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fls.net
分享福利

全球能源危机后,挑战正如暴风雨般到来

image

愿长夜永不再现。

三周前,英国政府召开能紧急会议,现场承诺冬天不会缺电。话说一半,灯灭了。

会场之外,灯火正在告别英国。数月内,多家电力公司歇业,而背后的天然气公司,已有 10 家以上破产。

9 月 26 日,英国多城加油站排起长龙,第二天,全英加油站闭门谢客。

此后,油荒持续,排队人群频发斗殴,有人拿着黑色垃圾袋接油,囤油备用。

一名叫安德森的卡车司机,拉着 40 多吨水泥驱车百里,一路有 20 多辆车虎视尾随。

跟车的众人,以为他拉的是汽油。

缺油最终导致交通停摆,英国出租车停运,校车取消,救护车抛锚路边。医护人员因上班困难,多睡在病房之中。

运送生鲜的货车已消失多日,全英疯抢罐头。因需求激增,劳动力不足,罐头供应商正申请让囚犯加入生产。

慌乱的并不只英国一国,电荒和气荒已席卷欧洲。

欧洲天然气价格,相比去年疯涨 10 倍,库存储量降至 5 年最低。德国电价已达二战后最高,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在倡议随手关灯。

9 月下旬,欧盟部长会议,商讨能源暴涨的解决办法,结论是没有办法。

10 月 6 日,欧洲天然气期货暴涨 22%,达历史顶峰,3 天后,黎巴嫩全国停电,整个首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最终,黎巴嫩动用军队燃油储备,勉强恢复供电,其后,中央银行拿出 1 亿美元,期望能进口燃料。

在首都贝鲁特,居民家中,停止嗡鸣的冰箱内,装着一点抢购来的奶酪。窗外,是浓稠化不开的长夜。

欧洲之外,亚非拉美同样面临挑战,及至十月,全球已有超 30 国陷入能源危机。

10 月 10 日,亚洲天然气价格指数,刷新了有统计以来最高值。日本进口液化气价格,一年翻了 10 倍。而韩国 8 年来,首次上调电价。

韩国媒体担忧,连锁反应已然发生:六年没涨的过路费,十年没涨的火车票,都在考虑提价。

境况最窘迫的是印度。9 月底,印度全国 135 家电厂,有 112 家储煤支撑不了一周,大批铝厂钢厂也随之关闭。

印度南方官员,发布禁令:日落之后,不要使用电器。印度学者称,这是一场无解的风暴。

能源风暴肆虐背后,有着复杂成因。

年初的北极寒潮肆虐欧美,消耗了太多天然气储备;巴西的干旱,导致水电电网崩溃;英国风电站期待的季风久久不来,运油的货车司机又因脱欧早早散去。

异常天气之外,全球化中断,后疫情停工,集装箱紧张,都成为危机的推手。而在乱象背后,大滞涨如巨兽,正蹲伏守候。

经济学家称,大宗商品异动背后,是供给和需求出了问题,美国这次通胀真的像暴风雨一样地来了。

能源危机紧连着滞涨风暴,类似剧情我们已亲历过一次。

1973 年 10 月,中东战争引发石油危机,电荒油荒遍布欧美,美国的黄金年代戛然而止。

四个月间,石油价格翻了四倍,美国五分之一加油站滴油不剩。

最初,政府还推行单双号轮流加油,后期则强推油票,每人限量 “一单位汽油”。加油站老板常年配枪,应对日益暴躁的顾客。

航班减少,车速设限,大片灯光广告熄灭,总统取消了飞机护航,国会号召公众,冬天将房间温度下调 3 度,节约燃气。

为呼吁节能,白宫在西翼屋顶安装连太阳能板,总统在屋内穿上厚厚的毛衣。

能源阴云笼罩着全世界。德国私家车每月只许开三天,瑞士和挪威周末停止轮渡和航班,荷兰用电超量会遭监禁,英国号召全家人挤在一间房内取暖。

意大利的青年,如灰姑娘般必须午夜前归家,不然会遇禁行管制。

世界如坠入慢放的镜头,而危机才刚刚开始。

此前数年,美国大量货币超发,漫灌大水已达高位,而能源危机崩碎了最后的水闸。

最初征兆是物价飞涨,美国肉类价格上涨 25%,鸡蛋价格上涨 49%,100 美元存银行一年,相当于贬值成 89 美元。

失业激增接踵而至,1975 年,美国失业率攀升至二战以来最高点,大批工厂迎来倒闭狂潮。

尼克松在电视讲话中惘然回望,“繁华时代我们过得太浪费了,奢侈品都被当成了必需品”。

高歌中断,盛宴散场,十年间,超 3500 万人失业,美股指数跌失一半,投资大师芒格说:

穿越那十年的经验只有一个字:熬。

经济学家模仿天气预报,结合通胀率和失业率,发明了 “经济不舒适指数”,但很快被大众称为痛苦指数。

痛苦指数从 3,一年年升到 18。歌手碧碧・布埃尔回忆说,那十年,所有人眼睛都像睁不开:

当你不想看见痛苦时,就是那个样子。

大批观众涌入影院,寻求虚幻安慰。大滞涨年代最流行电影是《金刚》、《大白鲨》以及史泰龙的《洛奇》。

怪兽摧毁着城市,巨鲨巡游着生活,只能寄望个体英雄,从天而降,拯救一切。

1976 年电影《电视台风云》中,老牌新闻主播推开窗户高喊:“我疯狂如陷地狱,我受够了!”

