是悬在主播头上的 “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们也抱着 “能多做久做多久” 的心态继续着,直播被停,起码还会留下粉丝。

难理清的版权账

主播侵权,平台也要担责。实际上,各平台之间的版权纠纷也是常事。

此前,网易公司指控华多公司擅自在其经营的直播平台上组织主播人员直播《梦幻西游》和《梦幻西游 2》游戏,构成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请求法院判令华多公司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和赔偿网易公司 1 亿元等。最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华多公司赔偿网易公司 2000 万元。

2021 年 3 月,爱奇艺诉哔哩哔哩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开庭,此前爱奇艺也和哔哩哔哩就《中国有嘻哈》等内容有过纠纷。不仅是这两家,各大视频平台之间经常因版权问题出现争议。

深燃咨询 B 站客服能否直播《蜡笔小新》《炊事班的故事》等剧,对方回复 “这些涉及版权,不建议直播。” 但实际上这两种内容在 B 站上仍有不少直播间在播。

截至发稿前,上述虎牙平台的《武林外传》直播间已开播 2422 小时,也就是 4 个月左右。深燃咨询虎牙客服,对方表示需开通 “一起看” 权限后才能得知具体的影视剧直播规则,但目前 “一起看” 主播没有招募消息。

根据一些 UP 主反馈,目前,客服 “不建议” 直播的内容也能正常开播,且暂时没被停播。抱着侥幸心理,很多主播也就干脆播下去了。

来源 / pexels

那么,平台方在做什么?

从郑新等主播经常被停播的经历来看,平台在审核层面确实会对版权内容有所监督。但是,审核并不保证可以覆盖全部内容。业内人士向深燃解释,一般来说,直播要靠 AI 审核和人工审核结合。AI 审核可以识别一些基础模型,人工巡检是进一步的保障。

所以,如果侵权内容已经在后台有过备案,AI 审核就能轻松识别,但如果主播采用了一些手段逃避审核,识别速度就会变慢,或者不会被识别出来。加上,平台无法对未开播的内容进行预判,只能后续跟踪监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主播可以顺利开播 “不建议” 直播的内容。

从维权一环来看,实操起来也不容易。

米新磊向深燃解释,虽然说侵权事实存在,但要不要维权取决于出品方、版权方的主动性。游戏直播同样也是侵权行为,但游戏的生产方不一定会逐一进行维权。“有些游戏需要主播通过这种方式进行推广,这对游戏生产方来说其实是件好事。影视剧也是一样,版权方可能有利益相关的考量,如果有引流作用,或许不会直接进行维权。”

米新磊解释,如果要正式维权,收回利益,第一步要将市场上的盗版全部肃清。“要是找盗版很容易,观众就不会看正版了,所以要让看正版非常方便,找盗版非常麻烦,才能实现正版化。” 不过,肃清的工程量巨大,实施起来比较困难。

另外,下饭剧大多是老剧,容易在版权上有所松动。米新磊律师表示,有些老片因为时间久远,版权归属很复杂,维权就更困难了。

如此种种,使得版权账很难理清。

90 后莫声也是《武林外传》的 “十级学者”,闲来无事,她就会打开一集当作背景音,陪伴独居的自己。偶然发现了直播间之后,莫声觉得通过弹幕 “找到了同福客栈以外的朋友”。但她的心情也很复杂,因为知道这些直播间有侵权风险,剧迷们也会像剧情一样,散落在江湖。

在莫声看来,老剧有灵魂,经久不衰自然也有它们的魅力。在她和其他剧迷的设想里,如果既能不为版权所困扰,又能拥有良好的讨论氛围,就是两全其美了。“等到那时候,江湖再见吧。”

* 题图来源于《武林外传》。应受访者要求,付竹、刘龙、郑新、莫声为化名。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直播间,下饭剧江湖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