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fls.net
分享福利

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再炒币了

image

长话短说,今天是【失败大赛】12 号选手阿诚的经历,他短时间在淘宝上赚了 30 万,又亲手在币圈里把钱亏光,后来又跟朋友开盘发币,也以倒闭赔钱收场。

以下是他的自述。

2

我叫阿诚,今年 28 岁,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我在河南上的大学,学的是国际经济贸易。

2015 年底,我去了一家互联网跨境旅游公司实习,2016 年转正,成为负责东亚业务的城市经理。

2017 年,我开始接手东南亚地区的业务,也是这时,我在机缘巧合下发现了一个赚钱的门路。

最开始做东南亚地区的业务,其实是我从别人手里接了个烂摊子,因为东南亚地区的人难以相处,所以每天投诉率特别高,我也不是特别上心,就把部分业务关停了。

关停之后,我们在当地只剩少量业务了,我交给一个新人小姑娘负责。后来,我跟同事去苏梅岛出差,就跟这个小姑娘接触了一下。

接触之后才发现,小姑娘在当地有不少资源,因为她之前做过本地支付的业务。她无意间跟我聊起了一件事,说她有个供应商可以做机场的快速通关 VIP 服务。

快速通关是啥呢?就是你在当地下了飞机要排队过海关,买了快速通关服务后,警察会去接你,替你填好所有表格,然后带你通关。东南亚很多地方只要给钱,很多事情都能办。

小姑娘跟我说起这事,是因为她不太懂网店的运营。而我在 2014 年上大学时,接触过淘宝刷单,在 2015 年也开过自己的淘宝店,卖过装饰画,也算是把淘宝玩得比较熟。

当时我在淘宝上搜了一下,搞快速通关的一共不到十家店,只有头部的店销量比较高,其他的小店都没什么销量。我一看,感觉这生意能搞!

于是,我俩开始合伙了。我来负责店铺的运营和宣传工作,小姑娘负责承接和对接。之后,找人设计图文,上架产品,疯狂刷单,一气呵成。

刷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开始做竞价优化。很快,我们的淘宝店已经能排到第二名了。然后,我们就开始和排名第一的店打起了价格战。

我们的价格打得比较狠,一路从客单价 600 多打到 400 多。打了几个月后,那家店的供应优势已经没有了。

可能销量上我们两家还能持平,但后期它的供应基本上都是从我这儿走的。因为我从当地警察那里拿的成本价,要比他的成本价更低。

说到底,最终提供服务的人是当地警察,这门生意就是你从当地警察那里拿成本价,再加价卖。当时客单价 600 多元,我们能有接近 300 元的利润。

而且,客户每次下单的人数越多,我们赚得就越多。因为我们给当地警察加的钱很少,比如带两个人过关给他 300 铢,三个人就给他 350 铢,四个人就给他 400 铢。

那时候互联网出境旅游很火,再加上微商团、公司旅游开年会什么的也多,他们一次就要去个几十上百人,我们一单就能赚几万。

所以,那时我们也算吃到了微商和互联网的一点儿红利。

我们每个月会分一次钱,前后每人一共分了 30 万。当时我们还在互联网旅游公司上班,所以淘宝店就当副业在做。

上班我也没法专心上,基本上工作时间都要不停地接电话,比如客人找不到当地警察了,我得不停地去沟通。

做了大概 6 个月候,我们就把店关了,盘点了一下,一共做了 300 多万元的流水。

我们关店有三个原因。

一是淘宝店的旅游产品转化率太低了。

二是我们把价格打得太低了,虽然后期我的成本价比同行低,但即便是他给我分销,我一单也只能赚个 5~10 块钱,没什么利润了。

三是旅游品类的店需要的资质更严格了。早期的淘宝只要有个体营业执照就可以上产品。后来则需要用一个旅游咨询公司的资质,再后来更严格了,必须是旅行社或旅行社分社才能做这个业务。

我觉得有点不划算,所以就没有再做了。

3

2018 年,我离职后去了另一家互联网旅游公司。同年年底,我过年回家见了朋友,一起网吧开黑的时候,看到他们盯着红红绿绿的 k 线,兴奋地说今天又赚了多少多少,就这样,我开始接触币圈了。

其实我本来是个胆小谨慎的人,2018 年我买了两只基金,一共买了 10 万块钱,我怕过年期间跌了,年前的时候我还把基金卖掉了。

接触币圈后我的胆子就莫名其妙地大了起来,回想起来,当时我的心态就是搏!

那是我工作的第三年,我的月薪涨到了两万多,开淘宝店来钱也挺快,我当时感觉自己将来赚钱会越来越容易,还觉得自己手里的这 30 万在北京也买不了房,搏一搏才有希望快速积累资本,即使亏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于是,我便开始玩合约。最开始我是在群里跟带单老师玩,什么都不懂,交了两三万 “学费” 才玩明白。

懂了之后我开始自己玩,那时候是赚到些钱的,最好的那两个星期,我手里攥着 300 万。但是,这些钱我一分都没有提出来,我整个人的心态也非常飘,每天早上起来就是看车看房,我想一把奔向财务自由。

结果,我这 300 万亏完也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几笔大的爆仓让我从梦幻掉入现实。亏完之后,我又借了 10 万多,然后又火速亏完了。浑浑噩噩几天之后,我下定决心,必须停掉合约!

