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的秘密,猎头都知道

1

2021 年,对很多人而言是失落的一年。教育重创,地产寒冬,互联网大裁员,拖累着股民们脸上泛着绿油油的光。但对另一部分人而言,又是收获的一年,新能源和芯片行业一片红火,也吸引了各路资本、大厂入局。

对于这些变化,猎头是感受最直观、最强烈的一批人。新能源行业的猎头,仅靠一家造车企业就赚了千万;芯片行业的猎头,争相去挖应届生;地产行业的猎头,频频接到候选人被裁员的消息,一位候选人甚至整整找了 2 年工作才顺利入职;而互联网行业的猎头,陷入了相互拼手速的内卷。

我们与四位不同领域的猎头聊了聊,这群对行业变化最敏感的人,有着对过去一年的深刻记忆,同时也掌握着不同行业的人未来能赚多少钱的秘密。

文 | 邹雨沁 徐晴
编辑 | 周维
运营 | 月弥

有猎头靠一家企业就赚了上千万

紫罗兰,新能源行业首席顾问,从业 20 年

去年一年,新能源车企抢人的状态特别疯狂,尤其是自动驾驶领域。

一个同行给一家造车企业招人,光从这一家公司就赚到了一千万左右,在猎头圈子里很轰动。另一个同行帮一家自动驾驶公司招人,一位候选人的年薪加股票过千万,光猎头费就有 200 万。

由于争抢的公司多,工程师的薪资水涨船高,普通的工程师从 30 万到 80 万都有,专家级别上百万很正常。我接触的高端候选人,手里同时拿着七八个 offer,甚至 20 多个 offer。当年外企进入中国大量招聘的时候,一个优质的候选人也就三五个 offer。

高端的芯片制造也忙着挖研发人员,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硕士生,在 2021 年的起始年薪可以给到 30 万,比很多互联网 3-5 年经验的工程师薪水都高。

猎头的收费方式,主要分两种。一种是猎头推荐的候选人成功入职之后,企业向猎头支付候选人年薪的 20% 作为服务费,有些紧缺岗位可能达到 30% 以上。这是主流的模式。另一种是打包付费,猎头先预收 1/3 总佣金,用于前期调研等工作;候选人进入面试环节,收取 1/3;签完 offer 之后,再收取剩余 1/3 部分。如果候选人未过保证期,猎头需再补一人。总的来讲,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爆发,让这个行业的猎头,赚得盆满钵满。

去年最轰动的两个招聘案例,是小米造车和上汽集团自动驾驶项目。小米是去年 3 月份宣布的造车,那时候我有一个客户的公司正在跟小米敲定最后的投资事宜,但是一直约不上雷军的时间。听说那两个月他在各个厂参观学习,有大量大手笔的收购和并购,储备得差不多了才官宣。小米招人是非常快的,造势造得差不多之后,除了内部高管调动,外部组建了三百多人的团队,几个月就完成了。

上汽集团去年宣布要在智能电动车等领域投入 3000 亿元。他们是从 2020 年底开始搭建团队的,要组建一个新的自动驾驶软件中心,最初第一批招募了两百多人,到 2021 年扩大到千人规模。招人的时候,上汽同时启用了十几家猎头公司,一下招了 500 多人,动作是非常大的。

其他大厂也在抢着入局,百度在做自动驾驶,华为也进来分一杯羹。行业格局一直在变,从汽车交付量上看,“蔚小理” 变成 “小蔚理”,小鹏全年交付 9 万多辆,比去年翻了两翻。

从我说的这些就可以看出来,人才都在向新能源流动,小米、百度这些非传统车企造车,最初的人才都得靠高薪去挖。

疯狂抢人造成了两个结果。一是人才跳槽的频率很高,平均一年半换一份工作很常见,最后大家就比薪水,哪里给得高我就去哪里。二是企业快速发展,没有时间去培养工程师,所以初级工程师也得签竞业协议。我觉得这不太正常,因为以前竞业协议只针对专家级、掌握核心机密的工程师。

