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得住是核心竞争力

@锅蒸之鱼:前不久刚听了比尔・米勒(Bill Miller)在一个播客中回顾投资亚马逊的一些细节,很有意思。他说亚马逊 IPO 的时候自己就买了,但是股价翻倍之后卖了,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卖出亚马逊是个错误。

再次进场是 1998 年亚马逊股价 88 美元的时候,然而不幸的是,买入之后回撤一度高达 – 90%,好在幸运的是,历经风雨都不撒手,持有时间超过了二十年……

最惨的时候,亚马逊的股价低至 6 美元(后复权相当于 2.5 美分),严重拖累基金表现。他当时是越跌越买,持仓成本做到了 30 美元,账面还是血亏状态。

2002 年,股债双杀,雷曼兄弟的分析师 Ravi Suria 说亚马逊将无力偿还债券,大家要做好用书抵债的心理准备。

米勒找到贝佐斯说,如果要用钱的话就来找他,因为基金当时还有点净流入,可以再买 1-2 亿美元的债券和贝佐斯共度难关,贝佐斯说暂不需要。

他俩在巴尔的摩共进晚餐时,米勒问贝佐斯现在都在忙啥,贝佐斯说提升客户体验,似乎没把偿债能力放在心上,米勒判断亚马逊的现金流并不是太紧张。

没过多久,米勒去奥马哈和巴菲特以及 Chris Davis 一起吃了个饭,席间得知巴菲特已成为亚马逊债券的最大持有人,这给了米勒极大的信心。尽管他们二人都在亚马逊最低谷时大量买入,但是证券类别稍有不同,巴菲特买的是债券,而米勒买的是股票,最终回报天差地别。

除了股票之外,米勒还在 2012/2013 年间通过长期看涨期权进一步地放大回报。当时亚马逊的股价腰斩,长期看涨期权价格很低,在他眼里这是风险回报不对称的绝佳杠杆。

二三年后,亚马逊的股价再创历史新高,期权价格翻了 5 倍。但他没有卖掉期权,而是行权换成股票持有,所以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亚马逊又涨了十几倍。

比尔・米勒不仅敢于逢低买入,而且长期持有二十多年,最终成为贝佐斯夫妇之外最大的个人股东(基金清算之后转为个人持股),亚马逊股价的期间涨幅接近 7,000 倍。

米勒认为自己在亚马逊上的成功要归功于他受过的哲学训练,所以 2018 年给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哲学系捐款 7,500 万美元。2021 年,他又给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天文物理系捐款 5,000 万美元。

赞(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握得住是核心竞争力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