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亲历的房企裁员潮

image

今年是房企最难的一年,从年初开始,各大房企裁员传闻不断,甚至一些头部房企接连倒下。最终承受这些的,是每一位房产从业者。有人在公司干了十多年,突然被裁,在遇冷的行业环境下,再难有工作机会。有人为了保住工作,手段恶劣,无所不用其极。

本文作者是某知名房企的从业者,这一年,她亲历了公司的数次裁员,在无奈中告别一些友人。

image

震动开始于 2021 年 1 月,在公司任职多年的叶姓总经理连正常交接都没做,突然宣布离任。近几年,“房住不炒” 的政策影响深远,公司业务也受到较大波及,但这也只是少数核心决策层知道的消息。

我所在的房地产集团在专业房企排名机构测评中,一直位于全国 top30 以内。中部区域规模较大,业务集中于省会城市,辐射周边地级市。

一周后,审计大军从总部抵达长沙,开始给叶总做离任审查。有同事分析说,就是为了找点漏洞出来,这样公司就不用发年终奖给老大了。公司是叶总一手做起来的,培养了一批跟着他拼搏的人才,如今都是管理层的核心成员,是他的嫡系。他们在业绩上创造了许多突破,帮助公司在整个湖南站稳了脚跟。

然而,浩浩荡荡的审计人员回到总部后,并未有任何下文,公司充斥一种刻意的宁静。传闻即将空降长沙的新任总经理,也迟迟没有到岗。一片祥和之下,200 多名员工安稳度过春节,节后又正常开工。

2 月 27 号,元宵节后的第一天,公司 OA 系统内发布一则消息:原湖南区域公司降级为城市公司,原湖北区域公司与原湖南区域公司整合为华中区域公司,业务重心集中在武汉。

话少事大,短短几句话,开启了公司全年的裁员之旅。

有少数新员工主动提离职,之前提离职一个月后才能走流程,现在不到 3 天就能火速办理完所有手续。人资巴不得员工主动离职,好解放一部分手里强制优化的人员。更多的员工是不愿辞职的,但政策之下,谁去谁留,充满悬念。

image

图 | 裁员后公司景象

区域间合并,意味着只能有一套管理班子留下,员工之间必将也开启一轮调整。光总监及副总监岗位,两边差不多有接近 50 人,一经合并就只能保留十几位。于是,两个城市同等岗位的人,立马变成了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大家卯足了劲儿,每一项云淡风轻的工作中,都藏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暗涌。

老钱是落下来的第一只靴子。作为叶总的嫡系,他用 7 年时间,从一个客服经理慢慢发展到客户关系部总监,是公司的核心人物之一。老钱常年奋斗在与业主们博弈的一线,面对业主的无理取闹,他总是站在最前面,能驾轻就熟地处理各种投诉、谩骂和扯皮,像一棵吹不倒的大树。

他是江西南昌人,身高不到一米七,留着万年不变的小平头,丹凤眼,大刀眉,有着北方汉子般的豪爽性格。在同事眼里,他正直大方,文艺又浪漫,对待属下一向很温柔,时不时请我们喝下午茶,节日给大家送礼物。还经常组局请小团队喝瓦罐汤,也常召集小伙伴们到他家吃饭。

与员工相处,他总能把分寸拿捏得当,并非刻意讨好,多数员工都很喜欢他的处事方式。

但是工作上,老钱喜欢单刀直入,与其他部门有工作牵扯的时候,他总会据理力争,因此得罪了几位其他板块的负责人,还不自知。工程投诉老钱为了平息维权,无止境地让步。设计埋怨老钱不该承认产品的小 BUG,造成公司整改,提高了项目成本。可他对此并不放在心上,没有清晰地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

他的竞争对手周总,是武汉那边的客户关系总监。周总是一位很强势的女士,能力出众,八面玲珑,面对客户总是不卑不亢,以柔克刚,压得住大场子。论专业度和资源,周总是和老钱不相上下。