我已经工作超过 20 年了,在招聘行业差不多干了 14 年,到 2020 年赶上了这一波造车热。最近两年金融、互联网、房地产行业受到的影响都比较大,而国家在高科技赛道的政策导向是非常明显的,很多人在往新能源行业流动、转型。

我觉得新能源汽车起码能火个五年,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虽然有一点泡沫,但现在泡沫已经有了一点消退的痕迹,比如,有些车企车没造出来就已经倒闭了。

▲ 中国工业博览会上的新能源车。 图 / 视觉中国

“从来没有一个行业像芯片这样缺人”

Alex,芯片猎头,从业 15 年

怎么形容呢?在芯片这个行业,总监被招过来后,很重要的一个工作是做好人员管理,因为行业缺人,下面的人随时可能被挖走。

2021 年,全球都缺芯。华为、中兴 2018 年被美国制裁后,库存芯片一度只能维持 2 个月的订单量。两年多过去,芯片产能短缺,需求又涨,到 2021 年,进入市场的每一块显卡都是几秒钟被抢光。

芯片不能再靠国外的了,国内注入资本,一下子让市场上的人员薪资暴涨。去年,芯片行业应届生的薪水基本涨了 50%,芯片设计工程师也有 60% 左右的涨幅,一个总监月薪 10 万都很常见。

我们挖过一个应届生,2020 年他在成都一家芯片公司,月薪 8K。过了一年,公司内部已经给他涨到 16K。2021 年 8 月份他跳槽了,又涨到了 26K。相当于才一年的时间,薪水就翻了三倍。这样的候选人往往是懵的,小心翼翼提了一个薪资,对方当场就接受了。当他准备去的时候,另一家公司给出更高的薪资,但也来不及了,人已经入职了。

去年我做得最好的一单,是一家芯片公司急需招人,启动合作之前,就把 30 万的预付费打给了我们。当然,这是表面的成功,不好的一面也是在这家公司里体现出来的。那次合作,我们为他们发出了 100 多份 offer,但陆陆续续只有 40 多人入职,这说明,同一批人才还在被其他猎头和公司争抢。

来不及培养人才,猎头还要忙着从海外挖人。2019 年,我们从海外挖的人才,年薪 300 万元起,候选人会提出要解决自己爱人的落户问题,还有安家费等等。

行业缺人也在大学里有所反映。2021 年,集成电路专业才升为一级学科,我们猎头也卑微地把目光瞄准了应届生。别的行业猎头是不会去挖应届生的,但我们会。

芯片行业内,最牛的企业像华为半导体,工资相对不高,但期权和股权给得多一些。阿里的达摩院和平头哥也都属于芯片的布局,工程师基本都是 80 万以上。候选人对于钱的优先度还是高于期权,他们更在意每个月拿到手的,看得更当下一些。OPPO 给的猎头费特别多,因为他们有应用场景。

芯片现在的火热,跟十几年前的冷寂对比十分强烈。我 2006 年硕士毕业的时候,微电子专业的应届生工资是 8-12K,直到 2016 年,芯片行业的薪资连 30% 的涨幅都没达到。而我的老同学,去年做运动芯片,卖了 6 个亿。

一直以来,自有芯片的需求并不大。国外的芯片稳定性好、价格便宜,即使一颗芯片贵,但在整台设备中所占比例小,也没有自主研发的需求。即使设计了,没有量产的需要,投资回报率低,就不会有投入。

国内不愁应用,格力、阿里、小米都在投芯片 —— 因为智能化在中国的应用场景很多了,到处都在说智慧家居、智慧城市。格力的董明珠,就放言要花 500 亿研究芯片。

用互联网的方式砸钱换人才、造芯片,我其实会担心这种玩法可不可行。光砸钱还不行,还得靠技术。专利、硬件投入,都是排在工资成本之前的。但总的来说,新的一年还是值得期待。

