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轮海已经成了东亚炒房大手子

在后 F4 时代,能与之媲美的,那必然是飞轮海

2005 年出道,2008 年左右便火爆亚洲。即便在韩流席卷亚洲时,毫不夸张地说,飞轮海是唯一能和东方神起、Super Junior 抢夺市场的中国组合。

当年有一本娱乐杂志,叫作《时代影视》。飞轮海最火的时候,这个杂志一年 24 期,单看封面,有 20 期是他们四个,剩下几期是棒棒糖、黑涩会美眉之类。

巅峰时期,一个班级的女生都喜欢飞轮海。女孩子开学拉近同学关系,不是聊你家住哪儿,而是你喜不喜欢飞轮海。学校小卖铺永远有他们的劣质周边,并且供不应求。她们把海报贴在床头,课本里满是他们的贴纸,在文具店抢到一本飞轮海封面的笔记本,一笔一画地写着少女心事。

而男生也迷恋着终极系列 ——《终极一班》《终极三国》,这几乎是一代人的时代回忆。女孩们讨论着汪大东、王亚瑟和丁小雨的爱恋情愫,男生们讨论 KO 榜的武力排行。

没人在意黄金左拳与石中剑的五毛特效,也没人在意十分钟剧情穿插五分钟广告的套路。如果你不知道终极一班与飞轮海,基本和现在的小学生不会唱《孤勇者》一样显得格格不入。

当组合解散,韩流汹涌,台娱乏力,飞轮海也如同被贴满贴纸的文具盒,被尘封在角落。鲜为人知的是,短暂绚丽的飞轮海,在艺人身份背后,早已在商海沉浮,上演创世纪的投资故事。

飞轮海四人中,辰亦儒是最具有经济头脑的那个,同样也是引领飞轮海投身商界的带师兄。辰亦儒的父亲本身就是外贸大佬,从辰亦儒小时候开始,父亲就有意将其打造成一个接班人。辰亦儒自小聪明,家境优渥,优渥到买了 200 万的豪车,回台湾时不舍得变卖,光托运费就花了 40 多万。留学加拿大,后取得经济学硕士学历,毕业院校堪称加拿大的清北,甚至考取了加拿大中央银行分析师执照,可谓是理论知识雄厚,在加上组合里他最年长,对比其他成员,辰亦儒在金融投资领域非常有话语权。据说,飞轮海早期成员的钱都由辰亦儒来打理,辰亦儒也不负众望,理论结合实践,带着兄弟们狠狠地赚了一笔。可以这么说,辰亦儒是飞轮海中的投资顾问。

辰亦儒早期热衷于炒股,作为经济学硕士的辰亦儒自有一套理财逻辑,他绝不打无准备之仗,在投资选择上,辰亦儒绝不碰自己所不熟悉的领域,及时收手绝不贪心。即便通告再满,辰亦儒依然坚持 9 点起床看大盘,每天要求自己最少做 2 小时研究,绝不听信内部消息,凡买入的股票,必花费大量时间看公司财务报表和年报。天赋加上努力,辰亦儒仅仅一个月便获利 10 万元。与此同时,辰亦儒在炒股获利后,言传身教帮助其他成员入场。在他的指导下,炎亚纶甚至成了台湾股民心中的 “股神”,后续我们会详细讲到。

辰亦儒拥有敏锐的投资眼光,在房地产行业蓬勃之时,辰亦儒迅速将重心转移,投身新的领域。飞轮海火遍亚洲的那些年经常在各地飞行,辰亦儒总是留意各地房价,他对比后发现,台北房市正处于洼地,于是果断入手,在 2008 年房价最低谷时,斥资 1000 万元台币入手台北一栋豪宅,至今已翻了 2 倍,净赚将近 2000 万台币。炎亚纶在台北买房,吴尊在重庆买房,都咨询过辰亦儒的意见,在他的指导下,他们也成功大赚一笔。

此外,辰亦儒深知以一己之力影响力较低,便与身边兄弟抱团创业,先是与自家兄弟吴尊、汪东城开办理发店,再是与吴尊,连同前辈吴建豪进军面包界,先是登录纽约,再是落地重庆,作为投资总顾问,带着兄弟们一起发财致富。

总之什么挣钱,经济学硕士辰亦儒就往哪儿钻,直播带货这种来钱快的行当,他也绝不放过。直播间现场飙泪,上演狗血剧情,可谓是与时俱进,直接在一个月内,干出销售额破亿的成绩,要知道,陈小春在芒果台翻红后,趁热打铁开直播卖货,一晚上也就卖出 5000 块。

