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蒸发 1.5 万亿元,元宇宙不被买账

1

文 / 王新喜

来源:热点微评(ID:redianweiping)

小扎可能没有想到,Facebook 改名 Meta 之后,元宇宙的故事并没有打动资本市场,反而让自身陷入了大饼难圆、资本抛售的窘境。

日前,Meta 公布的财报显示,Meta 元宇宙战略的 FRL 部门过去一年亏损超过 100 亿美元,Meta 收盘跌 26%,市值缩水超过 2300 亿美元,换算成人民币约为 1.5 万亿元,创下了美股市场历史上的最大市值跌幅。

很明显,Meta 大跌背后,表面看是 Meta 的元宇宙故事不被资本市场买账,但从内因来看,资本市场或看到了 Meta 的社交存量基本盘与广告营收基本盘业务遭受双线危机,这可能意味着 Meta 在广告市场躺赚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Meta 暴跌背后

从 Meta 四季报数据来看,其营收为 336.7 亿美元,超出了分析师 334 亿美元的预期,但增长放缓的曲线非常明显。

此外是日活、月活跃用户均不达预期,其月活用户为 29.1 亿,低于分析师预期 29.5 亿,其日活用户是 17 年来首次下降。

2021 年第四季度 Meta Platforms 的日活用户数为 19.3 亿人,不及华尔街分析师预计的 19.5 亿人。

根据 Meta 的季报,与上一季度相比,Facebook 在 2021 年第四季度失去了约 50 万日活用户。

对于股价暴跌,扎克伯克的解释是,源于第一季度营收展望疲软,当前重要的是专注于正发展壮大的 Facebook 短视频产品。他表示,随着短视频平台 TikTok 的崛起,公司面临着 “前所未有的竞争”。

当然,短视频威胁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苹果的隐私政策则是影响 meta 广告营收的另一方面。

去年 4 月,苹果就调整了隐私政策并推行了 ATT(应用跟踪透明)功能,App 要想获得及处理苹果用户数据,必须征得用户的同意。在 App Store 上架的 App 都必须遵守这一隐私政策,自然也包括 Facebook。

而在去年 12 月份,苹果又进一步调整了隐私政策,《金融时报》称,允许包括 Snap 和 Facebook 在内的社交平台分享来自 iPhone 的用户信息,不过,需要将这些数据匿名和汇总,不与特定的用户资料相关联。

这带来的影响是,广告商将因此无法完整、实时地追踪社交广告投放效果与方式,这导致 Snap 以及 Meta 旗下的 Instagram 与 Facebook 上的这类精准定位用户的定向广告商业模式遭受打击。

简而言之,苹果的隐私政策降低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定向广告的投放效果,也影响了 Meta 未来广告营收预期。

根据 Meta 的预测,其一季度营收约为 270 亿~290 亿美元之间,远低于华尔街预期 301 亿美元。

自苹果公司去年推出新的隐私政策以来,Meta 已损失约 100 亿美元的营收。但更重要的是未来预期。

从未来趋势来看,基于苹果隐私政策的影响,广告商可能会降低社交广告的投放,而可能更多倾向于寻求其他数字广告模式。雪上加霜的是,通货膨胀和供应链中断等宏观经济状况,也影响了广告商的预算。

另一方面,对于 Facebook 的用户增长停滞问题,普遍的观点认为,这一方面是其用户群老化,本土市场增长已经下降,没有新的国家可以扩展。一方面是 TikTok 的竞争压力。

当然这些都是肉眼可见的外部客观因素,调研公司 Forrester 的一项调查发现,2021 年,在美国 12 岁至 17 岁青少年人群中,每周使用 TikTok 的人数超过了 Instagram。

但内因在于,Facebook 的产品创新力匮乏,无力把握新兴的社交潮流,且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下降。

而这种吸引力的下降并不是最近一两年发生了,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征兆。

有报道显示,从 2011 年开始,facebook 上就开始有着青少年逃离 Facebook 新闻见诸报端。在 2013 年,也有数据表明 Facebook 在英美两国的活跃用户均在以每月百万量级的数目下滑。2020 年,有外媒消息称,Facebook 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正在流失......

在过去,Facebook 主要是通过一系列的收购与模仿策略来防止社交大盘用户流失。

比如对 Instagram 与 whatApps 的收购,以及后来随着 Snapchat 的崛起,Facebook 又开始了对 Snapchat 的模仿,这种策略有一定的效果,也延缓了 Facebook 的风险暴露。

直到 TikTok 的出现 ——TikTok 是一家 Facebook 无法收购也无法依赖模仿打败的公司。这让 Facebook 陷入空前的焦虑之中。

从目前来看,Meta 的社交大盘还非常稳定,其总用户数达到了 28.2 亿。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此外,它也在对短视进行更多投资,例如 Reels。

但是用户流失的趋势让 Facebook 非常担忧,此前 Facebook 研究人员在一份内部文件中分享了一个统计数据 —— 自 2019 年以来,Facebook 在美国的青少年用户数量下降了 13%,预计未来两年将下降 45%。

因此,为了掩盖用户增长的窘境,耗费了巨额投资(过去一年消耗了百亿美元)并且预期将持续亏损下去的元宇宙才是 Meta 希望让投资人看到的未来。

Meta 的未来对手是苹果?