▲ 图 /《选拔屋:猎头的做派》

大厂卷,猎头也在卷

Tina,互联网猎头,从业 6 年

我主要招技术岗和产品岗。做互联网猎头,很有意思的是,我们基本是以阿里的职级作为参考基准,也就是 P 序列职级,数字越大,级别越高。年轻人还是更倾向于进大厂,加班强度大,但是薪资高,好跳槽,就像清华北大,大家都想考,但里面的学生一定更卷。

大部分公司最常需要猎头去招的职级是 P6、P7 和 P8,中高层,一般 P6 给到 20-35K,P7 给到 35-50K 配股票,P8 基本就是年薪百万 + 股票了。我之前给京东找过一个 P9,高 P 职位空缺的时间就会很长了,这个职位目前还在开放着,最后可能就走内部提拔了。

疫情之后直播行业特别火,游戏行业也火,所以,直播和游戏公司招人非常多。大厂对技术人才的需求是比较稳定的,java 工程师需求很多,P6 级别的薪资在 25-35K,开发岗 25-40K,产研高级设计专家 35-50K,图像算法类的薪资也不错。阿里系的每日优鲜、一淘的产品技术总监、运营的高 P 岗位我都找过,薪资都在百万以上,开放谈。我也给小米的测试开发、物流规划、产品总监等岗位成功推荐过不少人选。

薪资涨幅最大手笔的,还是 BAT 和 TMD(头条、美团、滴滴),网易、京东、小米等企业也还算可观。老牌大厂的职级是硬通货,比如阿里 P6 出来,进入小米成为 P7,高一个级别,涨薪能有 30%。

BAT 之外,薪资最夸张的还是字节跳动。只要他们想抢人,就会用高薪把人挖走。我之前有一个人选,在美团做架构,属于核心技术人员,title 低、能力强,年薪七八十万。他去京东面试,薪资直接给涨了一倍。京东面过之后,他觉得离家太远,又面了阿里和字节,前者年包多 10 万左右,后者开出的价位直接高出几十万。最后他选择了字节的头条部门,因为给得实在太多了,现金和配的股票加起来,有 220 万,涨了近 3 倍。

但阿里、腾讯、百度、字节、快手这样的公司我们不太愿意合作,因为它们都有自己的人才数据库,非常强大,覆盖面很广,我寻找人才的时候,经常跟数据库撞车。有时我刚找到一个特别合适的人,投进它们的系统,就显示重复了。重复率特别高,签约的猎头公司又特别多,这导致猎头公司特别内卷,所有的人都在盯着大厂的一个岗位,拼投简历的手速。手慢了,一天就白做了。

大厂 HR 的渠道,反而比猎头宽松。我们猎头不能送一些专升本、大专的候选人,但大厂商业化扩张迅速,招人标准会有所下降,我联系到这些候选人时,他们有的已经接触过大厂内部的 HR,甚至有直接准备去面试的。大厂不希望猎头费白花,对我们推荐的人才要求很高。

相比大厂,二三线的公司会更好做一些。比如天眼查、易车、闪送,人才撞车概率不会那么高,给猎头的岗位也多。像闪送的大区运营总监,月薪 40-60K,一年 14 薪,我差不多 2 个月就招到了合适的人。

去年下半年,明显感觉到大厂出来的好人才特别多,年底大厂裁员、缩编,这对很多候选人来说挺难的。从一个大厂跳出来,可能就要去小厂了。不过也别着急,到开春之后,客户重新审视需求,会放开职位,所以说猎头行业也是 “金三银四”。

互联网大厂裁员,对我们猎头来说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我们就像 “房屋中介”,之前有房源,却没有客人,现在人才占有率高,能快速匹配到需求。

