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头巾背后的三次历史循环

看见好多人在刷伊朗头巾的事

许多人觉得这不就是一个头巾问题吗?放开就是了,怎么这都能吵?

这问题比你们想的要复杂十倍,因为这不是他们历史上第一次吵这个,而是第三次,用游戏术语来讲,这已经是三周目了。

头巾和背后的争议,所有可能的选项,所有能想到的没想到的提议,一周目二周目的各路改革者已经全都试过了,但最后都回到了原点。

一周目:第一次循环

这事要从两百年前说起,

1848 年前后,面临内有民生矛盾,外有欧洲列强,国家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危局,时任伊朗的统治者恺加王朝开启了现代化改革。当时就有去除头巾穿现代化服饰的呼吁,但这是细节,核心操作有这么几条:

1 大力整顿军队,建新军

2 减轻农民的负担,减少劳役

3 重视现代化教育,建新式学堂高等学校,向西欧国家派遣留学生

4 开放报纸杂志

5 鼓励商业和外贸,扶持现代工厂

此外还有限制欧美列强特权,整顿财政惩办贪腐等一系列措施。

是不是有非常强的既视感?像极了清王朝搞洋务运动吗?没错,当时是日不落横行四海到处殖民的日子,英国在我们家门口打了两次鸦片战争,在伊朗那边则打了三次。所以我们这边大清搞洋务运动,伊朗那边也搞了现代化改革 ——“尼扎姆改革”

1

所以不论中外,各路封建王朝统治者可以说坏但绝不是蠢,打输了都会学的。

可关键在于,怎么学,这可是难题。

建新军新学堂新工厂,搞报纸杂志派留学生,这些操作说来说去就一个,学西方,但照着西方抄谁不会?难点在于你抄完表面要不要抄内核,抄了内核你又如何本土化,如何处理西方思想和传统习俗的冲突,同时还有既得利益分配问题。

这可太 TM 难了

尼扎姆的改革原本就是皇帝推动的,但这套现代化资本化改革方案又会触犯王室贵族地方官员还有教士们的利益,同时,还会抑制欧洲列强收割市场~这怎么玩?当然,进步的地方是有的,比如尼扎姆就认识到作为一个农业国家,必须保证底层农民利益,但执行不够,没有凝聚起力量。

最终,封建势力和保守派还有列强一波联合反扑,尼扎姆改革失败。

顺带,两百年后的今天,这还是咱们中学历史的必考题,洋务运动为何失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啥不解决问题,大家应该都做过,世界上有白爱过的人,但不会有白做的历史题。

2

尼扎姆之后有数位改革者还做过尝试,但在无法改变根本的情况下都无法成功。

1921 年,恺加王朝新军中的指挥官,礼萨・汗・巴列维在欧美列强支持下发动军事政变,腐朽的恺加王朝末代国王闻讯出逃,四年后,礼萨・汗・巴列维称帝,这就是巴列维王朝。

伊朗的故事,也就此来到了二周目。

二周目,第二次循环

巴列维王朝新军起家,深知欧美列强实力,

同时,礼萨总结恺加王朝崩盘经验得到的结论是,改,但改的还不够,西化,又没有完全西化,所以最后跪了。

那么由此可知,正确答案应该是完全西方化,西化就是力量,西化就是美!

于是礼萨一上来就在西方化世俗化方向上一去不回头,比恺加王朝走的更远。

1 首先,法律层面上搞了政教分离,以法兰西法典为蓝本,制定了新的刑法、民法和商法,替代以《古兰经》和伊斯兰教法为依据的原有法律。

2 其次,他深刻明白现代化是建立在一整套大工业上的而不是嘴巴上的,因此极其重视工业,建了钢铁,石油,制药,纺织,制糖,水泥,汽车,有色冶金,机器制造等一系列现代化工业。

3 他还引进了现代金融,创办了中央银行,并鼓励私人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

4 他大力发展西方式现代教育,在城镇开设现代的中小学和技术学校,并创办了德黑兰大学师范院校等一系列大学。

5 除了法律经济工业,在生活上巴列维王朝也高度世俗化,他们鼓励妇女外出工作,允许国家机关雇佣妇女,1929 年颁布法令废除头巾,男女皆可穿着欧式衣服,1935 年颁布法令禁止强制妇女戴面纱。