停掉之后我安稳上了一段时间班,慢慢地把钱还得差不多了。

2019 年 9 月,一个在币圈认识的朋友要拉我一起创业。他之前在一家区块链公司负责项目,眼见着火趣、趣步的模式比较火,便想和我一起也开个盘。

不同于币圈,盘圈的币前期基本都不上链,对于项目方来说,获取用户的难度简单,可操作空间大;对于用户来说,参加成本低,免费和付费都能参与;加上我们拿到了一些资金,我就从币圈进入了盘圈。

在盘圈割韭菜其实是个常规操作,我们也有割韭菜的机会,最高的时候,我们大概有 300 多万会员,我们的币价开盘是一块钱,最高拉倒了三四十块钱。也就是说,我们的峰值起码有 3000 多万。

当然,这在盘圈不算钱,但对于我们这些草根创业者来说,3000 万挺多的。如果我们割韭菜跑路的话,这波就是赚了。

但是我们没有选择割韭菜,公司还是很想做一些事情的,我们想做区块链 + 本地生活的形式,在 App 里内置一个交易所,然后把项目落地。

业务从我们熟悉的旅游开始拓展,我们去签了很多合作代理商,花了很多钱去推进线下旅行社的合作,找有旅游背景的人给我们背书、开发布会,还去对接了冷钱包、万事达卡等。

在用户侧,我们用省市代体系,快速扩张用户。前期比较顺利,当时我们账上有 400 万,是投资人和省市代理费用,所以各类支出都能支撑。

可走了一圈之后我们才发现,其实 “韭菜” 对我们这些形式根本不在意,他们只在乎币价的涨或跌。

像这种复投盘,币价其实是不能出现慢跌的,一旦出现 “阴跌”,基本上这项目就要凉了。你想赚钱?除非你直接把盘砸穿,然后再拉回来。

但是,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做成一番事业;另一方面,又选择了复投这种天然自带割韭菜属性的获客方式,这种矛盾让很多决策变得左右为难。而犹豫就会败北,犹豫让我们错过了很多窗口期。

初期我们做区块链 + 旅游的时候,公司获客非常好。等我们做了 300 多万用户的时候,再想继续做就赶上疫情了,旅游这牌就没法打了。

我们便开始打本地生活的牌,打了一段时间后疫情严重了,本地生活也打不了了,我们又开始打电商牌。

几轮折腾之后,因为模式变化和市场热度下降,用户增长的数据哗哗地往下掉,后续的投资也跟不上来,公司的钱,开始慢慢不够用了。

同时我们还要给币价托底,因为接完万事达卡后,我们币价的托底价是 2 美元,所以我们需要资金去维持我们的底价。可此时因为复投,市场流通币较多,公司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去托底了。

我们也找过之前的投资人,甚至找市场上的所有认识的人去找钱,但最后都没有成功,没有钱给币价托底的话,我们的项目很快就恶化了。

尤其是大户,他看到盘子出现慢跌了就会抛售手里的币,他一方面是抛售,另一方面也会鼓动散户接盘或是抛售。

2020 年 4 月,公司没钱,我们彻底倒闭了。我为此又开始了负债生活,现在在某家大厂继续上班,而创始人现在身上还背着合同官司。

我们也算是少数没有割韭菜,反而背上一身债的 “盘圈中人” 了。

我的失败总结其实对币圈的感触更深一些,我还是要告诫大家,不要碰合约,除非你的钱特别多,是拿出几十万玩合约,亏了也不心疼的那种人。

合约确实只是一种金融产品,但某种意义上,在几十倍上百倍的杠杆加持下,也是如同赌博一般。普通人玩合约根本把握不住,因为你每分钟都会面临很大的金钱诱惑,你拿不住。你对金钱的想象力和对风险的承受能力,都注定了你的成败。

至于现货,它对比合约需要你拥有更加完备的知识,能够从各种纷杂的信息里,分辨出项目方的背景、实力、市场热度等等,比在 “癌股” 找个合适的股票都难。

你或许会因为某个 “土狗” 项目大赚特赚,什么 “奔月”“猩猩”“屎币” 之流,但是相信我,那真的只是运气而已,只要你没有勇气离开这个圈子,做个躺平的暴发户,那么凭借运气赚的钱,一定会因为实力还回去的。

币圈存在非常严重的幸存者偏差,不管你是做合约的,还是做现货的,你看天天喊着赚钱的人,其实永远都是非常少的几个人。合约像是赌博,现货像是买彩票,我认为我踏入币圈是个错误的选择,对我的生活也影响挺大。

我今年 28 了,现在也快结婚了,房、车等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如果我没有做这些错误的选择,不说在北京买房,我起码能够在天津买个房吧!

年轻的时候做出了很多错误的选择,那时候你可能感觉不出来,等到了一定时候了,

image

来源:青年横财发展会 微信号:xrich666

赞(0)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如果能重来,我不会再炒币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