我自己比较担心的事,就是甲方在三个月的保证期内把人选退回来。前一阵,我招了一个开发人员,月薪 25K,第二天就要 3 个月期满转正了,结果公司前一天告诉我们,这个人未达企业要求,双方都不满意,前期的工作都白做了。现在大厂选人的门槛高了,好多公司招人要 “双一流” 打底,跑单率也比往年高。

不管什么时候,技术人才都是不愁工作的,高精尖的人才永远都在被挖,同时接到多家 offer 也屡见不鲜。互联网也还是希望要 35 岁以内、能加班、单身的候选人。

▲ 图 / 《比海更深》截图

地产重创,HR 同时给 40 多个人办离职

Celine,地产猎头,从业 5 年

地产客户会对候选人有些软性要求,有的客户是泰国的,他要看候选人的生辰八字、属相,有的客户给职位的时候,就明确不要某些属相的人,因为算命大师说,犯冲。港资公司爱看风水,开工和开业的时间都有讲究。甚至上海恒隆广场的项目,常有人跳楼,于是保安经理面试的问题就是,如果有人跳楼,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但去年,光看风水也不行了。2021 年地产行业遭到重创,超过 20 家大型房企爆雷。恒大爆雷后,直接把一批离职的人简历打包给猎头看机会。

去年商业和住宅地产的项目都在收缩,不少民营房企不再拿地,市场上存在大量候选人找不到机会。往年,同期有 10 家企业在找同一个职位的候选人,现在可能只有两三家。

一些基金公司也不再投地产项目了,房地产事业部原地解除,我的候选人一边办离职,一边给我打电话,说 HR 同时在会议室里给 40 多个人办离职。

2018 年或是 2019 年,地产行业的人才薪资涨幅水平还有 20%,普涨比例也很低,有些职位,直接都消失了。疫情期间,机会更少,跳槽也不能涨薪,候选人基本都是平薪跳槽。一线城市的地难拿,二三线城市比如武汉、西安、南京的地容易拿一些,所以很多地产人都在异地工作。

地产的男性候选人更能接受异地,女性对出差的顾虑会很多。有一个外资背景的地产候选人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她三十多岁,特地在外面请我吃了饭,当时开给她的年薪是 40 万。我慷慨激昂地说,基金背景是多么可靠,这份工作对她未来的职业发展多么有帮助。但她沉默了一会,对我说了一句:“你还没有结婚,不知道加班的节奏会给我家庭带来的影响。” 最后,她两次拒绝了跳槽的机会,选择花更多时间去维护家庭。几年后我从老板的口中得知,她还是离婚了,家庭的变故让她在职场上的情绪变得糟糕,效率也不高。

我没有资格评判哪一种选择更好,但可以想象她如果进入了基金公司,将会达到什么职级和地位。我打电话给男性候选人的时候,不会问太多家里的问题,但如果是女性,你不得不了解她有没有小朋友,先生做的行业是比较寻求安定,还是善于拥抱变化。

到了 45 岁,又是一个门槛。地产行业跟互联网行业有点像,明确要 45 岁以下的候选人。所以,对很多年纪比较大的候选人来说,行业变化对他打击会很大。我有一位很好的候选人,过往项目经历丰富,但已经 51 岁了。2019 年离职后,我帮他找了整整两年的工作,才终于入职了一家想要开拓地产的互联网公司。

前段时间,又有几家地产公司被罚款或裁撤,行业不行了,大部分猎头公司觉得地产没有什么可做的了,会取消地产行业这个部门,转向半导体、人工智能或网红行业。我所在的猎企,迅速转向地产的其他细分赛道 —— 物流地产、产业地产、城市更新、医药地产和数据中心,这些有大量招聘需求的项目方向成为了新的关注点。

最近,我跟身边做地产同事聊,大家基本上都是 90 后,已经对自己的职业有很严重的迷茫或焦虑感,这是近几年才会有的现象。

来源:每日人物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大厂的秘密,猎头都知道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