崩坏的秩序,催生了摇滚和朋克,中产家庭孩子沉迷于嬉皮士的颓废。二战后的婴儿潮一代,最终昏睡在断裂的梦中。

1978 年,通货膨胀率 8%,1979 年升至 11%,1980 年升至 14%,群情低迷,再没有赚钱的生意,《商业周刊》封面大字写着 “股票已死”。

1979 年,总统卡特发表了电视演讲《一蹶不振》,他说:

我们可以看到这场危机,正让我们越来越质疑自身生活的意义。

大量资本外逃后,美元国际地位越来越低。欧洲店铺拒收美元。“他们看美元神情,就好像钱上带病菌一样”。

巴黎出租车挂出 “不再接受美元” 牌子。长街路边的乞丐,倒扣帽子上写着 “不要美元”。

大滞涨时代的故事,最终藏在《阿甘正传》中。阿甘的影子长长短短,跑着跑着就跑过了十年。

1983 年,漫长的危机终于结束,危机谢幕得益于科技进步和严苛的货币政策。拯救市场的不是火,而是冰。

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是冻结者。他力推货币紧缩,地产商求他高抬贵手,企业主骂他放高利贷,农民开卡车堵美联储总部大门,咒骂还不起贷款。

“谁都知道紧缩的代价是什么,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为了长久的利益,终需忍受暂时的痛苦”。

病去如抽丝,世界用十年时间走出滞涨泥沼。而此次,能源危机再起,当年亲历者们又一次看到熟悉的阴云。

阴云之下,情节相似,逻辑相似,威压相似,只有能源危机导火索不同。上次是中东战争,而这次是新冠疫情。

疫情导致的供应链紧张,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货物穿越大西洋已延至 80 天,欧美工厂原料组装已延至 92 天,而当下,还有百万集装箱漂在港口海面,无法卸货。

购买力增加,导致供应链崩溃,供应链崩溃,诱发能源上涨,上涨的能源又将推动物价,黑色循环就此诞生。

而在真正的根源,藏在一切的起点。

去年一年,美联储、英国央行、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超发 5.6 万亿美元,约合 36 万亿人民币。热钱已漫灌世界。

而在更早之前,2010 年 2 月,美国印钞机轰鸣启动前,听证会上,83 岁的沃尔克愤怒地说:

“危机还是会发生的。我老了,恐怕活不到危机卷土重来的那一天,但我的灵魂会回来缠住你们不放!”

一切正按节奏发生。

英国超市食品货架已被抢空,民众改囤圣诞火鸡;德国菜籽油一个月内已涨价 30%,最后连明信片的邮费都涨价。

美国物价指数增幅已创 1991 年以来新高,肯德基撤销鸡肉广告,因供应不足。此外,大部分快餐店供应不了奶昔,珍珠奶茶中的珍珠也消失了。

在日本,松屋牛肉饭价格涨了两成。牛肉饭是日本工薪族最爱,被称为日本经济风向标。所有能源上涨的成本,最终都由消费者买单。

而在更高维度,钢厂停产,芯片断供,能源危机引发了化肥危机,化肥危机催生了粮食担忧。

世界粮食价格已创 70 年代以来新高。全球最大小麦进口国埃及,今年 4 次招标,全部失败,每次都被高价吓退。

9 月 28 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直言,通胀或将持续到明年,“甚至可能变得更糟,未来影响会多久多长谁也说不准”。

多名受访经济学家称,因情况复杂,大滞涨会否马上到来尚需观望,而可知的是,如果危机发生,那么将持续良久,且无单一办法可以解决。

媒体上,已有分析称抗通胀的硬通货,是人口流入城市的房产和稀缺贵金属。而巴菲特则称,大滞涨时代,最可靠办法是投资自身:

如果你是最好的教师,最好的外科大夫,最好的律师,那么不论最终货币的价值是什么,你都会从国民经济的大蛋糕中获得你应得的一块。

上一次大滞涨尾声,IBM 推出了第一款个人计算机,新时代投下曙光。当文明进步,自然迈出黑色循环,开启新的黄金时代。

这可能是我们相比上一次滞涨,唯一的优势所在。

两年前,德国贝恩,贝多芬故居博物馆内。AI 团队延续创作了贝多芬的遗作,一部未完成的交响曲。

激昂的乐声从小音乐厅传出,过去和未来纠结一团,没人能猜到会发生什么。

那套交响曲的第五乐章,名字叫做《命运》。

来源:摩登中产 微信号:modernstory

赞(2)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全球能源危机后,挑战正如暴风雨般到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