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高材生的银行二十年

image

2000 年 8 月,我大学一毕业就进了某银行的开发区支行,和我一同入职的还有 7 个人,我们 5 个大本生加 3 个大专生,按规定要先在支行实习 1 个月,然后再进行具体分配。

我、赵兴安、高晟,因为都是北京人,学历又相当,自然就比跟别人更亲近些。赵兴安比我们年长两三岁,做事又一板一眼的,所以我跟高晟都戏称他” 老赵”。记得高晟曾对我说:” 要不因为你是个丫头片子,咱仨就桃园三结义了。”

现在想想这话,真是恍若隔世。

20 多年前的银行中基层员工,高学历的凤毛麟角,很多都是职高毕业后再到党校学习班混个大专或大本的文凭。我们这些新分配来的大学生当中,赵兴安资质最高,北大毕业,财经和法律双学位。据说他是纯靠自己的本事考到银行的,不像我和高晟,多多少少家里都托了关系。高晟是农大毕业,学兽医的,专业跟银行风马牛不相及,但他爸是某公司的财务主管,典型的” 关系户”,腰杆子反而更硬些。

当时” 北京生” 普遍散漫。拿着装来说吧,我跟高晟都跟老员工有样儿学样儿,行服牛仔裤混搭,再蹬双旅游鞋,这就齐活儿了。可赵兴安算是个另类,每天行服熨得齐齐整整,里面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小皮鞋擦得锃亮,头发也梳得一丝不乱,手里还拿了个不知什么牌子的公文包,看上去颇有华尔街的风范。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员工看见他,常常故意用一双油腻腻的手边摩挲他的雪白衬衫边揶揄着:” 小赵人才呀,看这范儿,以后一定是当行长的料儿!” 赵兴安皱着眉头躲闪着,脸憋得通红,只是不好意思发作罢了。我曾旁敲侧击地提醒过他:” 咱初来乍到,别太扎眼了。” 可他不听,依旧我行我素。那个时候的赵兴安,真是太心高气傲了。

实习期结束后,我们仨都幸运地留在了支行科室,赵兴安和高晟去了最吃香的信贷科,我则去了人事科。

刚到人事科没多久,支行就接到分行通知,准备开展行内” 人才储备” 工作 —— 就是对本支行所有高学历或工作特别出色的员工进行统计评定,再将资料上报到分行,纳入全行的人才库,准备日后着重培养和优先提拔。这次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还增加了一个重要环节 —— 家访。

因为我跟赵兴安和高晟比较熟,他俩的家访工作就交给了我。

高晟的父母都是公司财务,官不大,但手握实权。他们没怎么讲高晟,更多谈及的是自己所在公司给行里贡献了多少存款,办了多少笔贷款和国际业务,再有就是跟行里的哪个领导特别熟,又跟哪个领导是老同学等等。我认真地在” 亲属情况” 一栏写上高晟父母的工作单位和职务,末尾备注上了” 优质客户”。最后,高晟一家还特地请我去金山城吃了顿火锅大餐。

而对赵兴安的家访工作却进行得不那么顺利,他总是找各种借口推三阻四,直到我说” 如果这个环节缺失,你老赵的资料可就不能纳入人才库了”,他这才勉强答应,但千叮咛万嘱咐,只要我一个人去他家就可以。

赵兴安的家在门头沟,属于北京的远郊区。那个周末,他带着我坐了 2 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到。那是个贫瘠的小山村,四周群山环绕,连房子都是石头垒的。赵兴安领着我爬了好几道坡才到他家,他一边推开吱呀作响的木板门,一边局促地把我往院子里让,嘴里喊着:” 爸,我们行来人了。”

赵兴安的父亲满脸堆笑地从屋里小跑着过来,嘴里连连道:” 贵客、贵客,快请进。”

赵兴安从屋里搬出几个凳子,放在院里的柿子树下:” 屋里挺乱的,我妈还在生病,咱们就在这儿聊吧。”

