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fls.net
分享福利

我的母亲制造了人工化粪池!

我的母亲,厨房毁坏第一人

我小的时候我老家流行吃炸臭豆腐,我妈突发奇想觉得自己也能做,就告诉我爸炸臭豆腐就是王致和臭豆腐裹面一炸就行。

image

时间太久远只有网图

就在周六风和日丽的上午,我爸在我妈的指导监督下炸了这个自己创意的臭豆腐,油热,裹面王致和臭豆腐下锅,不幸开始了臭豆腐们被炸开花了,臭豆腐从裹面里面飞了出来,蹦的厨房到处都是,油锅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开始冒出滚滚的浓烟,家里又臭又呛。

我被臭的不行开门跑到了院里(我家是 1 楼门市房改的住宅有小院),我妈也被熏得不行跑到了院里头发上衣服上还被蹦到了臭豆腐残渣,后来还是我爸能坚持,关了火才跑出来,可油锅里的臭豆腐还在高温的油锅里面飞舞,我爸被蹦的最惨全身都是臭豆腐的飞溅物。

那一天我这户单元都臭了,我们邻居以为化粪池炸了出来骂街,看见了我们一家散发着臭气站在院里,甚至不敢搭话问一下怎么了,就带着优美的中国话回到了自己家然后关紧了门窗。

这时我家楼上的孩子被浓浓的臭气呛哭了哭喊着谁家吃 shi 了,然后喊出了人来看,随后我们一家三口又被围观了,楼上的邻居还对我们发来了问候,我爸无奈的说没啥事锅糊了,然后尴尬的结束了对话。

最后还是对面的洗车房老板善良耿直的站在门口骂街说谁家他 妈 的 把 shi 炸糊了,这么大烟还这么臭。甚至还好心的问候我们为啥不回家啊,一家三口站外面闻臭味儿呢,我爸这个时候已经非常不好意思了,我妈甚至已经把头转过去了,只有年幼的我说出了实情,告诉了洗车老板我家屋里更臭根本进不去。

这时洗车老板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走了过来对我们进行深度的关心,甚至还帮我们家想到了一个主意,让我爸先去他那里洗干净然后穿他的衣服去我姥姥家找人帮忙(姥姥家和我家就隔着一条马路大家都认识)。

在热心老板的帮助下我爸成功的找来了我姥家的救援队(我姥我姥爷大姨大姨夫还有刚成年的舅舅)开始拯救我们家,我和我妈也在洗车老板娘的帮助下洗了澡换了我姥拿来的干净衣服,老板娘还给我泡了一桶康师傅方便面安慰了一下受惊吓的我。

经过一天的拯救我家的臭气和烟雾终于消散了,厨房的污渍也都被擦干净了,但是我家所有的衣服和被褥都是臭味儿和烟味儿,已经没法住人了只能全洗了再用。我们一家也去了姥姥家避难,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吃的韭菜鸡蛋的饺子,我姥我大姨在客厅训我妈说她想一出是一出差点把家点了,我爸为了不挨骂在厨房洗完收拾,我姥爷抱着年幼的我教育我千万年不要学我妈,这种行为很危险,还对我进行了消防安全与食品安全科普教育。

后来我们在我姥家住了一个星期才回去,但是始终觉得有一股幽幽的臭味环绕了很久很久。

来源:豆瓣

宝子们带着大家的期待我又来了,我的母亲作为奇思妙想第一人怎么会就此罢休呢,在她多年炸厨房的经验之后我的父亲禁止我妈再进厨房,在我家我妈唯一能接触到的厨房家电就是冰箱,但是因为冰箱里面的食物直接拿出来吃太冰了,所以我妈一般都是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缓一缓再吃。

可有的时候我母亲的性子有比较急,等不了食物缓一缓,就背着我爸用微波炉加热一下,但由于无法控制微波炉,就先后发生了微波炉加热苹果爆炸、加热冻梨爆炸、加热牛奶爆炸等危险事件。微波炉已经让我爸拔下来放到阳台束之高阁,以防止哪天我妈把家点着了,甚至还动过给房子买保险的想法(因为是我上初中之后买的新房子)。

但是这点小困难怎可能难倒我的母亲,很快她就发现了我家的另一个安全热源 —— 大暖气(这里要声明一下,我家住在东北边境一个小城市,冬天的暖气给的非常足,足到半夜不小心碰到床边的暖气都会烫脚烫腿给自己烫醒的程度)。因为有一天我的母亲把凉了的烤地瓜放在了暖气上结果加热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温度,从此我家主卧的暖气就成了我母亲专用的食物加热器。

她甚至用暖气加热草莓罐头、月饼、还有最爱的牛奶,但是这些都无所谓,直到我妈用暖气加热我的冻榴莲(榴莲都是我每周放假的时候我俩去超市买完再回来扒好,一个肉一个肉的分装到塑料袋儿里面冻起来,然后再把壳子扔掉,因为我爸闻不了榴莲味儿)。

我妈还热情地展示了她的小妙招,结果差点没给我爸恶心出一个跟头,但是我爸也好言相劝了,告诉她用暖气热榴莲可以,但尽量不要在晚上热要不然他会臭的睡不着,我妈也答应得很好。