闲聊时,老钱暴露出轻敌的一面:“我感觉女生么,总是不如我能加班。” 这话多少会引起女员工的不满,但也没人说什么。两人暗自较劲,加大力度处理已经暴露出来的项目维权和风险点排查,请相熟的领导吃饭,诉衷肠,表忠心。

两人到底谁走谁留,成了大家的讨论热点。没过多久,集团正式发文通知:即日起,老钱开始休年假,月底离职。毋庸置疑,周总打赢了这场战役。发文后第二天,周总抵达长沙,熟悉项目情况,在和大家聚餐时,她嘱咐道:“不要点生冷的东西,我怀孕 3 个月了,要忌口。”

那一刻大家面面相觑,恍然明白,老钱这场守卫战根本赢不了。像我们这种地产集团,最怕离职人员引发的负面舆情,所以绝对不会动有身孕的员工。也许老钱只是点背。

被公司优化,他并没有太多抵触情绪,不过是感慨一下这七年的时光。他不到三十岁进入公司,如今两个孩子都上了小学,为了工作,他一次家长会也没参加过。由于长期加班,他身体也出现各种毛病。去年年底项目交付时,他突犯急性胆囊炎,胆囊里面全是脓,肿胀得像根茄子,必须手术切除。在进手术室之前的五分钟,他还在打电话安排工作。

为公司卖命七年,如今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休假回来,老钱低调来到公司,和人力谈赔偿金。

正规房地产集团的赔付金都是 N+1(N 是公司的工作年限),但对部分特殊岗位、要签署竞业协议的涉密岗位或者孕妇来说,可以谈到 2N+1,直接翻倍,而没有转正的员工一分钱赔付都没有。如果是接近年末时节裁员,有良心一点的房企,还会发放 60%-70% 的年终奖。

后来行政对我说,老钱获得二十万赔偿,这数额还算说得过去。

离开那天,老钱收拾几件私人物品,没和大家正式告别,很多人都没注意到。我因为下楼拿快递,恰巧在电梯间遇到他,他热情地邀约有空去他家吃饭。电梯很快抵达一层,我跟他告别,祝他前程似锦,但我真实想到的是另外四个字 —— 前途未卜。

他笑着点头,然后转身离去,背影显得格外落寞。

image

从 2018 年起,房地产裁员潮就在行业不断发酵,到了今年,可谓到达顶峰。2 月,大约有 10 余家房企被曝出不同程度的裁员传闻。四川某知名房企,裁员持续半年,旗下各个区域公司几乎全部濒临破产。另一家上个世纪成立于重庆的房企,早已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局,几波 “卖身自救” 后,今年正式宣布破产。

地产行业下行,已无力回天,但在这棵大树还没有完全倒下之前,一些人仍在拼命站稳脚跟。

老钱走后,在朋友圈开启了晒娃、钓鱼、爬山的悠闲日常。他带着两个儿子回江西泡温泉,还在武功山夜宿,清晨看壮阔的日出。在某个不知名湖里,他钓到五斤重的大鱼。厨艺也进步不少,桌上经常有松鼠鱼、啤酒鸭、盐焗鸡等大菜。

大家以为他休息一阵子,就会去投奔叶总,他却迟迟没去。与此同时,不同条线的部门负责人,为了保住不菲的年薪和管理者岗位,正暗地里厮杀。

趣哥和阿阳有着相同的职业轨迹,作为一毕业就加入集团的管培生,他们一步步升职到工程部经理。无论是房企还是其他行业,对于从高校毕业直接加入集团的新鲜血液,总有更好的福利待遇和晋升通道。但此次合并,公司直接拿管培生开刀,丝毫不留情面。

工程总监直接和两人谈话,很直白地说:“你们两人我只能保一个。” 总监定下规则,一个月期限,谁解决的重难点工作多谁就留下。在这种大环境之下,没人能保证下一份工作会更好,加之集团给管培生的薪酬水平在行业内已算最高上限,两人肯定都想维持现状。