好在那时正值金秋十月,天还不算冷。赵兴安的父亲比较健谈,他是老知青,1969 年就去了黑龙江大兴安岭插队,赵兴安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后来他在那边娶妻生子,直到 1988 年才回京被分配到门头沟矿场,先是下井挖了几年煤,后来岁数大了,就改为地上作业,负责安全检修工作。

赵兴安父亲说完自己,又小心翼翼地瞥了眼屋里:” 兴安的妈身体不好,也干不了啥活儿,有时会到单位食堂帮帮忙,兴安还有个妹妹,前几年去矿上捡煤渣把腿摔坏了,落了残疾。这个家啊,太拖累兴安了,要不是为了早点工作养家糊口,兴安完全可以接着读研究生哩。都是我这个当爸的太没本事。”

“爸,你说这个干嘛。” 赵兴安一脸阴霾。

“唉,是、是。” 他父亲尴尬地笑了笑,” 我们兴安可是有出息,人也要强,当年为了考大学,把家里的电视机都砸了,嫌吵。他上大学的钱都是他自己到矿上打零工自己赚的,没让我们操一点儿心。工作也是他凭本事自己找的,我跟他妈曾经偷偷去你们银行看过,那楼修得可真气派,大堂里还摆了那么大一个铜鼎,是聚宝盆吧?兴安能到那儿上班,真是好福气。”

我看了看一边的赵兴安,那一刻,他在我眼里突然高大起来。

最后填表的时候,赵兴安小声对我说:” 是不是大概写写就行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 —— 要知道,银行是个看人下菜碟的地方,学历高、工作好有时并不一定就受人尊崇。我想了想,因为门头沟矿场隶属北京矿务局,所以我在” 亲属情况” 一栏中写:父母均为北京矿务局职工,父亲是党员、先进模范,对子女教育严格。

赵兴安父亲很感激我的厚道,临走时送了我一大坛自家腌的咸菜,说是插队时跟当地老乡学的手艺,非让我尝尝。说实话,那咸菜真的特别好吃,我至今都念念不忘。

我把高晟、赵兴安的资料报上去之后,并没有人去深究,倒是高晟悄悄向我打听赵兴安的家境,我只含混地说:” 普通家庭吧,父母人都挺好。”

可这事儿并没能瞒太久。

快临近年终了的一天下午,同办公室的张彤笑得前仰后合地跑进来,拍着大腿道:” 哎呦,乐死我了,快去看看吧,信贷那儿唱大戏呢!”

等我跑去信贷科的时候,” 戏” 已经散场了,信贷科的科长老尹正搀着一个穿着花绿棉袄、两眼泛直的中年妇女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后面还跟着俩保安。

不远处,高晟冲我摆摆手,我连忙跑过去问:” 出什么事了?”

高晟惊魂未定地说:” 那是赵兴安他妈,跑来说找儿子,所以保安也没拦着。偏偏老赵这会儿出去催收贷款了,那我就替他招待吧 —— 我让他妈坐在老赵的位子上等,还给她倒了杯水,刚开始还聊得好好的,谁知她突然站到椅子上唱起戏来,唱的啥我也不懂,就听见什么大姑娘小媳妇儿的,胡天利说那是东北二人转 —— 妈呀,真是太吓人了。”

“你联系上老赵了吗?” 我问。

“联系了,他正往回赶呢。老赵这回可丢人丢大发了。”

回到办公室,科长老杨劈头盖脸地把我数落了一顿:” 你这家访工作怎么做的,赵兴安的妈是精神病,你没看出来?”

