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滥的山寨 App,仍在换皮重生

文 / 李欢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本来想注册 “嘀嗒出行” 的北京车主王晓琳,最近被一款名叫 “滴答顺风车” 的换皮 App 给骗了。

今年 8 月初,她第一次使用 “滴答顺风车”,被强制收取了 9 块 9 的车主认证费,最后不仅没有注册成功,连对方客服电话都没能打通。

当她将个人遭遇发到黑猫投诉平台上后,才发现受骗的不止自己一人,更有用户称自己被诱导购买了两年 588 元的 VIP 会员。

购买了 588 元 VIP 会员的陈鹏表示,“苹果和各大安卓商城都上架了‘滴答顺风车’,从标识和文字以及应用介绍,都碰瓷嘀嗒出行。”

如滴答一类的所谓山寨 App,正是通过盗用正版 App 的图标和名称,来侵害用户权益,从而谋求非法获利的应用软件。

山寨 App 的危害,并不亚于木马病毒。

北京高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源告诉盒饭财经,这些出现在诱导链接中的山寨 App,与正版 App 具有高度相似性,一旦下载,容易很隐蔽地违法收集用户个人信息,尤其是通讯录和行踪轨迹等。此外,山寨 App 也经常频繁弹窗提示兑奖、扣费等,进而实施金融诈骗。

作为山寨软件过滤器的应用商店,尽管近些年来不断在提高审核能力,但仍然难以避免其成为山寨软件的重灾区。

仅去年一整年,苹果 App Store 就封杀了 6.35 万个盗版 App。凭借封闭生态,安全系数更为强大的 App Store 尚且如此,更开放的安卓系统,在海量的山寨软件面前,面对的无疑是一个更复杂的治理环境。

01

互联网领域,一直是山寨 App 泛滥的重灾区。

2018 年社交电商风起云涌之际,拼多多成为卷入 “山寨漩涡” 的明星公司,身后尾随了一大批山寨 App。它们与拼多多仅一字之差,如 “平多多”“品多多”“聚多多” 等。在早期运营中,这些真假难辨的名称,足以迷惑住偏远地区用户群,老龄人口更是受骗的高危人群。

除了名字,山寨 App 连经营模式也模仿。比如,一款名叫拼趣多的高仿软件,试图模仿社交电商,但设计出的拼团购,单人也能下单,“拼团购” 功能形同虚设。

但在用户活跃度上,拼趣多还是扑棱了两下。据拼趣多官方资料,自 2017 年 7 月 9 日正式运营以来,平台已累积接近两百万用户量,月均流水接近 500 万。

生命力顽强的高仿 App 们之所以层出不穷,也与背后技术门槛不高有关。

盒饭财经发现,一些科技公司在知乎上会做广告宣传,称自己有类似于抖音的短视频 App 源码;B 站上,更是能直接搜到 “仿抖音快手” 的各类开发教程。

制作山寨软件,在黑产市场,早已暗中形成了一条隐秘而稳定的产业链。

对于成熟的山寨软件开发者来说,几天时间内就可以做出一套前端框架。服务器、源代码、域名、服务商这些内容的创建,通过网上租赁的方式就可以解决。

像一款苹果应用商城里上线的借贷类 App,有的黑产从业者报价 5500 元,能达到 1:1 级别的复制,但这并不包括后续每月的运营费和其他费用。假如仿冒一些上市公司的软件,报价甚至高达近三万元,20 天就能完工。

如果想要让这些仿冒 App 成功上线苹果或者安卓的应用商店,只需要在完工后支付相应的费用即可。

在捞钱的套路上,山寨 App 也想了很多办法。

比如,一款成本极低的山寨软件,只是顶着与正版极其相似的名称和图标,仅仅通过替换正版软件的广告商、收集用户隐私这两种方式,就能赚取巨额的广告费、窃取用户数据完成诈骗。

苹果 App Store 上甚至专门出现了一类奉行 “免费订阅 + 订阅扣费” 的诈骗软件。

比如一款不起眼的 “PDF 阅读器”,一度是美区 Mac App Store 里下载量最大的 App。这类小体量的 App 诱导性极强,用户安装完成后在使用过程中,页面会弹出一系列欺骗性十足的按钮,三两步就能误导用户订阅,当免费试用期过了之后,“订阅” 就开始悄悄地扣费了。