这个飞轮海四人中最没存在感的辰亦儒,却在过气后左手股市楼盘,右手直播抹泪,成为最赚的那个。2020 年,他新婚时,从 2000 万台币的房子搬到 5500 万台币的豪宅,从 100 多万 RMB 的宝马换成 300 多万 RMB 的保时捷。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投资之神辰亦儒也翻过车 —— 他带着汪东城入股 TST 助阵张庭,后来大家都知道的,TST 已被认定为 “传销” 而一落千丈。可是对于早已赚麻了的辰亦儒来说,这不过是凤毛麟角罢了。

作为飞轮海的投资顾问,辰亦儒自然也要带带小兄弟。可是这一带,炎亚纶直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早年,飞轮海参加《康熙来了》,每个成员被提问到需要赚到多少钱才满足时,即便是飞轮海投资带师兄、经济学硕士辰亦儒,不过写了 5 千万台币,炎亚纶直接写了个 64 亿。蔡康永差点没从高脚凳上吓掉下来,随后他补了一句,因为全世界有 64 亿人口,要一人给他们一块钱。

虽说是一个不过脑子的发言,但看得出,炎亚纶对赚钱迷之自信,可能是真的有与生俱来的天赋。早在 2008 年,炎亚纶就跟着辰亦儒赶上了一波股市牛市,一顿操作赚得盆满钵满,直接豪掷 3000 万台币在台北市最繁华的天母商圈给母亲买了一套房,以表孝心。

炎亚纶在天母买的 “远雄爵士” 外观

这还没完,2020 年疫情暴发期间,股市一片低迷,炎亚纶直接富贵险中求,抄底台积电。然后又在 2021 年,台股大跳水近千点后,深藏功与名地对记者说,手中的股票在此之前已脱手。抄底入手,完美退场,这波操作,台湾股市直接不叫他男神了,都称他 “新股神”。与此同时,炎亚纶也涉足餐饮,投资 500 万台币与好友进军干拌面市场,投资眼光媲美五爷拌面消费王 —— 王岑。

2020 年底,他更是进军手摇奶茶,大搞饥饿营销,每日限量一百杯,单点年营业额目前已经稳定在 7 位数,目前已经筹备扩张版图,大开分店。

这还没完,对炎亚纶而言,炒股炒房投资开店不过是基操,他已经开始涉足时下最火的 NFT 平台。炎亚纶也成为 NFT 平台 “100 Creators” 创作者计划中,唯一被重点提及的亚洲明星。新股神炎亚纶,不断与时俱进,疯狂搞钱。

至于他到底有多能赚钱,我们或许能从一个事件中大概推论,此前《少年之名》节目组报价 2000 万台币找他当评委,他拒绝了,轻描淡写地说道:“2000 万还好啦!” 拒绝的理由是两岸来回飞很麻烦,想多陪陪妈妈。千万难买孝心,炎亚纶对钱可能没什么概念了,就跟马云没概念,东子是脸盲一样。

至于大东,汪东城,这个飞轮海四人组里家境最差的男人,据说从小穷困潦倒,吃遍人间疾苦。

可是自小热衷于动漫的大东,从爱好出发,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投资路。大东 14 年就飞往日本拜访小丸子作者,学美术出身的大东被邀请一起作一幅画,这一画,直接画出了一个全台代理权。拿到代理权后,大东全面发力,先是推出电视剧版《樱桃小丸子》,亲自出演花轮,再是拍摄动画电影,策划展览、舞台剧,全面宣传 IP,在台北开设多家线下店铺售卖周边,与哈根达斯等品牌大搞联名。猛男大东因这个软萌小女孩大赚一笔,母亲节直接包了几十万红包孝敬妈妈。

目前,大东手上还有两间餐厅、一家酒馆,还有自主时尚品牌,涉足多个产业,收益多到直接买了两层楼,放价值 20 多万的动漫公仔,对每一个如数家珍。气得他老妈问他:“哦!公仔能帮你生小孩吗?”