6 同时,作为当年政变上台的人,礼萨深知枪杆子里出政权道理,他大肆采购新式武器,兴办兵工厂,建立海军、空军、机械化部队,并聘请国外军事教官,打造出了一只规模庞大高达 70 万人的现代化军队。

这是最重要的几项,其他的什么派遣留学生留学欧美,开放报纸杂志电影院商场等,那都是细节,全都满足。

总之,今天你能想到的一切现代化世俗化西化操作,巴列维王朝都给你满足了,在巴列维时代,伊朗经济高速发展,工厂有了铁路也有了,城市发展工人中产阶级涌现,公共传媒公共教育等全面发展。

电影院音乐会大商场奢侈品店也大量开业,甚至可以达到上午在巴黎奢侈品门店亮相的时装,下午就能在德黑兰出现,今天网上传的各种现代化时髦的伊朗照片,都是当年巴列维王朝时期的照片。

3

当时有外国人评价,走在德黑兰大街上,和纽约没什么不同,今天吵的头巾等问题,放当时那都不是事。

4

好,现在问题来了,这样一个富裕时髦开放现代的国家,好不好呢?

这还用问?肯定好啊,好的没话说

那么问题又来了

为什么这样一个肯定好,好的没话说的王朝,会被大众推翻了呢?

许多人答不上来,往往就喜欢把答案归结于 “大众愚蠢”“乌合之众”“大众脑子秀逗”

但教员告诉我们,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吗?

眼睛雪亮的群众,为什么会集体犯蠢,成为乌合之众开历史倒车?

这两个里面肯定有一个无法成立不是吗?

答案就是,巴列维的好,要看你是哪个阶级,巴列维的富裕时髦开放现代,要看你是谁。

你要站在蒋宋孔陈四大家族胡适这些人的视角,那民国绝对的好,绝对的风华绝代开放时髦。大部分人字都不认识,你却可以今天读书明天留学,后天回来就去大学任教,各路教授官员都是亲朋好友,互相吹吹就是大师,大上海纸醉金迷夜夜笙歌,这日子谁不说好?

但你要是一个农村出身书读不起,饭吃不饱,学没的上,连种田都没自家土地只能当包身工的农民来说,那可就不是好不好,而是直接一句滚犊子的问题了。

巴列维王朝也是一样的情况。

世俗化现代化,对于伊朗顶层阶级城市中产阶级,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数量庞大的农村群体,并没有享受到这个红利,甚至可以说,世俗化进程还拉大了双方差距。

一个典型案例就是石油产业。

石油是当时伊朗非常重要的支柱产业,收入占伊朗全国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三,创造外汇无数。

在这个过程中,王室直接从石油出口上赚钱,城市里的石油产业工人也赚到了钱,其他城里的上下游从业者同样分享到了利益。但农村群体是没有从这个国家资源出售过程中直接得到受益的。这时就需要你中央居中调控转移支付的。

可有意思的来了,这些城市中产阶级赚到钱后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提升生活品质的需求。他们觉得物资太少了商品不够丰富,杂志上电影里巴黎纽约的市民可是天天游泳健身牛油果的,我连一个牛油果都买不到,这太不合理了。此外我还希望有最新的电影看,更多的音乐节和图书馆,这些要求不过分吧,都是现代文明最基本的需求,你不可能这都不满足吧?

正确吗?很正确,非常正确,完完全全每一个字都是正确的合理的。

但我之前说过,现代公共议题,从来不是对不对的问题,而是你对我也对,甚至你对我更对的问题。

城市阶级要更多商品是吧?巧了,我农村群体也有需求,我的需求是最基本的农村基建。

首先是伊朗农村的土地集中问题,据 1962 年数据统计,超过 60% 的农户只占有 5% 的土地,且大多是贫瘠的旱地,需要一次土地改革重新分配。

其次,基建问题,贫困的农民们缺乏购买良种,农具,化肥等农业物资的资金,因为这几样东西伊朗的国有化率都不高,没有建立庞大的自给自足的化肥厂,直接后果就是本来就穷困的农民们还得花一大笔钱去国外公司那里买化肥买种子。

来吧,选择题,你是要优化城市中产供给,还是加强农村基础建设呢?

