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fls.net
分享福利

那些 “逃离” 杭州的年轻人

image

来源:深瞳商业(ID:DEEP-FOCUS)
作者:楚青舟
编辑:Pucky

2018 年春,杭州杨公堤。我和陈薇很久没见。那个周末,终于两个人都有空,于是约着一起到西湖边走走。陈薇是我初中同学,当时正在蚂蚁金服工作。我们一路走一路聊。春风拂面,谈兴很浓。

走到杨公堤时,正好聊到房子。我问她,有没有买房的打算:你们工资也挺高的,考虑尽快上车么?这两年杭州房价可是涨了不少。没想到,她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实不相瞒,我月底就要离开杭州了。”“我已经提了离职,最近比较放松,所以才想多出来转转。”

我很好奇,问为什么。她没有直接回答,看了看远处的景色,有点出神。“西湖真美啊。”“但你知道吗?我上一次来,还是一年前入职的那个周末…… 景色再美,没空享受也是白瞎。” 那个月底,陈薇收拾行囊,潇洒转身,告别了她曾经十分憧憬的这座城市。

陈薇的故事,只是许多 “杭漂” 的一个剪影。当我观察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年轻人时,我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一方面,大量毕业生都会把这座 “互联网之都”,当作自己就业的第一选择。这也与官方公布的数据相吻合:2020 年,杭州新引进 35 岁以下大学生 43.6 万人,人才净流入率继续保持全国第一。没有人会否认,位居 “北上深杭” 的杭州,看起来依然是一座对年轻人极具吸引力的城市。

但另一方面,不少人在工作几年后,却又选择了悄然离开。离开杭州,不像告别 “北漂”“沪漂” 那样有一股莫名的悲壮感。他们的转身往往都很低调。或许也因为如此,“杭漂” 的出走还没有受到那么多的关注。

但他们很多人的告别,却都非常坚决。与 “逃离北上广” 又被迫 “逃回北上广” 的情况不同,离开杭州后,他们似乎并没有太多理由要回归。他们选择与这座以景色优美著称,却无暇欣赏的城市彻底告别。

最近,我与很多曾经的 “杭漂” 深入聊了聊,他们的真实想法与心境。他们有的从互联网大厂急流勇退;有的去了更 “卷” 的城市继续 “卷”;还有的杭州土著也离开了故乡……

他们有的调侃自己,喊着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而来;到后来却发现 “西湖的水我的泪,卷不动就早点退”。也有人期待,等积累了足够的资源和资金,再回到这里自己创业或养老。但此刻,杭州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只是一段曾经的故事。

以下内容,都摘自这些 “杭漂” 自己的讲述。部分词句有少量调整。

“卷不动,干脆卷铺盖”

陈薇,女,前蚂蚁集团,技术宅

离开蚂蚁之前,我一直是个码农,一直在互联网 “卷”;当然,也一直是个母胎 solo 的 “单身狗”。2017 年,我带着对杭州的无限憧憬来了,但是没想到,一年后我就觉得,再也不能这么待下去了。

要说工作累,还是心累更让人难熬。在前两家公司,虽然也很忙,但是同事都有说有笑,周末有时候还会一起去爬山,或者到谁谁谁家里去吃火锅。在蚂蚁真的有点身心俱疲。

人员流动率高,好多脸都认不全,又各种行业背景的都有,沟通太不容易了。这还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内部汇报条线变来变去,很多勾心斗角免不了。像我这种只会搞技术的,实在搞不来,也没兴趣搞那么多内部社交。

干了半年多,开始有离职的想法。那次搞完一个大项目,我突然发现自己忙到神经衰弱了。不夸张,真的是精神状态很差,睡不好吃不下。(别的办法)也试过啊。冥想、夜跑,这些都做过,但是作用不明显。

去看医生,医生比我有经验多了:你这种情况遇到好几个了。没用的,不休息根本没用。给你调好你过一阵子照样又犯了。回去好好调整作息吧。我工作节奏就那样,你根本不可能有变化。

后来,我总算是想通了,有命挣没命花,何必呢?既然卷不动,老娘干脆卷铺盖走人,可以吧?我技术在,怎么也饿不死啊。我想了一段时间,最后决定考个省局的公务员。报个技术部门,没那么忙,又不用担心绩效 3.25 要走人,哈哈。