为了让更多用户看见然后订阅,很多山寨软件往往还会通过刷下载量和评论的方式来提高曝光率。

今年 2 月底,软件开发者凯文・阿彻 (Kevin Archer) 发现,自己开发的 “Authenticator-2 Factor App” 软件被一款俄罗斯软件山寨了,“Authenticator-App”,它的名字与正版十分相似。

这款山寨软件要求用户在初次使用时,就得在应用商店进行评价为其增加软件热度。

而且,Authenticator-App 同样采取 “订阅制”,一旦用户忘记取消订阅,每周就要支付 3.99 美元的订阅费。

02

无数山寨 App,暗藏在很多来源不明的链接和应用商店里。每年监管重压之下,都会对这些危险软件,进行一波集中清理下架。

但由于很多 App 的开发技术是开源的,山寨 App 在网络空间中,很容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这也直接造成安卓应用商店成为山寨软件滋生的 “沃土”。

王源告诉盒饭财经,因为安卓系统具有开放性,“山寨” App 容易出现在安卓系统的手机中,而监管对违法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 App 进行 “点名”“下架” 行动中,也主要是针对安卓系统的 App。

国家网信办反诈中心于 2022 年发布的数据显示,4.2 万个仿冒 App 受到排查打击,并纳入国家涉诈黑样本库。

更重要的是,山寨 App 数量,还会随着正版软件的热度水涨船高。

360 公司首席反诈骗专家裴智勇曾介绍,当一款正版 App 数量超过 5000 万时,市场上至少会尾随 700 种各式各样的山寨货,而低于 10 万的 App 身后也会有二三十个 “盗版” 跟随。

在应付猖獗的山寨风险软件这一点上,苹果 App Store 同样无法做到万无一失。

2014 年 8 月,上海陆家嘴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陆金所”)在日常安全监控中,发现在苹果应用商店上,暗藏着一款山寨版陆金所官方应用。

这个盗版软件存在安全隐患,可能会误导用户,陆金所要求苹果下架侵权隐患 App,但没有得到苹果的正面回应,3 个月后,陆金所直接向美国北加州旧金山地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

事实上,苹果商店中出现虚假山寨软件并不是新鲜事,比如,曾经出现的《Temple Jump 》《Plant vs. Zombie》,就分别模仿了《Temple Run》《植物大战僵尸》。

03

想要彻底治理山寨 App,目前仍是一道难题。

2022 年 8 月 1 日起施行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加强了应用商店的个人信息保护、内容审核、数据安全责任。

为了解决安卓系统开放性带来的 App 审核标准不统一难题,隶属工信部的中国信通院泰尔终端实验室特意研发了一套 “App 签名服务系统”,用于构建统一的 App 认证签名体系,从 App 各个环节中提升可溯源性,并推动解决 App 的仿冒问题。

截至目前,包括快手、快手极速版、360 手机助手、华为、小米等已纷纷接入了 “App 签名服务系统”。

只要软件的 App 签名能经受住考验,就证明这款 App 是可靠的。换句话说,App 签名服务系统解决了 App 的签名问题,让正版 App 获得一份难以被伪造的数字证书。

想要获得这张证书并不容易,因此山寨 App 入门门槛自然被拔高了。

在 App Store 中,决定一款软件能否被下载,则是由苹果一个叫做 App Review 的团队决定。

最初,这个审核团队只有三名审核员,负责审查全部的应用。但要知道的是,App Store 在 2008 年刚推出时,仅仅只有 500 款应用。

2019 年左右,据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应用审查团队增加到了 300 多人。而这时,苹果应用数量已经增长到 200 多万。

对于坚持人工审核的 App Store 来说,这是一项耗时的工程,几百人的审核团队处理着成千上万的可疑软件,审核资源仍会显得十分紧张。

据 CNBC 报道,苹果每个审查人员每天需要完成 50 到 100 款应用软件审核,每款应用软件的审查时间一般只有几分钟。

在苹果 App Store 上架或更新应用,有 40% 被拒绝的概率。但如果遇上像素级模仿正版的盗版软件,再加上审核人员审核每款软件的时间有限,还是让很多山寨软件成了漏网之鱼。

王源告诉盒饭财经,中国网民基数大,App 数量范畴庞杂,加之网民防范意识不强,这些都是山寨软件在治理中会遇到的困难。更重要的是,App 开发成本低、变化快,很多底层技术是开源的。即使被下架,很快就可以 “另起炉灶”。

想要真正扮演好山寨软件 “守门人” 的角色,应用商店还需要解决更多的挑战。

赞(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泛滥的山寨 App,仍在换皮重生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