“没有啊。” 我一脸委屈,” 当时他妈病了在屋里躺着,我根本就没见着。”

“你这工作做得也太不细致了。” 老杨铁青着脸,用笔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 也不知道她这精神病遗传不遗传,要真遗传,赵兴安就得调离重要岗位。”

之后那段时间,我心里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事儿会怎么收场。好在信贷科的科长老尹帮了大忙,他找医院的熟人给赵兴安的妈妈做了检查,证明她的精神病是间歇性发作,而且因为是脑部外伤后天形成的,没有遗传性。如此,赵兴安的危机才算解除,我也跟着松了口气。

赵兴安事后特地找到我,为当初没有跟我说实情道歉。我看出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想想也是,让一个万分要强的人在众人面前出那么大丑,可能比要他的命还够呛。何况行里人多口杂,有多少人就等着看别人笑话呢。比如他们科的那个胡天利,就一贯看他不顺眼,那事儿出来以后,时不时地会在办公室里唱上两句二人转。为此,高晟差点儿没跟胡天利打起来。

我安慰着赵兴安:” 别理那些小人,好歹我跟高晟是站在你这头的,还有老尹,对你多好呀。”

听我提到老尹,赵兴安的眼睛里才有了点光亮,说了句:” 尹科长的大恩我一定得报。”

这个老尹,那可是我们行里的风云人物。他资历深、路子广,据说早年替行里担过事儿,在局子里待过好几个月,被行里誉为” 功臣”,有时行长都得听他的。此人虽说精滑精滑的,但还有点儿流氓假仗义劲儿。

起先,我以为老尹会更喜欢高晟一些,因为高晟是关系户的子女,人又活泛会来事儿,时不常的会给老尹送些好烟好酒好茶。而赵兴安呢,只知道傻干活儿,在部室里既不奉承谁也从不得罪谁,老尹一直对赵兴安淡淡的,或许跟其他人一样,对高学历的人本能就有一种排斥。

但自从老尹替赵兴安化解危机之后,俩人对彼此的态度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赵兴安是一刻不闲地跟在老尹屁股后面转,端茶倒水甚是殷勤。老尹则是把信贷部八成的重点客户都交给了赵兴安去打理维护,平时出差、见客户也都只带着赵兴安一个人,还把平时老欺负赵兴安的胡天利打发去了下面的分理处。如此一来,赵兴安的业绩最为突出,拿的奖金也最多,自然对老尹更是马首是瞻。

高晟眼红得不得了,曾跑来跟我抱怨:” 老赵也不知道给老尹吃什么蜜了,老尹这么重用他。”

我笑着打趣他:” 人家老赵业务好,人也踏实肯干,谁像你一天吊儿郎当,嘴上也没个把门儿的,换作我也不敢用你呀。” 我想着赵兴安之前说的” 报恩” 的话,却没跟高晟讲。心想,老尹算是把赵兴安套牢了。

转眼就到了 2003 年,行里要扩充中层干部队伍,准备搞一次大规模的竞聘。信贷科的一位副科长离职了,他的位子正好空出来,赵兴安和高晟自然都在竞聘之列。

那时的竞聘不像现在这么严谨,需要笔试、面试还要群众和领导给竞聘者打分。当时只有两个环节,其中的水分大得很:一是面试,由竞聘者自述工作业绩和对未来工作的规划;二就是领导推荐。

一天,高晟气冲冲地跑过来找我:” 你说老赵这人多孙子呀!”

我一惊 —— 他俩关系可是一直都不错。

“怎么了?” 我问。

“这不快到五一了吗?老尹让我跟他赶在节前去拜访客户。本来说好了今天去,结果怎么着,这小子昨天就跑完了,还把我的客户也拜访了个遍!你说他不是耍我呢吗?”

“是不是你马了马虎把时间搞错了?”

“狗屁!” 高晟嗓门顿时提高了八度,” 他就是想把着客户!你说他把着自己的客户就算了,干嘛抢我的呀?这不是拆台吗?他忘了当初谁帮他跟胡天利打的架,真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看着骂骂咧咧的高晟,我也不好拱火,只能说:” 可能是你误会了吧,老赵老实巴交的,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呢?”