吴尊,单论颜值和人气,当年在组合里是 C 位的存在,论投资赚钱也不落下风。吴尊的父亲是文莱最大的建筑承包商以及石油大亨,其伯父吴景进更是显赫,吴景进所开设的汽车公司是文莱数一数二的代理公司,文莱三分之一的车辆都源自他的公司,更是《文莱时报》的董事,常年排在文莱财富榜前十。虽然文莱只不过是弹丸之地,面积比上海还小,但是人均 GDP 接近 3 万美元,可谓是小得出奇、富得流油。所以财富榜前十,可见财力十分雄厚。吴尊的伯父吴景进与文莱国王更是高中同学,私交甚好,2004 年被册封为 “宫廷大臣甲必丹”,这项头衔虽不具实权,但社会地位如同国家部长。

正因为背景显赫,即便是普通的一家酒店开业,文莱体育部长都得亲自来剪彩道喜。保守估计,吴尊家族通过与皇室亲密所取得的资产,至少超过十亿美元。

吴尊出生后,文莱王室甚至还想收养吴尊,但被家族婉拒,这也就是为何后来,吴尊出道后总被称作 “文莱王子” 的原因。

有人对比过吴尊家的房子,基本上跟他在《公主小妹》里面的差不多,可以说是本色出演,一比一还原了。

从小家境优渥耳濡目染,吴尊自然也具备些商业头脑。16 岁便自我策划,寻找赞助,筹办了一场篮球比赛,从中获取了第一桶金。此后又成立改装车厂,后又成为一家运动手表、两家营养品及多家健身器材的代理商。可谓是多点开花,年少便投身商海,积攒了常人没有的经验。在飞轮海组建后,吴尊也从未停止自己的投资。先是与辰亦儒、汪东城三人投资飞轮海专属发型师 Sam,在台北开了一家理发店,取名 “women hair”,后又在家乡文莱开了分店,明星效应加上优质服务,这家理发店一时间成为台湾及文莱最炙手可热的店面。

餐饮业的可观利润和低门槛,是每个明星投资的首选,吴尊自然也不会放过。除了上述与辰亦儒、吴建豪共同投资的面包店,吴尊还单独加盟了一家名叫 Royal Stacks 的汉堡店,号称是墨尔本最好吃的汉堡店,在 INS 上人气颇高。

试水墨尔本后,吴尊也加快进展,由澳大利亚引进到中国,接连在重庆、北京开了两家店。虽说评价也是褒贬不一,但是也不耽误顾客接踵而至,单个汉堡均价 60 元,可见吴尊在这个生意里也是大赚了一笔。

运动员出身的他,最赚钱的生意其实是在健身行业。2003 年,吴尊就在文莱开了一家健身房,仅仅两年便实现盈利,据说 2013 年时,已经可以实现年收入千万。这家健身房如今号称是文莱国宝级健身房,就连文莱国王的儿媳都是 VIP 会员。2008 年,吴尊还因此拿了个国家杰出青年企业家奖,成为该奖项成立以来最年轻的得主。近年来,吴尊的健身产业在中国扩张,先在温州、重庆试水,后在深圳连开两家,单店面积达 4000 平, 什么星空桑拿房、DJ 空间、轻餐区、篮球场一应俱全,据说年卡高达 6000 元,生意却非常红火。

除了家乡文莱和中国,吴尊的商业版图继续覆盖东南亚,2017 年,他就敏锐察觉到共享理念,在吉隆坡投资 “CO3” 共享空间,疫情期间踩中 “共享办公室 + 咖啡厅” 的风口,CO3 被年轻人称为 “马来西亚最酷办公室”。作为初创时期的投资人,吴尊在风口直接起飞。

据说吴尊在各类生意中已经前后砸了约 4 亿元新台币,以至于在后来,几乎已经无暇顾及娱乐圈,更多的时间,吴尊作为吴总或是吴董,奔赴在各类董事会上,在不同的生意之间参与讨论,一拍板便是上千万的决策。

如果你不是十几年如一日的铁粉,让你去回忆近期在哪个节目里看到过他们,最深刻的记忆可能是吴尊在《爸爸去哪儿》里出现过,抑或辰亦儒在《吐槽大会》里出现过,然后就很难再想起什么片段。许多人觉得他们凉了,当年最火的吴尊发一条微博不过区区 8 千评论,辰亦儒则只有 2 千。而肖战发四张图、配两个字,转发和评论都是 100 万 +。

最近有一句话常被提及,上山的人别嘲笑下山的神。飞轮海下山多年,可是又有谁知道,神在山脚下,躺的却是黄金屋。

浮沉娱乐飞轮海,再战商界创世纪,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大赢家是什么人。

来源: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微信号:beitao666

赞(2)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FLSFLS » 飞轮海已经成了东亚炒房大手子

永久地址:FLSFLS.NET外卖红包