你的商业自由穿衣自由的正确,和我的吃饱饭正确,究竟哪个更正确?

这道题绝的地方还在于,两者互斥,优化城市供给,进口食品,往往就会压低本土农产品价格。

你要站本土农产品利润,那城市居民肯定就觉得菜要贵。

去建化肥厂农村水电设施,那城里电影院大剧院就要停一停,城市里玩命建,那农村资金就少一分。

怎么选?

有的人可能会说,这还用选?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两者孰轻孰重啊,你已经有了初级工业化,那么就应该大基建村村通,精准扶贫家电下乡,拉贫富差距,然后农村发展又可以促进工业产品销售。

但这是我们国家做出正确答案后你才知道的,在那个年代,没有人有一个清晰的思路。

于是出现的情况就是,谁声音响给谁。

伊朗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农村人口更多,但城市中产阶级掌握报纸杂志舆论,声音完完全全压倒底层农村群体,并且,在一门心思世俗化现代化的巴列维王朝来看,物资丰富商品繁多图书馆电影院这些东西,显然是更现代化一点,一个国家的图书馆数量代表了现代化程度,说的没错啊,建吧。至于农业问题,不是有便宜的国外粮食可以进口吗。

——1963 年到 1971 年,小巴列维执政期间,伊朗农业投资在总投资中所占比重从 16.6% 下降到 5.1%。

这就是今天一切问题的源头

你所有的疑问,所有的质疑,所有的困惑和不解,全在这里。

农民才是沉默的绝大多数,你赚了钱居然不搞农村基建去搞别的?

而且好家伙,你不帮也就算了,还进口国外的来挤压我们自己市场?

城市中产们应不应该有更多商品更多图书馆?必须应该,你大可以直接打出谁反对谁就是落后就是保守的旗子,但政治正确的话永远只是政治上正确,占国家六成的农民面临的可 TM 是贫困吃不饱饭的问题。你就准备让他们自生自灭?

而且许多问题是环环相扣的,城市中产的消费也是建立在农村基础上的,农村群体陷入困境,意味着城市的工业产品也无法销售。农民地都种不起了谁来买你的拖拉机?最后就是除了依靠外贸这块的产业,其他中产也连带陷入困境。

这个剧情我们其实也遇到过,买办把无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打一块去了。

还是那句话,你正确,别人也正确

你要大家给你建商场提供丰富的商品,你就也要同意别人应该有廉价的化肥和水电

最好的办法是以上诉求全部满足,你有我有大家有,大家都好

如果不行,那么可行的办法是都不满足,你的商品少,我种田也不容易,大家一起吃苦建设美好未来,

真要有先后,按一个大家都没争议的轻重缓急来,比如说,别人吃不饱饭的优先级怎么也应该比你商品多寡要高。

当你高呼平等的时候,你最好说的是所有人都平等。

可如果,你的选择是

社会当然应当多建商场因为这是现代文明必需品,至于化肥水电这些,你们连这个都要国家补贴吗不应该自己努力吗?

也就是自我以上人人平等,自我以下滚一边去,

那么历史,就会给予你应有的结局

你高喊 “平等” 不包括我,那么我就会去找真正包括我的 “平等”,无论那是什么。

当城市里的上层阶级纸醉金迷,乐忠于一个又一个时尚进步正确的潮流时,穷困的农村群体底层群体们蜗居在狭小的贫民窟,只能向某个存在诉说自己的悲哀,这就是 —— 伊斯兰

“开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

5

这个过程中不止男性,也包含女性。很多能无法想象女性会去捍卫要穿罩袍的保守这一边,但这就是发生了。

“你是一个女性你居然反对穿衣自由开放的世界”

“不,我反对的是我艰难求生你却能拿着不属于你的钱在那穿衣自由的世界,如果有人能让世界更公平一点,我愿意遵守他的一切”

所以不要说大众愚昧大众愚蠢乌合之众开历史倒车,

当你进步派只管自己正确进步时髦前卫却不管底层死活的时候,底层有选择吗?

三周目,第三次循环

1979 年,伊朗 “伊斯兰革命” 爆发,伊朗的故事进入三周目

这次的解题思路是什么呢?看过一周目二周目的内容,应该已经猜到了。

一周目西但没有完全西化,最后跪了

二周目吸取教训完全西化,结果也跪了

那排除两个错误选项,剩下答案你觉得还能是什么?