“切!有什么不会的。” 高晟压低声音,” 我们俩一起竞聘,他不把我踩死,他能上去吗?我的客户跟我说,他昨天去拜访人家的时候,已经称自己是科长了。估计这次竞聘呀,我也就是个陪绑的。”

高晟站起来身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穷苦出身的孩子呀,就是急功近利,咱俩还是太单纯了。”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拍拍我的肩膀,转身出了门。

我坐在位子上半天没回过神来,想想这 2 年多的时间,赵兴安确实变化很大,但要说他成心害人,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也许任何交情在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也许正是因为我跟他没有利益纠葛,才能保留那么点交情吧。

竞聘那天,赵兴安意气风发,在台上慷慨陈词,高晟则有点心不在焉。在大家都认为赵兴安稳坐钓鱼台时,宣布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高晟竞聘成功,成了信贷科的副科长,而赵兴安却落选了。

这一下,高晟嘚瑟得要上天了,请这个吃饭请那个吃饭,唯独不请赵兴安。赵兴安却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走哪儿都是蔫头耷拉脑的。

一次见到他,我忍不住问:” 老赵,这怎么回事呀?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不知道。” 赵兴安一脸落寞,” 老尹说这是上面的意思,他也没办法。唉,谁让我没个好爹呢。”

我安慰他:” 没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凭你老赵的本事,早晚能飞黄腾达。”

赵兴安抬头冲我苦笑了下:” 嗯,老尹也这么说,可就怕这次赶不上趟儿,以后次次都赶不上趟儿了。”

好在老尹还是继续重用赵兴安,跟以前没什么变化。因为老赵掌握着丰厚的客户资源,所以拿的钱并不比高晟少多少,还被支行推荐,评为了分行先进,也算平衡了些。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跟科长老杨聊起此次竞聘的事,为赵兴安打抱不平,老杨却神秘地跟我说:” 你知道老尹当初推荐的谁吗?”

“不是赵兴安吗?”

“是高晟!” 老杨习惯性地用笔敲了敲桌子。

我再次被惊到了:” 为什么呀,赵兴安那么给他卖命,他却推荐高晟?”

“这你就不懂了。” 老杨继续给我上课,” 提不提赵兴安,赵兴安都得老老实实干活,因为家境所迫嘛,可要是不提高晟,老尹得得罪多少人啊?老尹是谁啊,天下第一‘贼’,他能想不清楚这些?”

“那我看他平时挺重用赵兴安的,对高晟倒是一般般呀?”

“这叫‘领导艺术’—— 挑起两边争端,他俩掐得越凶,老尹的位子就越稳。” 老杨笑着点点我,” 小姑娘,好好体会吧,你们这些孩子呀,还是太嫩。”

听老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此后我再见到赵兴安和高晟,看着他俩冷若冰霜的对峙,我真想跟他们说,其实咱们都是傻子。

2004 年年初,我们支行的老行长被轮换走了,从分行又空降了一位新行长,姓张,40 来岁,据说是位” 海归”,经济学硕士。

一朝天子一朝臣,张行长一来就提出” 干部要年轻化、知识化”,上任不久就把下面分理处几位上了年岁的负责人给抹了下来,提拔了一批年轻有为的知识青年。

这无疑是一场地震,各部室的老科长们人人自危,只有我们科长老杨沾沾自喜。我一打听才知道,她跟这位新行长的姐姐曾经一起当过兵,是老战友。所以,那些跃跃欲试的人够不上行长,转头开始拍老杨的马屁了。

可话说回来,那些在银行干了多年的老科长们有哪一个是吃素的?你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也不得不给你来个下马威。当时关于张行(长)的流言不少,什么买文凭学历造假呀、什么年轻的时候行为不检点呀等等,但终究是捕风捉影,没有真凭实据。后来,那几个被撤职的分理处老主任集体到分行上访,闹得分行行长不得不亲自给张行打电话:” 做人做事要留一线,什么事慢慢来,别太着急了。”