想清楚之后心里一下就轻松了。当然,要感谢蚂蚁,让我变得执行效率非常高,哈哈。第二天我就开始看岗位了。后面就简单了,比较顺利考到了现在的单位。

现在状态怎么样?你看看我,你觉得呢?除了工资打 “骨折”,其他都不要太好。身体就是四个字:不治而愈。男人也找到了。反正我对现在生活挺满意的,朝八晚五,生龙活虎…… 感觉脾气都好了很多。

“要搞钱,还得来深圳”

李功,男,腾讯游戏,工作狂

我在杭州待得挺爽的。工作没几年就带团队了,管一款游戏。搞游戏都是年轻人,成长机会肯定多。生活节奏跟读大学的时候完美匹配,中午开干,干到半夜,无缝衔接。赚的也还可以吧,房子买在滨江。家里支持,自己也攒下点钱。

买房了本来肯定没想那么快就走。哎,怎么说呢…… 腾讯他们给的实在是太多了。之前在杭州,每天还想七想八。杭州有不少本地的土豪,工作那就比较佛嘛,周五晚上肯定去蹦迪喝酒,我有时候也跟他们出去玩。

来了深圳…… 每个人都只想搞钱。腾讯也比较实在,不搞花的,直接给钱,年会给全新的苹果手机是吧,诶,我就喜欢。根本没有人说什么卷不卷,约吃饭都是聊搞钱的事。卷,反正都卷,但赚是赚得真多。虽然深圳真的没啥好玩的,但赚几年钱回去,真香。

现在外面机会也看,但杭州看得少。游戏的话,感觉这两年向上海转移的比较多,米哈游、叠纸都还可以。以前老说 “小而美”,上海的游戏公司我觉得比较接近。内部比较有爱,年终奖也给得狠,经常刷屏……

杭州不能说不行,就是有点尴尬。给的么,没深圳多,好玩么,又是上海好玩。这两年字节跳动挖人也挖得很厉害,所以我身边做游戏的同事,很多都离开了杭州。

“别人是乐不思蜀,我是蜀乐不思”

何杭,男,文化产业,吃货

我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离开杭州的原因很简单,好的大学太少了,女朋友找不到合适工作。我本来是打算在杭州待着的,事业单位工资不高,但是在家旁边,就很方便。主要是当时女朋友博士毕业,大学老师的选择空间不多,只能跟着她走。

除了北京上海,大学最多的城市就是武汉和南京了,四川重庆这边也还可以。但是,杭州除了浙大,就没有 985 了,文科学校更是基本没得选。所以最后到了重庆这边。

刚来我还不适应,现在是真香。我经常开玩笑说 “别人是乐不思蜀,我是蜀乐不思”。产业什么的,我就不跟你讲,我就讲下这个衣、食、住、行,对比就很明显。

杭州好吃的,跟成都重庆这边真没法比。别人说杭州是美食荒漠,我觉得有点过。杭州吃东西其实也不贵,外婆家、白鹿这种平价的很多。想吃好的也可以,金沙厅、紫薇厅、江南驿…… 都蛮好的。但是你有没有发现?你得找这些有名头的去吃。

重庆就不一样,你随便钻到一个小店里,都好吃。我以前从来不吃辣。我总是觉得,辣不是味觉,是痛觉。现在,我一个礼拜不 “痛” 几次,就感觉浑身不痛快。巴适得很。

住房,重庆比杭州便宜好多吧。我们两个人买的这个复式的,100 多平,杭州我十年内也买不起这么大的吧。今年杭州刚刚又出了政策,没有户口的,社保原来交 2 年,现在要交 4 年,感觉对现在年轻人也不是很友好吧。

交通,杭州的槽点就太多了,著名的中国 “堵城” 嘛。原来年年都在全国名列前茅,这两年说是做了很多治理,我就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反正德胜高架、中河高架,我感觉是好不起来了。希望亚运会之后能好点吧。

当然,重庆的交通也比较魔幻,山城么,对路痴非常不友好。我总结了下,重庆交通主要坑导航,开不来;杭州交通主要坑司机,开不动。

以后回不回杭州,主要还是看老婆。这几年杭州要是正好有机会,还是会看看,但是没有那么强烈需求。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等爸妈年纪大了,需要照顾,到时候就要看到底怎么办了。不过现在还早,一步步来吧。