不过常在暖气边走哪有不臭的道理,又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夜晚,我带着欢乐的心情放学回到了家,打开门一股浓郁的榴莲味道铺面而来,就像一个又软又大的无刺榴莲给回家的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热爱榴莲的我又仔细的嗅了嗅空气中的芬芳,很热很香甜微微的臭味儿也十分的相得益彰。不过理智很快就回归了我的大脑,没有让我沉醉在这榴莲的温柔乡,马上开始寻找榴莲想趁着我爸没回来吃一个新鲜的,但是我打开屋里所有的灯都没有发现新鲜榴莲,甚至连榴莲壳都没有。

我就转头去了厨房查看手盆下水管,因为之前就有一次下水反味儿先开始是榴莲的臭臭味儿,但是久了就是烂葱头味儿再后来就是 shi 味儿,已经干过误把下水当榴莲的糗事儿的我不可能再犯,但经过我的检查下水完好无损,甚至厨房的榴莲味儿还很淡。这时我就想到会不会是我妈出门前吃了榴莲忘记放味了吧,估计很有可能,便打开排风乖乖的回屋写作业了。

不一会儿霸道李总带着他的机智小娇妻回到了榴莲味儿的温馨小家,不出所料开门的一瞬间我爸就让这股味儿给打出去了,站在门口开始剧烈的咳嗽捂着鼻子质问我是不是偷偷在家吃榴莲了,我不削的说没有,我回家就这样了我还开了排风扇,为了立正事实我还热情的为我爸展示了工作中的排风扇,这时我机智的母亲已经脱下了她心爱的貂皮大衣用嫌弃的语气告诉我爸事儿别这么多赶紧进来吧,她都没闻到(备注:我的母亲冷空气过敏,冬天一出门就犯鼻炎,经常闻不到味道)。

我爸强忍着恶心走了进来,打开了阳台门和窗户,进行了更大的强度的通风,但是通了一会儿我妈冷的受不了就又给都关上了,不过通风效果很好味道消散了很多直到晚饭结束都没有那么浓郁。可纸终究包不住火,臭味儿散去了依旧会凝聚,睡觉前屋里的榴莲味儿又开始浓郁了起来我爸又打开了窗户,我妈终于也闻到了味道。我爸试探的问了一句是不是又热榴莲了,我妈说没有啊,她下午就去我姥家了没吃榴莲啊,我爸不放心的还看了一眼暖气上边确实没有榴莲,还检查了地漏下水,全部无果便带着疑问去阳台抽了 3 根烟回来睡觉。

是夜我在 “香甜” 的睡梦中如醉如痴,一双无助的大手打开了我的床头灯,我爸温柔的把我叫了起来,跟我说味儿太大了他是在受不了了,让我去和我妈睡,他在我屋关门开会儿窗户缓缓,迷糊的我答应了我爸的请求,默默的走到了主卧,果然主卧的味道浓郁又催眠,记忆中刚躺下我就睡着了。不知道是熏得还是睡的好,我们一家三口那天起的都非常晚。

我爸因为开了一晚上的窗户,有点伤风其起床的时候还带着喷嚏,我妈也好奇的问我你是不是偷吃榴莲了我说我没有,但是我爸已经忍不了了决定揪出这个臭味的源头,在我爸地毯式的搜素下最终找到了臭味儿的发源地 —— 大暖气。

在大暖气的底下一摊已经风干了的榴莲,我爸在发现它的那一刻进行了一段孕吐表演,然后又进行了 5 分钟左右的优美中国话输出(这 TM 的是啥,哕,C, 哕,这 T M ,哕,不知道的以为谁在这儿拉了一泼稀,哕,这是啥,哕,你真行啊,哕,咋不直接在暖气上烤粑粑干,哕……),就像一个配合着孕吐 B-box 的 rapper 在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可想而知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我那机智的母亲,她忘记自己热了榴莲,在大暖气的持续加热下榴莲化出了水变成了半固态,由于暖气的顶部是拱形结构,在重力的作用下摔在了暖气的底部,榴莲在持续高温的加热下进行了腐烂,腐烂产生的气体最终撑破了虽然扎紧了但是在摔落过程中破损了的塑料袋儿,但是暖气还在持续的加温,最终呈现给我们的就是一滩饼状风干榴莲。

也许是因为内疚,我的母亲并没有反驳我释放愤怒的父亲,反倒是积极的为他打了一盆水还放了一个抹布进去告诉我爸好好收拾收拾,然后转身逃到了我的房间钻进了被窝。为了不做被战火殃及的池鱼我为我爸加了油,还道了一声辛苦,然后钻进了被窝。

image

暖气如图所示

我爸不愧是成熟男人,发泄完还是冷静的在收拾,挪开了挡住半个暖气的床,打开了所有的窗户,开始停不下来的干活和哕,那一刻仿佛我爸是一个有了二胎还在坚持干活的苦媳妇,我妈是一个干了坏事儿还不想负责任的渣男,而我却是一个无言的见证者。

来源:豆瓣

赞(1)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我的母亲制造了人工化粪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