如此,张行的” 大换血” 计划只能暂时搁浅了,那些老主任们虽然不能复职,但也都给安排了不错的待遇。

这一轮较量似乎是老派赢了,但也给张行心里插了一把刀 —— 如果不把这些老家伙们整服了,自己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呢?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可谁是这个” 王” 呢?张行一改之前的工作作风,开始跟行里的老人儿套近乎,请这个吃饭请那个谈心的,其间老杨沟通串联,没少忙活。

慢慢的,张行就打听出来了,原来大闹分行的幕后主使,就是老尹。

此后,老尹的日子就不那么滋润了,据说张行经常在行务会上借一点小事就把他批得灰头土脸的,还让他天天跟着业务员四处跑清收。既然如此,老尹也就彻底拉下脸来跟张行死磕了 —— 行长让他带着下属去拜访大客户,他推脱身体不好请了病假,还鼓动大客户别搭理这位新上任的行长,为此张行吃了好几次大客户们的闭门羹。

这期间,赵兴安和高晟都来找我诉过苦,说夹在两个领导之间太难做人,不知道该听谁的好。高晟曾经问过我:” 你说我该跟哪一头呢?”

我劝他:” 你先别急着站队,看看再说吧。”

一天我下班时看见赵兴安一脸忧郁地从我们科长老杨的办公室走出来,我笑着问他:” 怎么了你这是?失魂落魄的。”

他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又过了两天,因为加班,我晚上 9 点多才离开银行,坐在出租车上,一眼瞥见赵兴安。只见他垂着头呆呆地坐在公交车的站台上,车进站了也不见他起身。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心里莫名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而这种预感跟老尹有关 —— 那天,老杨到底跟赵兴安都谈了些什么?

我的预感没错,果不其然,一个多月过后,老尹突然被分行纪检约谈,说他收受贿赂、违规放贷。

其实在那个年代,这种情况比比皆是,只不过老尹点儿背 —— 当时行里正开展反腐工作,加上有心之人有意为之,他就撞枪口上了。

没多久,老杨兴冲冲地交给我一份分行通报,叫我立即转发各科室和各分理处,我看了看内容,居然是给予老尹行政处分和免除其科长职务的通报。

真是世事无常,谁也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老尹就这样一朝落马了,从科长降为普通的科员,居然还被安排在原科室工作。好多人都说,张行够损的,这不恶心人呢吗?老杨却不以为然,说:” 念在老尹以往对行里的贡献,这已经算宽大处理了,换作别人没准儿早开除了。”

我问她:” 收受贿赂那么隐蔽的事,分行是怎么查出来的?有真凭实据吗?”

“有人举报呀,证据确凿。”

“谁举报的?”

老杨笑答:” 你等着看吧,日后谁受益就是谁举报的呗。”

没几天工夫,我又转发了一个通告 —— 赵兴安被提为信贷科的副科长,并暂时代理科长职务。

老尹病了,住进了医院。最冤的是高晟,他因为是在老尹任上提的副科,被视为老尹一党,虽没被降职,却被调离信贷去了房贷科,虽说收入也还行,但论发展前途,就比信贷科差远了。

事后,高晟请我还有几个同事吃饭,那天他喝了好多酒,骂老尹,更骂赵兴安。

“老尹就是个傻缺!当初他要信任我,我至死也不会出卖他。现在他傻眼了吧,活该!还连累上老子,当初他提我当副科不过也就是顺水人情,现在经过赵兴安的嘴,搞得我成他死党了。这到哪儿说理去呀?”

“赵兴安这个王八蛋,我早说过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们还不信。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害老尹的吗?这孙子拿着录音笔跟了老尹小一个月,还拿手机偷偷拍了照。这人实在太可怕了,为了往上爬简直不择手段。”

那晚,我从高晟嘴里听到很多耸人听闻的内幕,脑子里一遍遍回想着当初赵兴安发誓要报答老尹时的一腔挚诚,还有那晚赵兴安呆坐在路边的寂寥身影。

究竟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呢?

