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分红 500 亿的台前幕后

image

华为又开始分红了,今年发了 500 亿元,十几万人有份。

每年的 2 月和 4 月都是外界羡慕华为的时间,前者是华为一年一度的分红方案披露的时间,后者是年终奖发放的时间。大笔财富的发放让其他打工人羡慕不已。

但分红的背后能看到华为业务的起伏,光景好的年份,产粮多,大家分到的也多;业务瓶颈期,每股分红的金额也相应在减少。而华为的这种制度安排有其特殊性,因为任正非一直坚持不上市,但华为通过每年的分红计划,也达到了回笼资金和笼络人心的目的。

500 亿大礼包

虎年开工第一天,华为员工就收到一个巨大的 “红包”。

根据华为披露的分红计划,2021 年华为预计每股分红 1.58 元。根据华为 2020 年的财报数据,华为总股本近 340 亿股,这也意味着今年的分红总金额将超过 500 亿元。而目前华为的持股员工数超过 12 万人,人均分红超过 40 万元。

《财经天下》周刊根据网上披露的信息估算,最近 10 年,华为的分红总额在 2400 亿元左右。

华为的每一次分钱都让外界羡慕不已,但其实相比于此前两年,每股分红金额有明显下滑。2019 年和 2020 年,华为每股分红分别为 2.11 元和 1.86 元。

“想到还要交税,着实有些失望。” 在华为心声社区,有员工发帖称。而根据入职年限、职级、业绩表现等因素,每位华为员工能拿到的分红也存在着明显差距。

比如,一位入职 6 年、职级为 16 级,绩效中上游的华为员工,在 2019 年华为每股分红的高点,拿到的分红收入接近 15 万元。另一位华为研发岗位的员工,2019 年分红总额近 30 万元。大部分人其实无法达到外界流传的人均高度。

有说法称,华为 15 级以上员工大概能够拿到 3-4 万虚拟股。若按此说法,这部分员工 2021 年能够获得的股权分红大约在 4.74 万元到 6.32 万元。

“部门整体业绩好、个人绩效好、级别高,授予的 TUP(虚拟递延分红计划)就会越多。” 一位曾是华为 18 级的员工对《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现在已经很少人能拿到虚拟股,大部分人只有 TUP。

两者的区别在于,虚拟股只要在职就可以一直持有并享受分红,而且虚拟股需要员工花钱购买,离职时再由公司回购,中间也有不小的差价。比如 2013 年,华为每股的定价是 5.42 元,而 2017 年的价格是 7.85 元,四年时间每股涨了 2.43 元。而 TUP 只享受有每年分红的权利,不用花钱买,而且五年后自动失效。

分红背后,与业绩强相关

华为每年保持着分红的传统,但翻看华为集团最近 10 年的分红情况,有两次明显的低谷。

第一次出现在 2012 年。华为每股分红仅为 1.46 元,这是近十年里分钱最拮据的一次,此前一年为每股分红 2.98 元。华为在这一年的收入只增长了 8%,整个电信设备行业陷入增长乏力的困境中。

彼时,华为最赚钱的业务是运营商 BG,企业 BG 和消费者 BG 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形成三足鼎立的态势。而由于 4G 红利已释放殆尽,电信设备行业率先进入寡头垄断阶段,2011-2012 年行业巨头增长率普遍处于个位数。为了维持销售毛利率,华为在这一年放弃了低价拼抢订单的销售策略,换来 6.7% 的低增长率。

而于 2011 年组建的企业业务 BG 和消费者 BG 也不给力,尤其是消费者 BG 的销售收入同比只增长了 8.4%。

在智能终端蓝海一片的背景下,这个数字并不能令华为满意。2012 年初,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曾夸下海口,将智能手机销量目标定在 6000 万部,而最终销售数字仅为 3200 万台。坊间传言,没有达到年初承诺,余承东、万飚等华为消费者 BG 高管年终奖均为零,并领取 “从零起飞奖”。

第二次低谷则在 2017 年,每股分配 2.83 元,分拆成两部分,一部分转为虚拟股,而另一部分现金分红则为 1.02 元每股,参照往年数据,每股 1.02 元的现金分红数值已是近年来较低水平。

在运营商市场不景气的年头,彼时华为面临的增长瓶颈是非常明显的。对比 2016 年 32% 的营收增长,华为 2017 年营收同比增长 25.7%,增速放缓。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消费者业务虽然快速崛起,但是消费者业务的利润却没有同步跟上。

按照余承东在 2017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华为手机盈利能力主要受制于零售、渠道和营销方面的成本过高,“正常大多手机的渠道商拿点是 4-6%,最多 8%,但华为是 20% 多”。任正非甚至还为此批评了余承东。

而这一年华为整体分红并未因手机业务 “起飞” 而有明显提振。

分红数值的高峰出现在最特殊的 2019 年,达到了 2.21 元每股。2019 年是华为极具挑战的一段至暗周期,5 月 17 日,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开启打压之路,在操作系统、芯片代工、元器件支撑等路径中锁死供应链。

