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养鱼说起,小故事,大道理

老家农村位于河南与湖北交界的淮河水系,每个小村落里都有几口集体所有的池塘,主要用于村里人日常洗涤衣物和水稻灌溉蓄水,池塘日久失修,淤泥沉积严重。

我小的时候,家里条件还不错,温饱不成问题,爱折腾的父亲就承包了自己村子的鱼塘,清淤固坝后做起了鱼类养殖。

头几年风调雨顺,又赶上乡镇消费能力提升,每年年关生意颇好。父亲就打起了扩大规模的主意,刚好邻村有一个面积非常大的池塘,原来的承包者刚好要去江浙做其他生意,于是在中间人的撮合下谈了初步意向,可是到谈价钱的时候犯难了。

鱼的数量和重量,也就是存货,决定了转包的价钱,原承包人知道年初放了多少鱼苗、喂养了多少食材,但要说里面存活率和成长水平,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最后就抽样捕了一些鱼,又结合双方的经验估了个大家都接受的价格。可谁知年关捕鱼售卖时发现实际的数量和重量与年中的评估的差异巨大,当年亏蚀不少。

第二年赶上十多年不遇的大旱,水稻需要水,那是全村人的生活希望,虽然鱼也需要水,但那毕竟只关系到一个家庭。鱼没有办法继续养,只能赶紧拿到市场处理,问题是其他村子也要处理这些 “存货”,且年中的时候买鱼的人也寥寥无几。更严重的是这些存货的 “保质期” 只有 1 天,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处理掉,最终按照 1-2 折处理掉大部分,其他的就只有送人了。

20 多年过去了,那个场面我依然记忆犹新。

后来进入制造业工作,刚入行做 “七大浪费” 培训的时候,大家都在讲 “库存是万恶之源”。确实,库存占用企业资本、增加存储成本、掩盖生产运营中的问题,有的库存价值很难评估、大部分库存还有保质期的限制,当遭遇外部危机需要处理库存时,这些库存往往变得不值一文。

可在实际生产中,大家都喜欢 “备库”。政府希望企业增加库存,提高 “产值” 绩效;企业管理层希望增加库存,尤其是向下游经销商压库存,提高 “销量” 业绩;制造各级运营者希望增加库存,掩盖运营中的各种问题,以保证 “交付” 业绩的 “灵活性”。

虽然知道库存的各种弊端,我曾经还是买了像海澜之家和地产这样的高库存标的。后来清仓海澜之家也是因为其库存的处理模糊,卖出地产也和库存有一定的关系:地产由于开发周期长,没有库存意味着销售的萎缩,但我想不通如果出现极端风险,这些库存会不会像市场上亟待处理的 “鱼” 一样。

没有库存的行业不存在这样的烦恼,煤炭销售不景可以减少开采,反正放到地里也不会多出什么成本,也不存在保质期;水电即发即用,卖不掉最多是弃水,不占用资金和增加成本;游戏和广告生意也类似。

对于有些行业而言,库存根本不会是问题,这些行业往往具备这样的特征:1、毛利率高;2、商品存储成本低且没有保质期;3、库存有潜在升值的可能;4、资产负债率低。

某 “三斤粮食一斤酒” 的头部企业是典型的代表,这家企业的毛利率高达 92% 仍然供不应求,商品在顾客脑海里建立了 “越老越醇” 的观念,年份越久大概率价值越高。即便出现极端情况需要甩卖,价格仍会远远高于生产和存储成本。存货只有赚多还是赚少的问题,根本没有盈或亏的问题。

当然这样的行业非常少,大部分行业的库存是无法规避的。不过至少应该专注于改善库存周转率指标,因为当潮水回落,市场上会出现大量急售的 “死鱼”

来源:雪球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从养鱼说起,小故事,大道理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