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插画师给 AI 打下手,月入 3 千

1

文 / 杨净 萧箫

来源:量子位(ID:QbitAI)

AI 生成厉害到什么程度?现在人类已经在为它打下手了。

据一位画手网友分享,他们圈子里已经诞生了全新的工种!

虽然乍一看名字别无二致都是 “插画师”,但细看工作内容:使用 AI 绘画然后筛选精修。救,这不妥妥就是跟着 AI 干些边角料的活儿嘛~

换言之,你压根就不需要有绘画能力,只要会 PS 就能胜任这个岗位。

于是就有网友吐槽:工作没前景量还大,老板真是紧跟时代。

再加上修补工作十分复杂,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干的,而公司只给了 3-4 千的薪资水平(兼职)。

不免让人质疑:怎么可能招得到?

新的岗位已经悄然诞生

既然 AI 插画师招聘看重 “运用 AI 作画工具的能力”,如今 AI 工具的生成效果究竟如何?

首先针对作画工具本身,包括 Midjourney、以及各种基于 Stable Diffusion 生成的工具如 Lexica 和 KREA 等等,目前都已经开放了关键词搜索和提示词生成的用法,可以免费使用。

以 Lexica 为例,先来看看用关键词生成的图像效果。

无论国画还是古风建筑,构图的色彩和风格竟然都挺不错:

即使将单张图片放大来看,生成的屋檐细节和远处的建筑群安排也比较耐看:

换一个平台 KREA 来看,输入关键词 “赛博朋克”,出来的风格同样颇有现代感:

不止是关键词的生成。在 Lexica 平台上,还有个更好用的功能 “以图搜图”。

例如这里我们输入了一张医生检查肺部影像的照片:

AI 经过检测后,输出的照片中就会自带 “肺部”、“医生”、“口罩” 等类似效果:

当然,光有效果也不一定好上手,因为在 AI 作画中,提示词的选用其实更加关键。

但如果基于公开资料查找,会发现目前已经有不少网友自发贡献出各种效果不错的提示词:

这家招聘的公司也给出了一系列自己试用的、效果不错的 AI 提示词组合:

最后就是 AI 作画版权的问题了。

虽然目前不少 AI 作画网站的版权还并不明确,但也已经有像 6pen Art 这样的网站,明确表示 “不保留版权”,也就是将所有作者生成的作品版权交给作者本人,自用、商用或头像都可以:

同时这些网站也已经给出了背后可以选用的 AI 作画模型,但使用次数需要通过充值等途径获得。

从公司招聘需求来看,胜任这一岗位需要具备两点能力:

其一,懂得如何使用 AI 作画软件;其二,掌握 PS 精修能力,且需要对作品进行清晰的图层文件夹整理工作。

由此来看,要想胜任这一岗位,人类需要掌握的技能至少有三个:①学会自己生成提示词;②测试出最好用的 AI 作画工具;③给 AI 精修出符合甲方审美的图片。

从前两点来看,完成这项工作甚至不需要掌握 AI 作画的具体原理,只需要学会如何引导它就行了。

“懂 AI 绘画,接受约稿”

事实上,如果不局限于 “正经岗位” 这一条件,靠 AI 作画赚钱早已逐渐成为圈内默认的现象之一。

例如在一些插画外包交易平台中,已经有设计师借助 AI 作画工具进行约稿赚钱。

比如米画师平台上,有的设计师并不避讳谈及自己的作画风格,会介绍自己的作品中有基于 AI 绘画的成分。

还有画师为了强调自己作画的质量、避免买家担心版权问题,特意在简介中标注 “无 AI 合成” 字样,由此来看用 AI 生成作画的画师也并不少见。

同时,B 站等视频网站上,也已经出现了不少关于 AI 绘画的教程。

甚至有网友表示,已经出现了教 AI 绘画的推广广告(但还不清楚这位网友看到的是人工智能绘画工具还是 Adobe illustrator):

对于人工智能绘画相关岗位的出现,有不少网友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一方面,这类工作的出现,必然导致乙方话语权进一步被削弱;另一方面,目前 AI 作画相关法律的不明晰,也可能给 AI 作画本身带来风险。

这样甲方就能以 “原图是 AI 画的” 为理由,给工资打骨折了。

出事了不会是员工负责吧?

但也有网友表示,无论如何,AI 作画的出现正在甚至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例如,不止 AI 绘画这一类型的工作,如今甚至已经出现了用机器翻译吃饭的汉化组和用 AI 生成语音的声优。

甚至还有毕业于清华美院的网友亲自现身说法,表示已经从原画师转行敲代码了:

国内外商业生态如何?

但即便有这样那样的争议,也始终无法阻挡全球商业化进程。

AI 作画(图像生成),其实只是 AIGC(AI 内容生成)全景一个缩影。除了图像,还有文本、视频、策略生成、跨模态等技术场景。

而又从整个产业链上看,此前量子位智库《AIGC/AI 生成内容产业展望报告》曾对国内产业做了梳理。

上游包括数据供给、分拆及标注,创作者生态,相关开源算法,底层配合工具等;下游包括各类内容创作及分发平台, AIGC 内容检测、内容终端生产厂商、消费品厂商等。

核心位于中游的公司,代表有像小冰这样综合赛道初创公司 —— 两年时间估值已超 10 亿美元,具体产品包括虚拟人、音频生成、视觉创造、文本创造、虚拟社交等,还提出了以 “人力” 的逻辑去进行商业报价的虚拟人商业模式。

大厂及研究机构也有相应布局,包括百度、腾讯 AI Lab、阿里、智源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商汤等。

垂直领域又以图像生成领域为例,ZMO 就是代表之一,2020 年成立总部位于杭州的出海企业,核心成员来自谷歌苹果 Meta 商汤等公司,今年 5 月完成了 800 万美元 A 轮融资。

核心产品之一是图像生成器 imgcreator.ai,可用文本生成任意图像内容。从官方界面上看到,目前有三种运营模式,免费版、基本版以及新人(Starter)版。

而在全球放眼望去,最常被被我们感知到的就是 OpenAI 与谷歌之间的技术竞速。

但相较于谷歌而言,OpenAI 的商业模式显得更明晰。目前它开始对外提供 API,并分为四种模型按照用量对外收费。

而又在垂直的图像生成领域,更是显得百花齐放了。

以爆火的 StableDIffusion 为例,背后总部在英国的初创公司 Stability AI,项目发布一个月估值就已超 10 亿美元。

而由于 StableDIffusion 完全开放,在此基础上又诞生了不少公司,比如 StableDIffusion 的搜索引擎 Lexica,目前已获 500 万美元融资。

量子位智库曾预计,在未来 2-3 年间,AIGC 的初创公司和商业落地方案将持续增加。到 2030 年,AIGC 市场规模将超过万亿人民币。

One More Thing

所以,为什么 AI 学习作画这么快?

有网友调侃,因为你给他学习资料,他真学。

△知乎 @HCIO 截自百度贴吧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我一个插画师给 AI 打下手,月入 3 千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