趣哥和阿阳属于两种不同风格,趣哥性格自来熟,喜欢讲段子开玩笑,容易相处,经常教公司的小妹妹:“找男朋友要擦亮眼睛,现在很少有浪子彻底回头,都是海王短暂上岸。” 阿阳则是相对寡言埋头苦干型的,加班再多,领导要求再高,他都不埋怨。

一个月的 PK 期开始,两人表面都在狠抓各自负责的项目,暂时看不出高低之分。可大家都在私下打赌,像趣哥这种八面玲珑的人,最终肯定能胜过阿阳,简直就是狼和羊的对决,胜负再明显不过。

时间很快过去,那时我出差一周,回来发现趣哥的办公桌空了。经询问,同事们无不惊讶于这个结果,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晚,我们把趣哥约出来,为他送行。

image

图 | 为趣哥送行

后来,我陪在另一家房企任职的闺蜜参加饭局,新认识一位总包单位的工程对接人天哥,他多喝了几杯,跟我透露一些信息:“你们公司可真的是卧虎藏龙,有位阿阳经理你认识不?真让我学到了新套路。”

天哥在微醺中讲话并没什么逻辑,偶尔还夹杂着其他话题,但我还是捕捉到关键信息,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并大开眼界。

阿阳某天下班,在项目附近的高级酒楼套间宴请天哥。席间他说出自己请求,想让天哥组织一场农民工讨薪,在项目部喊喊口号,无需打砸抢。天哥很意外,给房企做总包这么多年,大一点的公司拖欠部分工程款,已经是行业默认的行为。何况当下还没到年底,他不懂为什么阿阳要求他主动安排一次农民工讨薪的戏。

阿阳委婉地说出他和趣哥的 pk 赛,表明他想赢的决心。现在二人僵持不下,必须有个突发事件,由他来独当一面去平息,领导才能看到他。他答应不会让天哥白干,如果他在公司坐稳了,后续资源这块会向天哥倾斜。天哥在总包单位摸爬滚打多年,对虚无缥缈的承诺并不买账,但让几个农民工小小闹一场,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最终他点了点头。

饭局后没几天,天哥组织了 20 多个农民工,去工地门口堵了一个小时门,喊了几句口号:“拖欠工资,天理不容,请求政府,为民做主”。期间阿阳拍了照片,给领导汇报,没过多久,执法队的领导们来劝了几句,农民工们在午餐时间都不见了踪影。后来天哥听说,当天执法队的人也早收了阿阳的好处,出来走个场,顺便也增加了自己的业绩。

这事让我深深意识到什么叫职场如战场,为了保住工作,一些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趣哥至今被蒙在鼓里,有时我挺为他难过。离职后他没像老钱一样去游山玩水,一直在积极找工作。他家里有个长期卧床的老母亲,常年需要护工照顾,医药费这块花销很大,他哪敢放松。

有人说,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以前我不懂,现在懂了。

image

随着趣哥、老钱等一众人被裁掉,华中大区新一套领导班子正式完成更替。业务能力不强的,不会搞人际关系的,未转正的,全部在此轮区域合并中被优化。同时,行业内其他几家房企也进行了同样的裁员。

叶总进入一家新公司后,情况也不如我们乐观,近一年没有获取新地块,手上的项目也都是商业居多,业绩冲刺难度很大。

被裁的人也许不幸,但留下来的人也好不到哪去,时刻体验着公司降级后带来的阵痛。下午茶降低了人均标准,冰箱里满当当的饮品也开始仅限二、四供应,部分节日福利取消,年度团建活动暂缓。从这些细节中,我们慢慢适应了原本意气风发的 “湖南区域”,已经真的不复存在。

那段时间,我隔几天就会打开猎聘看看,在线房企岗位已经少得可怜。测评机构对于龙头房企半年报如此分析:楼市整体成交下行,一二线城市同环比均下降,地市整体供应量环比显增,宅地成交量降近一成,出让金总额回落。简单来说,房企们在土地获取方面也愈发保守,不会再轻易参拍。