但其实华为这一年的增长惊人,销售总额达到了 8588 亿元。一方面,华为在 5 月 16 日之前依然处于快速增长阶段,而善于磨合库存、始终拥有备胎计划的华为也拥有一定的储备以应对客户需求,保住了这一年的营收。

2019 年,华为最受人关注的消费者业务保持了稳健增长势头,销售收入达到 4673 亿元,同比增长 34%。全年全球发货智能手机超 2.4 亿台,位列全球第二,中国区第一,PC 发货量则同比增长 200%,智能穿戴业务发货量同比增长 170%。这一年也被看作 5G 元年,尽管被多个欧洲国家排除在外,但华为 5G 方面依然取得了成绩,成为该领域的领导者。

不过,这种增长也暗藏危机。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当时曾直言,“2020 年我们力争活下来,争取明年还能发布年报。”

一位华为人在心声社区发帖预言,这一年的分红会相对保守,公司保留部分现金来应对生产中的不时之需。而让人深感意外的是,华为在重压之下依然将分红落定。一位华为企业 BG 员工向《财经天下》周刊直言,“关键时候,留住人心比留住钱更重要。”

事实证明,在危难重重的近两年,华为的分红制度依然在继续。但在美国持续打压下,这一数字未来是否会再次刷至新低,将取决于华为的新业务是否能取得突破。

目前,华为消费者业务受到芯片供应的影响,收益大幅度缩减,但华为汽车企业和新成立的数个军团,已经冲在前沿,将给华为源源不断地生产 “粮食”。

分红背后,华为的管理逻辑

华为从一个注册资金只有 2 万元的小微公司成长为员工规模超过 19 万的跨国企业,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员工持股制度在整个发展过程中的贯穿和演化。华为所谓的 “狼性文化” 或奋斗者文化本质上也源于财富的共享。

1987 年,华为作为民营企业成立的时候,相传创始人任正非当时只有 3000 元,不得不拉拢一些志同道合的人集资维持运转。任正非随后提出华为员工持股制度,宗旨是 “与员工分担责任,分享利益”。

华为内部股权计划始于 1990 年,当时提出了内部融资、员工持股的概念。规定入职满一年的员工可以花钱购买公司的股票,可购数额与职级相关,当时的购买价格设定为 1 元,甚至连华为与外部公司成立的合资企业都有资格购买。

这一制度曾在华为内部引发了一波 “个人助业贷款” 潮。大量员工通过银行借贷,用于支付购买公司股票的费用。直到 2010 年,华为的这种做法因为金融隐忧被银监会叫停。

对于华为而言,这种做法比较好地解决了不上市的资金问题。员工买股票给华为带来了大量的资金,而公司每年分红又让员工享受到了发展的回报。正是靠着这种内部融资的方式,华为在千禧年之前实现业务的高速成长。

但由于有些地方出现了非法交易,所以这种内部职工股的做法也被有关部门叫停。华为的 1 元 1 股制度延续到了 2001 年,员工持有的内部股票开始逐渐被虚拟股所取代,虚拟股享有分红权,但没有投票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股权。

但随着华为不断发展壮大,虚拟股的弊端也出现了,华为大量股票掌握在了老员工手中,他们即便不努力工作,每年也能享受大笔分红。这种利益分配方式使得既得利益者失去了奋斗动力。

2008 年,华为对虚拟股制度进行调整,实行饱和配股制,也就是达到一定配额之后,将不再授予虚拟股票。这也是为了解决新老员工的利益分配问题,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

如今,华为开始实行虚拟股和 TUP(奖励期权计划)并行的激励方案。TUP 计划始于 2013 年,目的是让员工不需花钱购买股票,也可获得一定数量期权相应的分红权,依 5 年为限,分红权逐年解锁,5 年后获取全额分红后,期权结算清零,重新根据员工职级、绩效表现分配。

2019 年在美国政策打压下,华为员工流失严重,内部再次推行了 ESOP1 计划(员工持股计划),和员工持股的股票一样,花相同的钱购入,每年参与分红,不同的是工作满 5 年后,该股票可以得到保留。这样的设计被外界认为是华为出于留住人才的需求。

华为的股权激励制度在演变过程中不断升级和微调,既帮助企业自身解决融资问题、渡过难关,又起到了员工激励的良性循环作用。

一名管理学分析人士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华为分红是稳定军心的关键。身处困境中的华为,能够坚挺地活下来,完全是基于华为人的不懈奋斗,而这种奋斗的根本也都在来源于这种团队激励的顶层设计。

相比之下,互联网公司也有给员工发股票和期权的传统,但互联网公司的股票变现方式主要靠上市退出,而不是分红。所以,每一个互联网独角兽的上市,都带来一场财富盛宴,阿里巴巴和小米集团都是如此。但公司是否上市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反而是华为每年分红,收益更加可观。

华为的这种做法很难被互联网公司所借鉴,因为后者面临的一个窘境是,他们大多亏损,比如美团在 2021 年前三季度亏损了近 200 亿元,而 B 站在 2021 年前三季度的总亏损额超过了 47 亿元。亏损就没办法分红,这也导致了互联网公司的持股员工大多只能通过上市来变现。

来源:AI 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赞(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华为分红 500 亿的台前幕后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