“30 岁到上海打工,40 岁回杭州创业”

华平,男,证券公司,西湖跑步达人

30 岁到 40 岁这十年,我肯定不会在杭州待。毕业之后我先在武汉,干了两年财务。一直都想做投资,后来就跳到杭州这家投资公司了。

去上海,一直在我的规划里面。要想在金融这块好好干,读个硕士还是要的。到杭州之后,我就开始准备 EMBA 考试,只有上海的学校比较合适。那两年,除了上班,就是备考。两年之后,又重新坐到教室里,当学生了。

我还是很喜欢在杭州生活的。但是工作还是上海好。杭州金融公司也多,基金小镇里面就好几个还可以的。但是跟上海不一样,大部分都是中小型的,空间比较有限。还有一点,杭州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这几年暴雷太多了,微贷网去年都凉了。

上海更多是老的证券公司,但我觉得最后还是他们更稳。所以我在学校,就开始到证券公司实习,再毕业,选工作就根本不考虑杭州了。

40 岁之后,是有可能再回杭州的。在魔都再奋斗十来年,积累自己的资源和资金。到时候,要是有机会,就跟朋友一起创业,到杭州开一个小公司。要是没合适机会,或者自己不太想拼了,也可以到杭州,做个职业经理人,把节奏放慢一点。

杭州还是很适合养老的。在杭州那两年,我晚上或者周末,没事就去西湖跑步,或者走一走,非常惬意。杭州好就好在 “动静结合”,累了打个车直接就可以去西湖,下雨我喜欢去灵隐寺、法喜寺转转,看到那些古迹、风景,有点像穿越,一天的疲惫很快就消失了。

希望十年后,可以在西湖边上有个自己的小办公室吧。到时候请你过来坐坐,一边喝点龙井一边再和你扯谈。今天先不跟你聊了哈,马上开盘了。

结语

过去这段时间,我找了十来位曾经的 “杭漂” 交流,想听听他们对于杭州的真实评价。上面四位朋友,是他们中最典型的代表。

在交谈中,我们刻意没有去讲太多关于产业、关于政策的话题;只讲自己作为微观的个体,做选择时真实的考量。我们也没有去聊这两年杭州最热门的案件,没有去谈动物园的豹子、钱王的墓…… 只聊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时,最切身的体验。

风口起来之时,有的蚂蚁想成为大象;但我们关心的,只不过是风暴之中,真正的蚂蚁是怎样的感受。

交谈结束后,我也把他们的感受,以及我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感受,总结记录了下来,放在本文的最后。这些感悟中,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词汇,当然,也没有互联网圈那些故弄玄虚的 “黑话”。它们只是一个个曾经在杭州工作生活过的年轻人,最朴素、但最真实的感受。

一、年轻人喜欢和杭州 “恋爱”,但对和她 “结婚” 却有不少顾虑

谁都不会否认,杭州很受大学毕业生青睐。官方数据显示,2020 年,杭州引进 35 岁以下的大学生人数达到 43.6 万,净流入率持续保持全国第一。落户方便、网上办事快、官僚气少、风景优美…… 杭州的城市形象,符合当代不少年轻人对 “上班小精英、下班小清新” 自我形象的预设。

当自我形象与城市形象匹配,一场美好的 “恋爱” 就很容易自然发生了。再加上,杭州确实很会拥抱热点,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城市大脑…… 热门的概念一个也没落下。哪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轻人,又不喜欢这样的 “海誓山盟”、“甜言蜜语” 呢。

但真等到要考虑 “结婚” 的时候,“鸡毛蒜皮” 往往就成了人生人事。和北上深比,杭州曾经最大的优势,可能就是 “生活指数”。

但如今,在工作上,996 的文化在某些互联网大厂已经成为明规则;买房上,2016 年杭州房价开始就再度攀升,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件事上选择 “躺平”;遇到拥堵,住得离公司远的朋友,通勤往往也能毁掉美好的一天。医疗和教育方面,杭州不能算差,但和隔壁的上海一比,可以说没有任何优势。

而且,一度被认为 “错失互联网” 的上海,其实已经斩获拼多多、B 站、饿了么等众多巨头。这届年轻人可能会意识到,“如果我的能力,足够在杭州混得不错,为什么不选上海?”