专业机构对行业不乐观的预判,揭开了下半年凛冬更甚的序幕。3 个月后,平日里最高调的 top3 某大房企暴了雷。与此同时,传闻纷至沓来,有人称,年前排名前 50 的房企会陆续倒下。公司上下始终萦绕着焦虑不安的情绪,有人开始为自己寻找后路。

老钱在秋天之前,还自驾去了内蒙、西藏,给关系好的几位同事邮寄当地的牦牛肉和酥油茶。微信里,总能看到他陪孩子滑雪、游泳的亲子时刻。入秋后,他突然发微信给我,请我帮忙推荐适合他的岗位,此时他的朋友圈已经不再分享日常生活。

image

图 | 老钱自驾到内蒙

趣哥面试了几家公司,都以失败告终。他也尝试和朋友们跨界创业,做点微商产品代理之类的,大概是觉得拉不下颜面,最后不了了之。

考虑到生活成本,他干脆辞掉护工,自己亲自照料起卧床的母亲。

老钱和趣哥经历的事情,还在持续上演。10 月,集团没有正式发文,但各个区域的人资再次忙碌起来,开启了第二轮的裁员优化。华中区域虽然经历了一轮合并,每个部门仍然分到了 1-2 个名额。OA 上人员的数量,从年初的 200 + 降至 150+,又慢慢降到了不足 100。

原本有着天南地北几十号成员的投资拓展群,群内人数一夜之间变成了个位数。集团对于销售额没有到 40 亿的城市,一律取消相关岗位。针对没有新拿地计划的几个城市,团队全体原地解散。

而此时排名前 20 的房企,已经完全停止任何岗位的招聘。除去在上半年倒闭的几家公司,裁员潮覆盖了大部分房地产私企,房地产人才市场上的待就业人员已经完全饱和,供大于求。老钱和趣哥大概未来的几个月也不会有新的进展。

行业的寒冬也影响着其他的合作方。我的猎头朋友 Lisa 说,21 年是她做猎头以来佣金最少的一年,简直快要养活不了自己。很多房企取消高端岗位招聘,她手里积累的求职者也想转行逃离,而她这么多年只做房地产板块,毫无其他可用的资源。

11 月初,在几大区域人员精简完毕后,总部也揭开了裁员的序幕。“强区域,精总部” 成了行业内部好几家房企的口号,一批职位在 8 级以上的高管,默默消失在 OA 系统名单中。这标志着今年裁员任务的圆满结束。

曾经年薪百万甚至几百万的房产高管们,被裁后命运开始向各个行业流散。这一年,有排名前十房企的营销总监做起了茶叶、白酒代理商,有品牌总监单独开了家危机公关公司,也有设计大牛回家搭建自己的民宿,混得最差的同事正在开滴滴养家糊口。

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过去十几年的地产行业红利要结束了,而那时的高薪酬并不意味着高能力,也许只是赶上了好时候。如今,大家都得卷土重来。

年末,我在某个房产销售平台的答谢活动上遇到叶总,他站在酒店走廊边抽烟。之前我一直以为他会带很多手下去新公司,叶总解释说,总经理的岗位,薪酬高,随时被撤掉的可能性很大,怎么好让人跟着我一起承担失业的风险。

通过叶总,我才知道老钱的消息。他投资了一个小餐馆,自己做老板,赚钱不多,不过挺自由。最后叶总说:“嗐,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看淡点,都正常。” 他掐灭了烟,跟我告别后,先行离开。我突然觉得他和老钱的背影很像,都带着点落寞和孤单。

昨天深夜有些失眠,翻了一下之前叶总分享过的一篇文章,他的朋友圈封面还是《出埃及记》的插画。摩西骑着马,英姿飒爽,带领希伯来人穿越红海,走向未知。签名是:致所有地产人,不要输给寒冬。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微信号:zhenshigushi1

赞(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我所亲历的房企裁员潮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