“我大伊朗自有国情在此”

这就是 ——“不要西方,不要东方,只要伊斯兰”

不要扯什么自由民主穿衣自由,就按经书来。什么叫原教旨呢,经书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都按这个来大家一视同仁,这就绝对公平。

巴列维王朝是有发展,但贫富差距大也玩砸了,那么我宁可选一个看起来落后但至少公平的标准。

你说超短裙物化女性,那我就所有人都穿黑袍,不许露一点肌肤,绝对不会物化女性

你说这样不公平压迫女性,那好,男性也全穿对应的,就问你公不公平

都按经书来谁也不要不服

现在你应该理解了为什么头巾都能吵起来?本质不是在吵头巾,而是头巾往往作为风向标,背后在吵你能不能不按经书来,如果你说这是合理诉求可以不按经书来,那么我就要问了,你们这一次的 “合理诉求” 的边界在哪,能给个数吗?你要说不出那我就也要提我的诉求了,于是问题就又回到了谁的正确更正确上了。

中国人其实是最容易理解这个情况的

—— 立长不立贤

“太子应该立最优秀的” 看起来非常对

“不管其他皇子多优秀,太子只能是长子” 看起来就有点愚蠢

为什么那么多人会选这个看起来有点蠢的规则呢?因为第一个看起来对但我实在摸不准你说的 “优秀” 标准是啥,第二个看起来是愚蠢但至少有一个好,标准清晰明了没争议。

“立长不立贤,祖宗家训” 这句话,你就可以理解为一种原教旨思路。完完全全按祖宗方法,一个字都不许改,

一个字都不许改,本质就是杜绝扯皮争议,找一个绝对没分歧的统一标准,不然今天你想改这个字明天他要改那个字。

有些事不上秤没有四两重,上了秤一千斤打不住,就是这个情况。

所以一周目闹,二周目也闹,三周目还在闹这个,每次改革力量抬头大战保守,就会从头巾上开始吵。

历史总是会周而复始的重复曾经的故事。

那么有人可能会说了,说来说去,三周目这不还是倒车了吗?

有没有可能,他们大部分人不觉得这是倒车呢?

—— 再也不能穿超短裙也不能看电影了还没历史倒车?

—— 我本来就不穿超短裙也不看电影,我原本甚至没法上学。

对于满身奢侈品身披巴黎高定的群体来说,这是倒车

但对于原本无法读书甚至吃不饱饭的人来说,这可能不是倒车

1980 年伊朗人均寿命 54 岁,2017 年,伊朗人均寿命 76 岁

1980 年,伊朗成人识字率 39% 文盲率 61%,2017 年伊朗成人识字率 93 %

1980 年,伊朗人均受教育年限 2.8 年(女性 1.3 年),2017 年,伊朗人均受教育年限 9.8 年,女性 9.7 年

“他们让人均寿命增加了 20 岁扫除了几千万文盲还让人戴上了头巾”

“什么他们还让人戴头巾?”

“你看我就说没人会关心消除几千万文盲的事吧”

那我能不能都要呢?我既要绝对平等涨人均寿命教育年限,又要破除传统穿衣自由

没问题,但还是那句话,你把原有标准打烂的时候,最好能给出一个新的公平的标准

当你说自由的时候,你最好说的是所有人都 “自由”

如果又是女性全体教育我不关心,但拦着我穿衣自由罪不可赦这套,那就别怪底层群体不跟着走了。

对此,在伊斯兰革命后,出走国外的小巴列维在临终前有深刻理解:

“我的致命错误之一是盲目追随西方,相信美国的友谊。我让国家超出它所能接受的程度实行民主和现代化”

—— 地上无法建起天国

有人问说了这么多那你支持头巾运动吗?

我的答案是,主要要看,三周目选手们,这一次拿出来的 “正确” 有多正确了。

是一周目封建王朝洋务运动那种正确

还是二周目资产阶级那种正确

资料:

伊朗末代国王巴列维的流亡岁月

恺加王朝:19 世纪的波斯与近代化改革

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 —— 巴列维王朝的雄心与梦碎

伊朗,何以至此?​​​​

来源:卢诗翰

赞(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伊朗头巾背后的三次历史循环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