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印度穷人榨干后,富豪们都 “润” 了

印度最近又出狠人了。

彭博社的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来自印度的富商高塔姆・阿达尼已经成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二大的富豪,其财富力压 LV 的阿尔诺和亚马逊的贝佐斯。

1

消息传出,一些印度人欢天喜地,在阿达尼的社交媒体下赞其 “为国增光”,有人甚至还想认他做干爹。

但还有些印度人,则对这个殊荣颇有微词。

一方面,是在这个 2 亿人吃不饱饭,五分之一青年人找不到工作的国度, 出一个 “全球二富” 不但解决不了实质问题,反而进一步凸显了贫富差距。

印度的饥饿指数,全球排 101

另一方面,则是对这些印度人而言,阿达尼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亿万富翁,他还是 “今天印度真正的总理”

“莫迪铁瓷” 的发家史

一般提到阿达尼,人们习惯将其称为 “印度最大的煤老板”,将他的财富归结于垄断全国的煤炭生意。

但实际上,在今天的印度,阿达尼的公司(Adani Group)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能够比肩韩国三星的巨型跨国托拉斯。

传统能源、清洁能源、食品加工、交通建设、房产金融、教育科技,甚至是军工航天…… 几乎在印度的每一个基础关键领域,你都能看到阿达尼的影子。

阿达尼航空和以色列共同开发的无人机

有这样一种可能:

一个印度人喝的水,来自阿达尼控股 74% 的普拉亚格拉吉水公司,食用油则由阿达尼丰益公司出品,出行走的公路由阿达尼运输铺设,用的天然气则是由阿达尼天然气供应。

每天,10 个由阿达尼控制着的大型海港,吞吐着不计其数的进出口货物,而在电视上,由阿达尼赞助的运动员和球队,在各种赛场上创造着成绩。

那么,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是怎样一步步缔造出来的呢?

翻看那些有关阿达尼的商业采访,你似乎能拼凑出一个相当励志的创业故事:

一个出生于古加拉特邦,有 7 个兄弟姐妹的低种姓穷小子,白手起家,从塑料厂干起,凭借自己敏锐的投资直觉,和对风险的精确计算,一步步完成扩张,最终出人头地,成为首富。

然而,阿达尼没有对媒体说的,则是在 他 60 多年的人生里,最成功的一笔投资。

这笔投资的标的是一个人,名叫:纳伦德拉・莫迪

时间回到 2002 年,彼时彼刻,阿达尼只是个无人知晓的小老板,而莫迪则是古吉拉特邦的第一部长。

这一年,古邦境内发生了严重的宗教冲突,死了一千多人。作为该邦的主要负责人,莫迪因没能阻止伤亡扩大而被社会各界指责,本国的商界精英全都绕着他走。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阿达尼却在公开场合力挺莫迪,甚至因为这个,他还和商界巨贾云集的印度工业联合会(CII)撕破了脸。

到了 2014 年印度大选,阿达尼更是砸重金为莫迪造势,让他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全国拉票。

而这笔长达十多年的投资最直接的回报,就是让莫迪成了阿达尼的 “绿灯侠”,让他吃尽了政府的红利。

阿达尼想要在古吉拉特邦买土地搞建设。古邦政府给其他公司的 地报价是每平方米 600 到 900 卢比,而到了他那里,就变成了每平方米最多 32 卢比,最少仅需 1 卢比。

阿达尼想去澳大利亚挖煤矿,到国际市场借钱,9 家国际银行都觉得这个项目破坏生态,不予放钱。

当时还被环保少女格雷塔号召抵制了

阿达尼回国伸伸手,于是在 2014 年 11 月,印度国家银行为该项目提供了 10 亿美元的贷款。

2018 年,印度政府将国内的 6 个大型机场私有化,宣称开放竞标,然后和你猜的一样,它们现在都成了阿达尼的家业。

说到阿达尼的核心产业能源,最近印度有一笔 2000 万吨的煤炭进口生意,其中有 1730 万吨都由阿达尼公司承保。

在今年 6 月与斯里兰卡总统的会晤中,莫迪则暗示由阿达尼绿能负责斯里兰卡最近的新能源项目。

自莫迪拿下总理大位后,阿达尼的资产就迎来了爆发式增长,仅仅 8 个月的时间(2013 年 9 月到 2014 年 5 月),这个 50 多岁男人的资产就从 19 亿翻到了 60 亿,成了全球第 106 富有的巨子, 8 年后,这个排名上升到了第 2 位。

在这场暴富之旅中,资产膨胀的浮华也掩盖住了一些黑暗的溃烂。

2013 年,当时的国会曾因某个海滨开发项目破坏环境,而对阿达尼集团处以 20 亿卢比的罚款。

然而在莫迪上任后,印度环境部先是在 2015 年 9 月提出要重新评估罚款金额,随后又在几年后的内部报告里称,该项目其实 “并未对环境造成实质破坏”,惩罚就这样不了了之。

与之相对,《秃鹫盛宴:印度民主的隐秘事业》则揭露:

在 2014 年的一份报告中,阿达尼集团被指控借用进口优势,通过虚报价格的方法向境外转移资产。

印度税务部门立刻介入调查,然而很快,调查负责人之一就被突然爆出持有巨额财产的丑闻,而另一名调查负责人则被莫名地提前结束了任期,调离了原本的岗位。

2017 年,印度税务部门撤销了所有对阿达尼集团的指控。

尽管阿达尼本人一再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他 “从未接受过任何莫迪的特殊待遇”,但即便是普通的老百姓,也能看出这其中名为 “裙带资本主义” 的猫腻。

今年 4 月,时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访问古加拉特邦,阿达尼代表印度出面接待,与之相谈甚欢。

而在印度街头,欢迎鲍里斯访印的广告牌上,印制的是阿达尼公司的 LOGO。

也难怪,会有印度网友揶揄,说 “阿达尼才是我们真正的总理,而莫迪, 不过是他的总理秘书罢了”。

就当这位世界第二富,在这个世界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如日中天时,印度的其他富豪也没闲着。

他们,润了。

永不消亡的种姓制

除了阿达尼,印度还有一位穆克什・安巴尼,在最新的全球富豪榜上,这位大佬排名第 10。

2021 年末,社交媒体上突然开始疯传阿巴尼和他的家族打算移民。理由是这位大佬放着孟买 27 层的巨型豪宅不住,转而投向了伦敦郊区 300 亩的庄园。

虽然阿巴尼的公司很快就辟谣,声称 “润向英国” 纯属扯淡,但事实却是,在近几年的印度富人圈,放弃国籍选择移民已经成为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2021 年,印度共有 1.63 万人润到海外, “全球润榜” 排名第三,而这个数据,比它五年前足足翻了一番。

在移民的国家里,印度人最青睐美国,其次是英国、加拿大,甚至是新加坡和迪拜。在今年 4 月彭博社的报道里,澳大利亚的印度侨民数量,已经超过了中国侨民数量。

而至于印度富人润的原因,概括起来无非两点:

  1. 印度课税太重,个税最高能征到 42%,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名叫莫迪的好哥们儿,有钱人受不了,自然会跑向征税较轻的地方。
  2. 印度的环境太差,大城市常年空气污浊,吸一天相当于抽 20 根烟,有钱人索性换个地方生活,反正用一位富豪的话讲:“伦敦飞印度只要 8 个小时,随时都能回去。”

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在印度国内,富人的生活也早已与穷人,完成了物理意义上的切割。

在像孟买、加尔各答这样的大城市,有钱人都会住在名为封闭社区的地方。

这些社区被高墙围起,有安保二十四小时巡逻,社区拥有一套自己的商业和医疗设施,有的甚至还自备了发电机和空气过滤设备,宛如都市内的独立城邦。

因而印度的很多富人,都有一种强烈的 “分离主义” 倾向:他们出门都坐私人飞机,几乎从不去任何本国的公共场所,度假的首选地都是欧美大城市。

所以, 对于印度的有钱人而言,国家已经变成一个可有可无,无关痛痒的概念 ——GDP 仅有 1.8% 给了医疗系统关我屁事,反正我有自己的私人医生。

于是,最有钱的,润了;而相对有钱的,则在为住进封闭社区而奋斗。

那穷人呢?

有人说,由于宗教原因,印度的穷人很 “佛系”,不争不怨。

但实际情况是,几乎所有印度的主流电视台和社交媒体,都在疯狂地向国民灌输名为 “仇恨” 的奶头乐。

2022 年的一份调查显示,印度的 7 大主流电视台几乎从不讨论任何与通胀和失业率有关的议题,取而代之的,则是 “穆斯林和印度教的血仇”“抵制来自中国的产品” 等所谓的社会议题。

在屏幕里,主持人们一个个慷慨激昂,指着对方的鼻子开骂,用偏激换收视率。

在这些媒体中,新德里电视台(NDTV)是为数不多专注真相,揭露黑暗的独立新闻报道机构。而在今年 4 月,这家电视台 30% 的股份被那只名为阿达尼的商业巨鳄所吞噬。

就在这个月,印度的 “硅谷” 班加罗尔发了一场大洪水,不但淹没了城里的贫民窟,连几个设施相对完善的封闭社区也没能幸免。

在无可对抗的天灾下,有钱人终于被迫来到穷人的世界。他们放下被泡烂的房子和豪车,拖家带口地坐上拖拉机和救援船,离开了灾区,住进了趁灾情大幅涨价的酒店,一边抱怨着向保险公司索要赔偿,一边寻找着自己在海外的新据点。

而班加罗尔的穷人们,则在这场灾难后,再一次失去了一切。洪水冲垮了他们在贫民窟的家和全部积蓄,有些人因淋雨感冒了,却连一片感冒药都买不起。

虽然早在 1947 年独立时,印度就已经废除种姓制度。但对于生活在这个国家的 10 多亿百姓而言,种姓永不消亡:

在过去,它是名为宗教的血统枷锁;而在现在,它则是名为金钱的阶级监牢。

来源:X 博士 微信号:doctorx666

赞(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把印度穷人榨干后,富豪们都 “润” 了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