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fls.net
分享福利

创始人坑了孙正义,拿走 4 亿美元,这家公司还能上市?

1

不知道,各位差友们还记不记得 WeWork?

这个曾经和 Uber,Airbnb 一起被称为共享经济代表的的公司,曾经一度估值 400 多亿美元,却又因为内部管理,经营不善,冲击上市失败,市值缩水到原来的十分之一。

它的上市失败甚至拖的 “投资教父” 孙正义的软银业绩巨额亏损,气的孙正义把 WeWork 创始人都扫地出门,自己又垫了一大笔钱,差点倒闭。

但是,就在昨天,WeWork 居然在美国成功上市了?

我记得按照 WeWork 的业绩水平,这巨额的亏损,就算是上市条件相对不那么苛刻的美国,也远远离正常上市的标准差的很远啊。

哦,一查才发现,原来 WeWork 并没有通过常规的方法上市,而是采用了类似 “借壳上市” 的方法上的市。

这种方法叫做 SPAC( 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简单来说,就是先开一个特殊目的的公司,只有现金,没有实业和资产,然后在通过投资并购把这两个公司连接在一起,就能让原公司直接上市了。

当然了,按照美国那种宽松的上市政策,还要采用这种方法进行上市,就说明公司那是真的有点问题了。

那么,为什么当初曾经被捧成共享经济的代表,喊着改变世界的 WeWork 上市会失败呢?又是为什么这么一家公司过了两年之后要选择这种 “特殊” 的方法上市呢?

要说清楚这一切 “闹剧” ,还要从十一年前说起。。。

那一年,美国还没能从次贷危机缓过劲来,亚当・诺依曼看到了机会,他在纽约创建了 WeWork。

他用低的价格把纽约一些空置的楼层或租或买下来,然后将其分隔成中小型办公室,租给中小型创业公司,赚取差价。

这种本质上是低买高卖收租金的生意,后来幸而搭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就被形容成了 “共享经济” 的代表。

互联网让亚当・诺依曼的想法迅速膨胀,公司也跟着迅速扩大。

2016 年,公司还只有 1000 名员工,到了 2019 年,公司直接增加到了 1.2 万名员工。

而这种疯狂扩张,也是来源于孙正义和他的 “愿景基金”。

据说 2017 年,孙正义物理意义地上了诺伊曼的车,在和他聊了 28 分钟之后,他用 iPad 迅速草拟了一份 44 亿美金的投资协议,还和他说 “让 WeWork 比你最初的计划大十倍吧”。

可能,这也是孙正义最后悔的 28 分钟吧。。。

孙正义的设想中,Wework 不仅仅是一个 “低买高卖” 的二道贩子,而是应该成为一个 “ 实体社交网络 ”。具体解释的话,就是一个在现实空间中售卖增值服务的 “ 脸书 ”。

然而,落到实际操作上,其结果就是 WeWork 为了保持数据的高增长,WeWork 开始了自己的 “烧钱之旅”。

在纽约,它们甚至打出了 “推荐转租 WeWork 空间,免除一年租金” 的活动。理所当然的,Wework 的数据一路高歌猛进,快速扩张增长,最夸张的时候,一个星期就会增加 100 名员工。

依靠这种扩张,在 2019 年,WeWork 的估值达到了 460 亿美金,成为了美国最大的 “共享经济独角兽”,远超过了 Uber 和 Airbnb。

不过,风口之下,猪都能飞起来,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巨大的增长伴随着的是巨大的亏损,这逼迫着亚当・诺依曼尽快将公司上市筹集更多的钱。

可是,或许他没想到的是,当他真的把 WeWork 的招股书呈现出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WeWork 的 “底裤” 暴露在了大众面前。

2019 年 8 月 14 日,WeWork 正式递交招股书。

招股书数据显示,WeWork 的亏损规模不断扩大。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 WeWork 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36 亿美元、8.86 亿美元和 18.21 亿美元,但与此同时亏损也在扩大,分别是 4.3 亿美元、9.33 亿美元和 19.27 亿美元。

收入的增长并不能掩盖亏损的扩大,如果两者相等,这种收入的增长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这也就算了, WeWork 在招股书中暴露出的更大问题在于,它完全不像是一家他们所包装出的科技公司。。。

在招股书上,2019 年上半年,WeWork 来自 “会员及服务” 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 88%,“ 其他 ” 项目收入比例为 12%。

虽然叫做会员服务,其实吧,这个东西就是房租租金。。。

这才是 WeWork 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如果他不像是一家科技公司,那么那 470 亿美金的估值就完全不值这个价钱了,连估值的方式都要改变。

一星期之后,当时正在参与总统竞选的 Andrew Yang 在推特中说 WeWork 470 亿美元的估值是荒谬至极的。

墙倒众人推,在这种趋势之下,WeWork 一系列的内部问题都被揭露了出来,包括企业文化,包括亚当・诺依曼套现操作,以及公司的人员变动。

这一切,让 WeWork 不堪重负。

9 月 9 日,WeWork 考虑 IPO 估值下调低于 200 亿美元,这个时候,软银坐不住了,他们直接终止了 WeWork 的 IPO 计划。因为如果真的按照 200 亿美金的估值上市,他们投资的钱就会远低于本金了。。。

软银的举措是正确的,因为在短短 5 天之后,WeWork 的估值已经跌到了 150-180 亿美金,再跌下去,就会跌破融资总额。

之后,亚当・诺依曼和他的家人都被踢出了董事会的席位。软银无奈的成为了那个收拾烂摊子的人,WeWork 的 IPO 之路也被无限期延迟。

伴随着 WeWork 的第一次 IPO 折戟,大量的 WeWork 员工被开除,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工作。而讽刺的是,作为 WeWork 的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却拿到了大量的和解金。

2021 年 5 月 28 日,软银集团和 WeWork 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达成和解协议,诺伊曼总共获得约 4.45 亿美元的资产。

一场资本的游戏,看起来好像孙正义输了,软银亏了?其实也并没有,他们拿的也是外部投资者的钱,更何况 WeWork 这次的上市让他们也收回了自己的资金,软银的股价从最低点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

亚当・诺依曼亏了?算是吧,但他虽然失去了 WeWork,但是拿到了几亿美金的和解金,想必无论是再次创业,还是挥霍无度,都已经一辈子衣食无忧。

那是谁亏了呢?

2019 年底,在 WeWork 拿到了大笔的资金救助的同时,他们也计划裁员 4000 人,三分之一的员工将会离开这个曾经和所有的科技公司都一样说过 “要改变世界” 的地方。

WeWork 的二次上市之后,股价也在上涨,人们也许会继续相信着 “共享经济” 的神话,投资大佬们一样会继续拿着钱,寻找下一个独角兽。

就好像 WeWork 从未失败过一样。

来源:差评君

赞(1)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创始人坑了孙正义,拿走 4 亿美元,这家公司还能上市?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