不过现实依然骨感,FRL 的巨额亏损导致股价大跌,部分投资人在离场。

而扎克伯克的元宇宙世界是需要 VR 设备来支撑的 —— 包括在 Oculus 及未来的虚拟现实设备上运行谷歌安卓(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的修改版。

也就是说,面临短视频的冲击,扎克伯克的元宇宙其本质是打造一个 VR 版社交网络来重新吸引年轻人。

但在 VR 领域,Meta 可能面临苹果的威胁。

曾有分析师报道称,苹果的第一款混合现实头戴设备最快可能在今年上市,不太可能是大众级市场的低价设备。

由于收购 Oculus 以及 Oculus Quest 的成功,Meta 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地位一直被人们认同。

但苹果的头戴设备或将明显冲击 Oculus 的市场份额,而从目前下挫的股价表明,苹果可能已在某些技术上处于领先地位。这意味着 Meta 本身就前景不明的元宇宙,还将面临更深层的危机。

因为从现实问题来看,Meta 要打造元宇宙平台,本质上依然离不开以 VR 设备 ——Oculus 为核心的硬件布局,此前 Facebook 向北美地区开放的 “Horizon Worlds” 是其元宇宙的雏形,而用户需要使用 Oculus Quest 2 头盔来创建角色。

扎克伯格此前曾表示,“我们希望未来十年内,元宇宙覆盖 10 亿人,承载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并为数百万创作者和开发者提供就业机会。”

元宇宙要覆盖 10 亿级别用户,简单来说就是要达成 10 亿级别的 VR 硬件销售。此外,打造元宇宙,这在大量底层技术布局之外,它的前提是需要大量内容创作者、开发者、消费者、各类型的 B 端公司、卖货的商家、中介等加入,打造底层操作系统生态才是最难的。

但是 Meta 现有的 Oculus 设备是运行在一个名为 VROS 的定制版安卓系统上。

简言之,Meta 没有自主的底层操作系统。

而苹果在即将推出的 VR/AR 头戴式设备上显然会运行自家的定制操作系统,业内猜测可能名为 rOS,苹果可以通过底层系统 + 硬件 + 应用商店的绑定来获得更加强大、稳定的性能体验与营收。

因此,从软硬件实力与技术层面来看,苹果在元宇宙领域更具竞争力。也就是说,如果苹果入局,Facebook 在元宇宙领域虽具备先发优势,但不具备领先的能力与营收预期。

毫无疑问,在投资人看来,要达成 Meta 的目标,短期内根本不现实,100 亿的亏损还只是毛毛雨,元宇宙是一个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的无底洞,也是一个看不到终局的赌博。

从业内对元宇宙的畅想来看,Meta 公司还不具备搭建与构建出一个完整元宇宙的能力,这也不是短期花钱能解决的。

 资本市场在担心什么?

因此,从未来的增长曲线与预期来看,资本市场选择了用脚投票。

从元宇宙的整个构想体系来看,包括网络和算力技术、人工智能、云计算、3D 视觉、AR 增强现实、区块链、数字孪生、物联网、边缘计算节点、DPU 等;涉及用户端的传感器、芯片、VR 头显、脑机接口、智能眼镜等。

它所引入的经济、规则要素比移动互联网要复杂的多,包括虚拟货币的引入、经济体系的建立、支撑元宇宙的劳动与规则体系,如何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理政策等等。

因此,在支持元宇宙构建的各种技术都还没有成熟之前,元宇宙在目前还仅是一个营销概念。但即便是元宇宙时代到来,这个时代是否属于 Meta 还难说。

因为资本市场所恐慌的,并不仅仅是 Meta 的元宇宙盈利预期遥遥无期以及它的未来对手 —— 苹果要更加强大,而是它的现实危机已经非常严峻。

苹果公司打击线上广告,一方面将继续给 Meta 的广告营收带来下行预期。而另一方面,TikTok 在争夺年轻用户,无论是用户留存,还是广告营收,Facebook 面临双向打击。

在数字广告的盘子上,Facebook、谷歌与 TikTok 同属在同一个盘子抢食的竞争对手。

按理说,TikTok 的崛起,Facebook 与谷歌都受到影响才对,但谷歌广告业务依然强劲,此次 Meta 大跌之前,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发布了超出预期的业绩,推动股价大涨逾 7%。

Meta 与谷歌股价走势分化,体现出市场情绪对两者广告业务增长前景的判断与预期不同。

这背后源于,谷歌的搜索广告有 Android 系统这个稳定的盘子承接,对在 iOS 设备的隐私政策依赖程度较低。为此,广告商也将更多的预算投向了谷歌,而非 Meta—— 谷歌成了苹果隐私政策之下的分流者与受益者。

作为以关系链为根本的 SNS 公司,facebook 的主要盈利来源依然是基于用户关系链与信息流的广告,因此会高度依赖用户的增长,经营好与用户关系依靠用户增长是根本,用户的流出会动摇 facebook 的根本。

如果一个全球性的社交网络在新增用户尚未到顶之时,全球市场依然存在增长空间之时,其用户停止增长并开始呈现用户流失趋势,这可能意味着其社交网络正在失去对年轻人需求的洞察力,其社交基本盘正面临着不确定性的未来。

与此同时,Meta 面向广告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来源于聚集庞大的留存用户,占用庞大的用户时长,藉此向广告商贩卖精准定向广告。

过去几年 Facebook 的高速增长,就源于越来越多的广告商更喜欢通过社交平台占用更多用户停留时间来匹配特定的广告与服务。

这意味着 Facebook 一直以来都具备优秀的精准定位和用户转化能力,这是广告商看重的核心能力之一。

如果因为苹果的隐私政策,导致 Meta 在精准定位与用户转化的能力上遭受打击,无疑将重挫其核心腹地的营收能力与对广告商的吸引力,这也可能意味着其社交广告的核心腹地也将面临不确定性的冲击与未来。

不出意外,Meta 这次美股史上最大的暴跌可能不是结束,而是开始。某种程度上说,美股史上最大暴跌或许意味着 Facebook 史上最大的危机时刻正在到来。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Meta 蒸发 1.5 万亿元,元宇宙不被买账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