又过一个多月,老尹上班了,人瘦了一大圈,但精神尚可。他整天就坐在赵兴安对面,端个大茶缸子,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干,就那么死死盯着赵兴安,弄得赵兴安浑身不自在,也不敢指使老尹干活儿。

长此以往总不是个事儿,最后张行做主,安排老尹去司机班,这等于把老尹踩成渣儿了。

老尹最终提出了辞职 —— 其实他再熬个几年就可以退休了,一辞职等于这辈子就白干了 —— 可老尹说他实在受不了这个窝囊气。临走时,他甩给赵兴安一句话:” 小子,记住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别高兴得太早了!”

老尹的话真像个魔咒。

信贷科的任务指标虽说完成得还不错,可赵兴安的代理科长当了半年多也没转正。他异常焦虑,天天往行长办公室跑。

高晟幸灾乐祸地跟我说:” 哼,他跑断腿也没用。”

“为什么呀?”

高晟做了个点钱的动作:” 这小子太抠嗦,舍不得上供呗。”

“上供” 是行内诸多潜规则之一。每逢年底,中层干部都有大额奖金,数目是普通员工的几倍不止。但这些钱有一部分是要返还到行长那儿的,即使不返钱,也总得买点儿像样的礼品,这是规矩。可赵兴安是给多少拿多少,一分不吐,这就好比一个人花大力气修了一条路,事后却不懂得维护,路可不就越走越烂嘛。也许赵兴安觉得这些钱都是他辛苦工作该得的,可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理所应当?

果然,2005 年 6 月,赵兴安突然被调离信贷科,去机构科继续任副职。机构科主要是负责吸收对公存款,是个求人的活儿。科室的夏科长是个女领导,当时已经临近退休,就把外出应酬的任务都交给了赵兴安。

为了拉存款,赵兴安几乎隔三岔五就要陪客户喝酒吃饭,有好几次我看见他大中午的就喝得醉醺醺的。好多人都笑话他:” 这是看着老夏要退,就又开始惦记科长的位子啦。”

当时因为老尹的事,我跟他已经很疏远了,所以也懒得管他。

一天,我带着新分来的大学生去机构科报到,当时正赶上科里没人,我以为他们科在开会,就让新人们先在办公室里等,自己去推旁边会议室的门。哪知屋里只有赵兴安一个人,正慌忙地系着衣服扣子,旁边放了一个笔样的东西。

因为我父母都是医生,所以认得那玩意儿是胰岛素笔,于是问:” 怎么?你得糖尿病了?”

赵兴安笑着说:” 没事儿,初期。”

见他不愿意多说,我也不好意思多问,心想,都到了打胰岛素的地步,怎么会是初期呢?

“你千万别跟别人说我有这病啊,我知道你嘴严。” 赵兴安小声嘱咐我。

我突然有点冒火儿,冷冷地甩了句:” 你才 30 岁出头儿,别为了升官发财把命都丢了。”

“我知道你们都为老尹的事对我有看法。” 赵兴安颓然地坐了下去,” 可我没办法,当时不管得罪谁都是个死。再说,我比不了你跟高晟,我家的情况你也了解。你知道吗?前段时间我爸得了脑出血,手术费就得不少钱。而且,就算以后恢复得好估计也上不了班了。还有我妈、我妹,全家人都指望我出人头地呢,你说我不拼命往前奔还能怎么办呢?”

听他如此说,我心里也有些发酸,语气也不禁缓了下来:” 放心,你的病我不会去乱说的,你自己多保重吧,就是拼也得先有个好身体呀。”

赵兴安感激地看了看我,说了声” 多谢”。

几个月后,机构科科长的任命文件下来了,却还不是赵兴安,而是从分理处上来的一名年轻的外勤主任。这人跟我们同年入行,女生,大专毕业,后来自考了大本。自从张行上任后,她作为新培养的年轻干部一路高升,从普通的前台柜员被提为外勤主任(也是副科级),现在一跃又成为了机构科科长。有风言风语讲,她跟张行关系不一般,有人见过他俩曾在一起单独吃饭,行为举止极其暧昧。当然这是后话。

赵兴安再次沦为行里的一个笑话。说实话,我都替他着急,于是问科长老杨:” 这赵兴安不是张行的人吗?怎么还是提不上去呀?是不是因为没送礼?”