二、互联网让杭州吸引了今天的年轻人,但只有互联网,杭州吸引不到明天的年轻人

在我和这些前 “杭漂” 的交流中,不管他们从事的是不是互联网行业,他们其实都很讨厌互联网公司动不动就大谈颠覆、赋能、降维打击、彻底变革等等大词。年轻人,不信这一套了。

应该说,互联网确实帮助杭州吸引到了很多年轻人。除了阿里、蚂蚁、网易;海康、大华等 IT 企业的总部也在杭州。华为、字节、腾讯等也都在杭州设立了研究所或分公司。

但在 2021 年,恐怕不会有人相信:互联网还会像以前那样蒙眼狂奔下去。这不仅仅是政策监管带来的预期变化,更重要的是,消费互联网已经走入红海。互联网公司的老员工,很明显能感受到,薪资待遇和前几年没办法比。如果你是新员工,不妨问一问老同事,你们公司,有几年没有集体去旅游了?

接下来,是数字经济的时代。互联网也好,人工智能也好,都要和百行百业进行深度融合。这一次,在 “消费互联网” 赛场上领先的杭州,与其他城市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而且,坦白说,电商、互联网金融等撑起来的杭州经济,相对偏 “虚” 而非偏 “实”。与实体经济的结合,对杭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而也只有实体经济,才能真正形成广阔的上下游产业链生态,才能吸引各行各业的优秀年轻人,源源不断来到这里。

三、尽早忘掉 “北上深杭” 这种鬼话,杭州才有可能走出自己的新路

不少访谈对象告诉我,“北上深杭” 是个很有吸引力的标签。但要是相信这种话,在杭州会非常失落。无论从人口上,还是经济规模上,杭州和北上深都无法相比,这是一个常识。2020 年,上海常住人口 2487.09 万,北京常住人口 2189.31 万,深圳常住人口 1756.01 万。杭州呢?只有 1193.60 万,仅相当于上海或北京的一半。

如果从 GDP 来看,2021 年上半年,GDP 总量前十的城市,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苏州、成都、杭州、武汉、南京。杭州以 8646 亿元位居第八,不仅显著低于上海(20102.5 亿)、北京(19228 亿)、深圳(14324.5 亿)、广州(13101.9 亿)等 “老牌” 一线城市;甚至也赶不上重庆、苏州、成都。

最近这些年,说杭州是活在聚光灯中的城市,恐怕一点不为过。但聚光灯下,不仅有霓虹闪烁,也同样让城市的缺点暴露得更充分。这两年杭州的负面舆情并不罕见,经常登上热搜。对一座城市的治理来说,这不是好的征兆,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可能也不是坏事。它提醒杭州,是时候知微见著,居安思危了。

此时,我突然怀念起 20 年前的杭州。那是杭州还非常低调的一段时光,但也正是那时的布局,奠定了杭州如今的高光时刻。

行政区划上,杭州发展最快的滨江区,成立于 1996 年。随后几年,又进行了行政区划调整。那时起,这里真的是农地变高地,成为了高新企业最为密集的行政区。

企业发展上,杭州最著名的公司阿里巴巴,同样成立于 1999 年。而 2003 年、2004 年,则是后来走进千家万户的淘宝网和支付宝先后成立之时。

旅游事业上,杭州历来都是旅游城市,但相比苏州等城市并没有什么优势。而 2002 年起,西湖景区在全国第一个开始了免费 5A 景区模式的探索,拉动了杭州旅游业的起飞。

……

20 年一路走来,杭州靠的是和北上深比规模、拼速度么?靠的是什么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的标签么?并不是。杭州是抓住了时代机遇。但更重要的是,杭州用创新的方式,打好了自己手里的牌。

20 年后的今天,杭州恐怕是时候,重新思考思考未来的长期发展之路了。杭州没有北上深的命,但也正因如此,或许可以避开北上深的一些病。2021 年的风云巨变之下,也正是杭州重新洗牌的好机会。

但愿再过 20 年,来杭州奋斗的年轻人,都能发自内心爱上这座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 的城市;而不再会有 “西湖的水,我的泪” 的感叹。

来源:首席商业评论 微信号:CHReview

赞(1)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那些 “逃离” 杭州的年轻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