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千万富豪诞生 背后是杭州的冒险

过去的大半年,在滨江区,以每个月新晋 2 家上市公司的节奏,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互联网新贵。

尤其是在滨江一条叫物联网街的马路两旁,不到 2 公里的小路,分布了 10 多家上市公司。光市值加起来就超过了 9000 亿。以社长的大脚丫来算,在这走上一步,等于:

1 个多亿。

物联网街 451 号,芯图大厦里,一家叫零跑科技的公司,也即将加入到各位上市公司街坊的行列。

8 月 29 日,港交所的最新消息是,浙江零跑科技已经通过联交所上市聆讯。

浙江零跑科技,或成为滨江区的第 68 家上市公司,同时也将是杭州第一家港股上市的新势力车企。

如果顺利,零跑最快会在 9 月份招股,共发行 29091.7 万股,计划筹集大约 117 亿元资金。

社长简单预估了下,按照最常规的股市公式,计划募资金额除以拟发行股份数量,零跑的网络预期发行价格大约在 40.2 元 / 股。

理想状态下,共计 108200 万股的发行后总股本,会让零跑在 IPO 后拥有大约:

435 亿元的市值。

招股书上写着,有超过 1000 名的零跑员工,共持有 5.7% 的股权。除了创始人朱江明,还有一系列高管和核心技术员工拥有高份额股权。

以 435 亿元的预估市值来算,在零跑的高管里,持有 0.16% 股权的曹力,届时身价会飙升至:

5000 万元。

1984 年的曹力,在成为零跑的副总裁之前,曾经是大华的高级工业工程师。

持有 0.06% 股权的董事吴保军,身价也将会达到近 2000 万元。监事莫承锐持有 0.05% 股权,身价达到 1500 万。

另外,社长注意到,零跑有位股东很有意思。吴利强,零跑最早的董事。在 2020 年退出后,以温州強跑投资公司名义持有零跑 1.42% 的股份。

在零跑的全国车友群里,吴利强是最活跃的线下活动组织者。这位身价将超 4 亿的股东,仍在以零跑车友会会长自居。

除了推荐零跑,吴利强向车友推荐最多的,是一款叫明星狐直播机的引流产品。吴利强同时也在滨江拥有一家叫星狐的直播公司。

零跑近千名员工,持有 5.03% 股份,他们的身价加起来超过了 16 亿元。对于很多核心员工而言,零跑的上市,随之而来的便是千万资产的财富。

杭州的造富狂欢,将会再一次在滨江上演。

最大的股权红利,属于大华股份的两位创始人,傅利泉和朱江明。

大华股份是滨江区的另一家老牌上市公司,虽然是仅次于海康威视的千年老二,但也是世界级的安防巨头。

在过去,大华这家企业给杭州人民的印象,是不善言辞、埋头科研的 “技术宅”。零跑汽车的头号人物朱江明也说过,曾经自己参加公开活动,完事儿了只想着扭头就走。

但现在不一样了。忠厚低调的科技宅男,为了混进造车的网红圈子里,也学会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流量密码。

只不过,把 “三年赶超特斯拉” 当口号的同时,零跑研发投入还仅是竞争对手的:

零头。

朱江明通过直接持股和平台持股,共持有零跑的 11.89% 的股份。折算下来,零跑上市预计将会给他带来近 38 亿的身价。

为了全身心投入新能源车的怀抱,朱江明在去年年底彻底退出了大华。但仍然持有大华的 5.36% 的股份。以当下大华 450 亿的市值来看,朱江明的身价就已经将近 25 亿。

作为大华最大股东的傅利泉,同时也在零跑持有最多的股份。他和妻子陈爱玲两人,在零跑共计持有 19.12% 股份。如此一来,就会有超 60 亿的身价,会再次累加在这对百亿夫妻身上。

前段时间,傅利泉夫妇排列在了胡润富豪榜的第 925 位,涉及财富超过了:

240 亿元。

总共上榜的 68 位杭州富豪里,傅利泉夫妇排在第 12 位。现在来看,他们的财富排位又要往前挪一挪了。

招股书上,社长也看到了杭州官方的身影。

共持有 10.87% 股份的杭州国舜领跑和绿色领跑,背后就是杭州国有投资公司。其中绿色领跑,就是钱塘新区的大江东投资。

零跑在杭州拥有的两块土地,正是在大江东。超 54 万方,有 50 年的使用权。这里将会造起零跑的第二家整车生产工厂。

零跑在金华的工厂,一年 20 万台的产能,带动了超 50 亿的工业产值和 3000 多人的就业。而在杭州的大江东工厂,产能会是金华的 1.5 倍。

杭州国投是在零跑 C1 轮融资的时候介入的。这被看作是改变零跑命运的一个融资环节。过程中,企业和政府双方上演的博弈,比琼瑶戏还狗血。

最初,对新能源车不感冒的杭州来说,零跑的存在,就是:

小透明。

为了引起金主爸爸的注意,零跑心生一计。

不仅煞费苦心地与合肥卿卿我我,甚至放出了要 “结婚” 的绯闻。很难说,零跑面对手握 2 亿的合肥,当时掏出了真心。

这场欲擒故纵的戏码,演得真是妙极了。在都市情感戏里,这段位必须是:

绿茶大师。

显然,杭州很吃这一套,和霸道总裁的距离,就差一句: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杭州大手一挥,掏出了:

30 亿。

这笔钱,更多出于面子,而非认可。没办法,杭州只能又推出一系列新能源车产业规划,试图挽尊。

杭州对新能源车的顾虑,不是没有来由。土生土长的长江汽车,最早拿到新能源车资质,可最后还是败光了 50 亿,沦落到破产的田地。

在傅利泉老家萧山的万向集团,也算和汽车打了半个世纪的交道。就算如此,鲁冠球 20 多年前就想造新能源车,甚至打算用三代人死磕到底。直到现在,万向也没能在杭州生产出一辆新车。

因为资金和人员的联系,零跑一直被看作是大华孵化的公司。

实际上,零跑的早期团队,是在大华内部挑了一批工程师。零跑造车的电路板,是用了大华的厂房和组装线。大华还以超低的友情价帮忙代加工。

一家做安防的,还不是行业里占绝对优势的公司,想跨界搞汽车,还要三年赶超特斯拉,换谁都怕被饼噎着了。

对于极度考验产业链配套的新能源造车而言,杭州及周边地区还远远没有到发展成熟的地步。不仅缺少生产链关键环节的龙头企业,其他业务规模也不成气候。

把 30 亿交给零跑,对于杭州而言就是一场冒险。而现在,这场冒险马上就要接受资本市场的考验。

来源:铁头功社 微信号:onehangzhou

赞(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一批千万富豪诞生 背后是杭州的冒险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