“是,也不是 —— 怎么说呢,‘卖主求荣’怎么说也是行里的大忌,这事儿没个三五年是消化不了的。” 老杨无奈地摇着头,掰着手指头细数,” 再说,赵兴安除了干成这事儿之外,还有什么可值一提的?他没背景、没资源、没色相,人又死性,舍不得花钱,行长费不上为他下本儿嘛。”

听老杨说了这么多,我的心也随之掉进冰窟里。当年赵兴安给老尹挖坑,殊不知自己也掉进了别人的陷阱,土埋半截却还做着困兽,无谓挣扎。

高晟运气还不错,被提了房贷科科长,据说日后有望再回到信贷科。可是这次他没有像以往那般喜形于色,我笑说:” 高大科长,装啥深沉呢,请客吃饭吧。”

高晟沉默半晌,突然来了句:” 我爸过两年可能要退了,再不提前谋划,估计我做到科长这位置也就到头儿了。”

我在心里笑了笑,这个浪荡公子,如今也知道发愁了:” 没事儿,条条大路通罗马,以后肯定有机会。”

说到机会,机会还真就来了。2006 年年初,我们行完成改制,分行的领导班子也全换了,准备开展全行竞聘活动,所有大本学历、任职 2 年的中层干部都可以参加分行高管(也就是处级干部)的竞聘,这要是成功了,可以说是鲤鱼跃了龙门。高晟和赵兴安的条件都满足,也都报了名。

那次竞聘规格比较高,竞聘者要经历政审、笔试、面试和答辩好几个环节。赵兴安是天天抱着书本背,高晟则是四处跑关系。那时候我觉得这俩人一个学识高、一个路子广,可能都有戏。

谁知,分行竞聘搞到最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笔试成绩不予公布,面试答辩又都受考官主观因素影响难判好坏。最后我们开发区支行只有一人竞聘成功,是信贷管理科的一个老科长,40 来岁,党校拿的大本文凭,据说是总行家属。

一切都是换汤不换药,绕来绕去还是走的老路。

高晟倒是想得开:” 我就知道这次成不了,我那点关系在支行还混得开,再往上走,藏龙卧虎的人多了。”

可怜的是赵兴安,据说他面试答辩的时候被分行某个部室老总看上了,本打算把他借调到分行,谁知临了被分行主管人事的副行长否决了 —— 为什么呢?这事儿最终还要回到老尹身上 —— 老尹辞职后,就带着全家移民美国了,他跟分行的副行长是老相识,分行副行长的闺女又在美国留学,拜托老尹照顾,有这些关系在,还能有赵兴安好果子吃?

我现在还在想,老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的话,其实用在赵兴安身上并不太贴切,他好像从来就没到过河东。

2006 年下半年,由于老公被派往外地工作,我也就暂调到了外省行,一直到 2015 年父亲病重才回来。

那些年,我跟高晟还时常保持着联系。他结婚了,娶的是某国企领导的外甥女,所以从那以后,他不再提” 我爸怎么着” 了,而是一口一个” 我媳妇儿如何如何”。

赵兴安的情况都是高晟告诉我的:他也成家了,媳妇儿在税务局做临时工,老丈人是地道的北京混混,不过是手里有俩糟钱儿罢了。反正高晟嘴里也说不出赵兴安什么好话来,他说,老赵成了入赘的了,房子是娘家买的,车也是捡的老丈人的二手货,所以老赵在家里特别受气,一次老赵请客户吃饭,他媳妇儿非得跟着去蹭吃蹭喝,闹得大家笑话他一家子都没出息。

不过,这 9 年里,他俩都还在原地踏步,行长换了几茬儿,他俩还是一个科长、一个副科长,谁也没提起来。

2015 年回京后,我直接去了分行。那年,高晟也终于迎来了人生转折,因为他媳妇儿的舅舅又高升了,他也被调到分行集客部(信贷部新称)做副总。支行的告别酒宴,高晟也请了我,我在饭桌上也见到了赵兴安 —— 真没想到高晟还请了他。

相比高晟的渐已发福,赵兴安却是明显的消瘦,我悄声问他:” 你的糖尿病好些吗?”

