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sfls.net
分享福利

少年李逍遥还在欢腾之时,我们这部分记忆就活着

1

@某个张佳玮:我们熟悉的武侠人物,郭靖杨过,萧峰段誉,金世遗唐经天,李寻欢陆小凤,基本靠小说。
也有靠漫画的:风云,华英雄华剑雄,诸如此类。
李逍遥大概是第一个,靠游戏写进我们日常语境里的武侠主角吧?

以前说过不止一次:
对我们那代玩家而言,李逍遥给人的感觉是,很中国,很武侠。
1990 年代的中文 RPG,要么有历史原型如《封神榜》、《荆轲新传》,要么背景故事讲得不清不楚如《圣火列传》,要么就是改编如《倚天屠龙记》、《楚留香之血海飘香》。
《轩辕剑》很好,但一代二代和枫之舞,都没立一个真正的经典人物。

却是《仙剑 1》,李逍遥,立住了。

李逍遥的经历,很巧妙地,切中了一个普通男生与一个典型武侠主角的交界线。
他不是天生大侠,出场就是个做剑仙梦的小跑堂。能言善辩,有点小狡猾又有点心软。当他给酒剑仙饮酒约好之后见面时,熟读武侠的,都会有这种感觉:
“这是个高手,要教我们武功了!”—— 恰似郭靖和黄蓉给洪七公吃了叫花鸡后,洪七公教郭靖武功。

之后婶婶病倒,李逍遥上岛,看到赵灵儿沐浴,还藏了衣服。
这段也是武侠里常见:陈家洛遇到香香公主时如此,袁紫衣藏起胡斐衣服时如此。
我自己玩到那会儿时,已经有了这么个感受:“这就是我们自己在经历一段典型武侠故事嘛!”

多年后想起来,《仙剑 1》有两个地方,我觉得堪称空前。
其一,敌人可见,难度适当,可以不刷级;自由度偏低(相对于可以开飞空艇满处乱飞,可以用各种道具回到此前村镇的游戏),但哪怕是边角小人物,都有可爱的对白。
其二,迅速结婚,早早地让主线变成了一个潜在的爱情故事。
于是我们很容易代入李逍遥,代入这个故事,关心着赵灵儿和林月如。
而不像一般 RPG,到一个地方就忙不迭买装备、刷级别、练新招、打新的怪,解决新的问题……
为赵灵儿达成愿望?一句话;救回赵灵儿?当然应该啦!顺便斩妖除魔?那是大侠分内应当嘛!

我们是慢慢看着李逍遥,从一个爱耍贫嘴还有剑仙梦的小伙计,不知不觉到苏州,不知不觉到白河镇,不知不觉到鬼阴山到扬州到京城,沿途发生的比武招亲啦女飞贼啦蝶妖报恩啦的故事都那么熟悉 —— 蝶妖报恩那段,还专门有个戏剧舞台唱《白蛇传》,映射着这段情节 —— 回过头来,我们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李逍遥已经走过许多路,不小心做了许多行侠仗义的豪举。
我们会很喜欢这样的李逍遥,也喜欢操控着李逍遥的我们自己。

是等李逍遥回到过去,我们才发现这不是个普通的武侠故事:“怎么还带穿越啦?” 然后我们发现了,其实我们身处宿命之中,那个余杭小酒馆里吊儿郎当的少年李逍遥,从踏向仙灵岛的瞬间,就走上了命运的闭环,一切成长都是宿命之中的 —— 但那已经是游戏后期的事了。

现在想起来,故事最妙的一点是,《仙剑 1》里的李逍遥,始终没变成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镇妖塔救灵儿这件事,从正派角度,实在不算正确:至少剑圣是这么认为的。但李逍遥代表我们去做了。
与镇狱明王大战、去决龙柱时,我们代表的李逍遥,简直已经和妖怪们交上了朋友,恰似令狐冲带着江湖旁门左道,去少林寺救任盈盈。
这事很中二,还带点叛逆,但对有武侠梦的少年而言,这就是很美好。

这也是为什么《仙剑 2》中李逍遥出场时,会多少给人隔膜感的原因:从他的角度讲,他做的一切对得符合逻辑,但那已经不是少年李逍遥了。不再是那个谈着恋爱热着血,顺便斩妖除魔的李逍遥了。

怎么说呢?李逍遥这个角色的经历不算很新奇,更像是许多传奇故事的原型,在他身上演了一遍:得授神功,误见(?)出浴,英雄救美,比武招亲…… 这些不算新奇,但反过来,李逍遥满足了我们对一个剑侠的大多数幻想:爱情,美人,神功,奇遇,斩妖除魔,锄强扶弱,虽万千人吾往矣 —— 诸如此类。
当然他不像杰洛特,可以有那么多分支选择,但他做的大多数选择,如此符合我们对剑侠的想象,以至于不会让我们觉得 “李逍遥替我们做了选择”,而只会觉得 “就是该这样嘛!”

所以某种程度上,李逍遥已经不是这个角色,而是我们每个人心怀仙侠梦的玩家少年时想象中的自己。
因为是少年幻梦,所以连年少轻狂和遗憾,都是美好的。

赞(5)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福利社 » 少年李逍遥还在欢腾之时,我们这部分记忆就活着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福利社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