“没事儿,控制得还可以。” 赵兴安一如既往的小心翼翼。

那天大家轮着番儿地给高晟敬酒,我在人堆儿里也看到了胡天利,数他最热情,一边搂着高晟的肩膀,一边大喊着:” 这杯我替高总干了!”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当年俩人差点没打起来,现在却好成亲兄弟了。

赵兴安就拘谨多了,大多时间就是坐在一边干笑。胡天利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突然一把拽起赵兴安:” 老赵,你跟高总可是一个战壕里出来的战友,怎么,不去给咱高总敬一杯?”

“是、是。” 赵兴安连忙站起来,举着杯子走到高晟面前,” 高总,我敬您一杯。”

“不行啊,老赵,你也太没诚意了,以后你升官发财可都得指着高总呢。” 胡天利指了指脚下的地板,” 得跪!”

“对,得跪,快跪呀……” 一大帮人开始跟着起哄,喧闹声快把天花板给掀翻了。

在赵兴安膝盖弯下去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转身走了。

2020 年春节,高晟突然给我打电话,语气低沉:” 知道吗?老赵出事儿了。”

“怎么了?” 听他语气不对,我也跟着有点心慌。

“据说是脑梗,现在还在 ICU 呢。”

“是不是糖尿病引发的?”

“不知道。” 高晟沉默了半晌,” 你说,上次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我苦笑了下:” 算了,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看看以后情况怎么样吧。”

挂了电话,我心里像堵了块巨石一样憋屈得慌。

后来听说赵兴安抢救过来了,只是落了个偏瘫,我曾想去医院看看他,可那时正值疫情期间,医院根本不让探视。

年底的一天,我去开发区支行办事,刚出电梯,就看见走廊尽头,有个人坐在轮椅上,耷拉着脑袋,四肢无力地瘫着。走上前一看,竟然是赵兴安。他哆了哆嗦地抬起头,一看是我,便咿咿呀呀地哭起来,我的眼泪也顿时如泉涌。

一打听才知道,赵兴安的脑梗当时是在节假日期间生的病,并不能按工伤处理,看病不过是走正常的报销手续罢了。可他的住院费医药费、还有康复费数目不小,单靠报销根本支撑不了多久。他的家属找到银行领导,希望单位能负担一部分,但支行以不符合规定给拒绝了。赵兴安的岳父果然是个狠人,就把女婿推到行长办公室门口,把人一撂,转身就走。这样的事儿干了不是一回两回了,每次支行为了息事宁人都得拿出个万八千,再叫辆救护车把人送回去。久而久之,支行也疲了,通常赵兴安在走廊坐半天也没人搭理。

我跟开发区支行的人力资源部建议,让他们提出申请报到分行,看看能不能给老赵申请下来行内的大病补助,毕竟是老员工,勤勤恳恳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已经兼任行长助理的高晟听说后,也积极帮忙运作,好歹他跟领导们都说得上话,终于在去年 4 月份,赵兴安的大病补助申请下来了,每年有 2 万元,还给他办妥了病退手续。

在美国的老尹也从朋友圈知道了赵兴安的事,特地让高晟替他给赵兴安 5 万元钱,还送了赵兴安一辆智能全自动轮椅和一套康复训练器材。又说,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合伙开个酱菜厂,把赵兴安父亲的手艺发扬光大。

时光如驹,转眼我们都已快到了知天命的时节,早已不再去纠结什么河东河西的事,大家不过都是在努力活着罢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 唐糖 运营 | 梨梨 实习 | 畅畅

来源:人间 theLivings 微信号:thelivings

赞(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寒门高材生的银行二十年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